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从和一位弟兄的相处谈​:爱是恒久忍耐
1/1

居家办公,女儿上网课,占据客厅最佳位置,笔记本投屏到大电视上。而我,偏于一隅,在电脑上正忙着审校下一轮的微信文稿。这时,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来。抓起一看,还是王弟兄。时间已过11时,我急于审完稿到厨房为一家人做饭。妻子12点就回来了,女儿12:10下课,但今天工作的稿子特别多。我实在不想这时间与小王弟兄聊天。他每次电话,都是一个目的,随便发过来几百个字的文稿,让我给他修改,并要求我找媒体给他发表。

然而,王弟兄的文笔还不如小学三年级水平。错别字、语句不通,完全是流水账。上次他说需要一篇倡议书,倡议社会关注像他一样的残疾人,我犹豫再三,出于主的爱,将他400字的文稿修改到1500字,他挺开心,说那边公司(某残疾人机构)通过了。然后,这些天就緾上我,一直打电话。

昨天我正与家人吃饭,打过来,我跑到厨房接听。

“弟兄,就是我心里可烦,能不能现在咱们一起做个祷告,为疫情、为我的心情……”

我尴尬地呆在那儿,犹豫数秒后,“抱歉弟兄,你有什么需要代祷的事儿,可以给我留言,我晚上会为你祷告。”我急于挂电话,王弟兄却不知进退,“你能不能来我家,我在纬五路……小区,咱见见面……”

我内心的火,慢慢被点燃。其实潜意识里,是一种被打扰的感觉。正如主所讲那个被邻居打扰的人:“孩子们已同在我床上了,怎能起来给你拿饼?”忍了半天,我说:“王弟兄,抱歉!恐怕近期不行,疫情严重,大家还是别见面了。我们线上交通吧?”

而今天,又不停地打来电话。写了篇240个字的《我的母亲》,就要我改,还要我找媒体为他发表,我已明确告诉他:一、文字不够;二、差错太多;三、主题?但小伙根本不管我告诉他什么,只按自己的意思,反复地打电话,微信留言,我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午,与妻饭后散步,谈到他,妻告诉我一个小故事:有对鸟儿夫妻,用草和泥建了个精致的小窝,并产下两颗蛋。岂料,趁它们外出时,另一只小鸟飞进巢里,产下一颗蛋就飞走了。这对鸟夫妻回来后,发现家里突然多了一个外来者,它们怎么办?仔细观察,发现了那颗不是它们的蛋,就用脚把侵略者踢了出去。

结论是:界线。

我明白妻子的意思。其实,若以我自己的意思,除了受到打扰,不断地提出新的要求,不胜其烦。我又不认得这位小弟兄,只是刘哥介绍他认识我,说小弟兄是个脑瘫,想寻找发表文章的机会,以赚取稿费,养活自己。

但这写作,其实是一种积累。没有文字功底,没有人生积淀,是写不出好文章的;而在信仰上没有感动,没有深深地扎根基督,从主领受那份使命,更是无法为主发声的。

小王弟兄信主吗?他的文章从没有提到过主耶稣基督。或许,正如他自己所言,才信主一年多,唉。当我被不断打扰,厌烦之情,令我数次有冲动,想将其拉黑,不再联系。然而,我进入内室,跪伏主前,想先安静一下,打开MP4,恰好是那首爱的诗歌: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想起彼得,彼得问主:“主啊,我弟兄得罪我,我当饶恕他几次呢?到七次可以吗?” 主怎么回答他?主说:“我对你说:不是到七次,乃是到七十个七次。 ”(太18:21-22)

是的,正当我要跪下的时候,想到了以赛亚,描述主基督时,有一句:“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

是的主,倘若是你,该怎么办?
可,我真的帮不了他什么呀!
我不过是个小校对,我能帮他什么?

这孩子,我看不出他有任何一丝的感恩之心,只知无底线地要求,索取。写200个字,就要我给他改,改了还要我为他发表,还要我为他赚稿费,这岂不是开玩笑!

我已反复告知他真相:水平不够!但他转个话题,就又来了,我快要被逼疯了!

然而,主,“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是的,主,你怜悯我们,不正是这样吗?唯有基督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

“我现在还学着声乐”“想着靠自我劳动”“能赚取些收入”……看着小王弟兄给我的留言,我还忍心下手“折断芦苇”吗?

想起主所讲财主和拉撒路的故事。假如王弟兄是那个拉撒路,我是谁呢?

是啊!至少我四肢健全,主赐我家境富足,生活安逸,有平安、有喜乐、有满足。晚上与妻散步购物时,想起我们25岁时结婚,已经二十多年了,幸福而满足;他呢?

29岁了,坐轮椅、脑瘫、生活无法自理。他以为我能帮助他,所以,常常来“烦”我,但我为他祷告了吗?

求主怜悯!

“做在我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那么,主啊!我能为他做些什么呢?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