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他是初,他是终

西北的十二月都会下雪,今年早早的就下了。雪花漫天飞舞,灰色的天空渲染了它的纯白,它试图挣扎,迟迟不肯落下。风裹挟着它,它也乘着风势打着圈儿,最终还是落在了地上,落在了干枯的树枝丫上,落在了脚下枯黄的草上,落在了行人的额头上、肩膀上……落在了一望无际的田野里。远处苍茫又朦胧的山亮起来了,从未看清的沟沟壑壑此刻就呈现在眼前。

为了等待它的来到,有人准备了御寒的衣服,有人准备了美好的心情。它结束了绵绵的秋天,替代了残败和凋谢,深藏起那褐色的泥土。它每年都会如期而至,无论我们准备了衣服或者心情。

我想这世界一定是有两种人,一种人一落地就很快融入了世界,渐渐成长,身、心、灵也越发的投入。他们能为自己保留的或许有几份爱,几份善良,或许没有,在世界面前,他们已经顾不上这些。还有一种人一落地也很快融入了这个世界,只是渐渐成长,越发懂得保留自己心灵的空间,持守真实与美善。无论世事怎样变迁,或掀起怎样的潮流,都不被风雨侵蚀,不被岁月沧桑。

可无论我们在这世界为自己赚取了什么,或者保留了什么,人生都会像这苍茫的天气,像这雪花,像这既壮阔又安静的银色世界,来时壮观,去时无影。

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事,就是神造人原是正直,但他们寻出许多巧计。(传道书7:29)

夏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深知自己犯罪,即便再懊悔,也无法挽回。面对茫茫无可适从的世界,她最终能为自己找到的唯一出路就是:女人的后裔要打伤你的头。(创世记3:15节)她知道自己就是女人,而且会有后裔。虽然这不能除去她地上的荆棘和蒺藜,也不能减轻她分娩的痛苦,更不能让她衣食无忧,但却能使她轻松面对接下来所有的事情。不是她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是她明白,这个世界不是她永远的居所。她期待有那么一天,神能消了怒气,宣判她无罪,那时她就可以重新回到以前的自己。她寄希望于神,她盼望她的后裔能胜过那引诱她犯罪的蛇,洗去她的罪。她只是在这世界转一圈,最后还要回到起点上去。

或许夏娃等了很久,或许这个世界也等了很久。直到那遥远的伯利恒的客栈里诞生了一个婴儿。

在那人群拥挤的客栈里,没有人能认出他来,只当他是一个普通的婴儿,碰巧降生在了这里。

不知道这漫天的雪,是怎样清冷了那个夜晚,仿佛那一声啼哭还在耳畔,仿佛那用布包裹着的小小身躯天真无邪……千百年来,或轻轻呼唤,或高声呐喊,或沉默、或低语,或翻山越岭,或漫漫长夜,或哭泣、或流泪……对罪恶,他是刺透心灵的剑,对困苦穷乏又正直善良的人他是温暖的太阳。他一直都在我们心里,他是和平的使者,平息了罪恶的愤怒,他是夜空的一道闪电,照亮了我们的归途。

他是夏娃的安慰,他是这世上一切或在安稳中度日,或在颠沛流离中求生,或在无知中犯罪,或在生活的艰辛里寻求他的人的安慰。

他是初,他是终。

此刻,无论你在哪里,也无论你身处何境,你只要记得十二月,那划时代的夜晚,那伟大的诞生。

他愿意在生命里与你相遇,因为他为你预备了地方。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陕西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