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我不知前面道路 但你会为我打开出路
1/1

我将永远记得这件悲伤的事情发生在感恩节。我先生的试用期没有通过,我们全家不得不在两天内,带着两幼儿卷铺盖走人。 

那天的天气跟平日一样闷热,虽然已经进入秋冬之际,但高空艳阳尤为刺眼,在湛蓝如洗的天空中显得强烈燥热,令人窒息。 

时钟指向五点一刻,有人敲了几下门,我还没来得及换下睡裙就急忙开门,因为我料定是我先生回来了,不过心里很纳闷他怎么会回来得那么早。 

“今天怎么……”我话未完,他一进门就抱住了我,双臂有力,可是声音却像是一个苟延残喘的老人,艰难地从嘴里蹦出几个字。 

“我们要回去了,”他轻微调整呼吸,压抑着欲哭之声,语气沉重地说:“我试用期没过,这两天得搬走。 

此时用“晴天霹雳”“五雷轰顶”都不能形容我五味杂陈的内心,那种感觉就像突然间听到有家人去世的消息般震惊和悲哀。我呆若木鸡,不知如何面对残局,恐怕他比我更陷绝望。 

我无法想象,当他从办公室听到这个消息到走回家的路程,对他而言是怎样的漫长?那狭小的楼梯和冷清的廊道,需要多少力气才能提起沉重的脚步走完? 

回想两周前,我们欢欢喜喜全家相聚,两周后却要凄凄凉凉被迫离开,这样的人生境遇让人难以接受,如今拖家带口不知何处落脚,因为先前居住之地已经退租,早有新人承租,我们回不去了。 

如同燎原的星光瞬间被无情雨水扑灭希望,将残的灯火在冰冷寒风中奄奄一息,压伤的芦苇被利刃砍伐狼狈倒戈。此刻的我们是星光,是灯火,也是芦苇,一呼一吸都流露出灵魂深处的哀伤。 

我们相依相偎,一时无话,他垂头丧气瘫坐沙发,抿嘴隐忍无泪。 

环顾四周这些刚买不到半个月的新家具,是我精挑细选的,是他精心布置的。清新绿植玻璃纸,遮瑕卡通印花梅,全铺多彩爬爬垫,舒软新账拼接床,厨浴实用瓢盆罐……如今这些家具像我们一样不知所措,雨打浮萍,随风飘零,何处安放?徒染尘埃。 

其实我们一开始就为得着这份工作不住祷告,起初顺利,后却得不着,最后我们陷入无工可做,无家可居,无粮可存的尴尬境地,这样的结果跟我们之前的祷告背道而驰。 

“妈……我们没地方可去了……”第二天晚上,我给娘家打了电话,告知他们此事。 

“孩子,家里的门永远为你们敞开,随时回来。”我父母得知消息没有责怪我们的冲动鲁莽,反而安慰着我。 

生活往往如此,本以为步入正轨,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将我们安居乐业的规划拆毁得支离破碎,也把我们对未来的希望撕碎得凌乱不堪。 

但是感恩节一定有感恩的事情发生,我感恩自己提前学会了一个更重要的功课:应对艰难的环境,那就是闭上嘴,去祷告,一句抱怨的话都不要说出口。 

在此前,我跟颖欣姊妹吐槽对婚姻的不满之处。我发现很多时候,我会指责抱怨对方,但是颖欣姊妹却告诉我闭上嘴,去祷告。 

我听从了,并试着去做。换成以前的脾气,我会指责对方没有考虑周全导致全家陷入绝境,也会奋起夺取带领家庭的主导权,甚至埋怨神给我不能承受之重…… 

可是此刻的我却选择闭上嘴,去祷告,负面的话一句也不出口。 

“能离开这里太好了!我不喜欢这里的天气,像站在珠穆朗玛峰上挨近烈日那样,脸皮发麻难以承受,也不愿远离我们的家人和弟兄姊妹,像雀鸟离窝游飞无处安歇。”我紧紧地抱住他说。 

听到我的鼓励后,他也慢慢恢复了精神气,然后跟我们教会的牧者致电告知此事,牧者鼓励着我们凡事谢恩,不要担心没地住,没饭吃,神必亲自供应。 

是的,神必亲自供应,即使祂的供应没有马上实现。回想和数算神给我的恩典,就值得感恩和相信。 

记得我刚来城市工作之时,因为公司效益日渐下滑,连续几个月没有发工资,我交完房租、水电、物业费后,生活费所剩无几。眼看家里无米炊烟断绝,我向闺蜜借了些钱度日,然后每天数算工资发放的时间,直到借来的钱也归零,我就祷告神,相信祂必供应。 

那天正好是平安夜,午餐之后,我已身无分文,寻思着最后的晚餐,神会供应什么给我呢?直到傍晚时分,我从办公桌窗前眺望,只见余晖落日映照万绿园,海面金光闪闪,突然一阵起哄声转移了我的视线,原来是人事部同事假扮圣诞老人给大家发苹果,他调皮地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这真是惊喜,这苹果又脆又甜,是我吃到过最好吃的苹果了。 

说来也奇怪,那晚的苹果吃完后竟没有觉得饥饿,我也不担心第二天吃什么,结果第二天就收到了银行发来的短信,所有工资全部到账。 

感恩一切所有,哪怕只剩一个苹果,从那以后直到现今,我没有再经历身无分文的窘境了。 

当你越过贫乏困苦,贫乏困苦不再成为勒住你喜乐的武器;当你学会感恩积极看待问题,就算身处狂风暴雨,你也可以期待收获岸上的鱼虾河蟹;当你数算神的恩典,那怕前途未卜道路险阻,祂也一定会为你打开出路。 

当然这样的信心不是建立在虚无缥缈的心灵鸡汤之中,而是建立在真实存在的上帝那里,就像在磐石上盖房子,任凭风吹雨打,依然可以靠主站立。 

两天后,我们收拾好行囊,再一次走来时的路。我便想到了拿俄米,同丈夫去摩押,最后狼狈回来人财两空,但是回到了神给她预备的地方,远比她所想的更好。 

因为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抬头见星辰,何惧夜空深,相信那浇灭的星光还会再燃,最终闪耀天空。

(本文作者系海口一名基督徒。)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