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居家隔离:静中的“动”
1/1

按隔离当日的计划,我们封在家中的日子,每天我将有两次分别半个小时的“运动”时间。

女儿在客厅早读,妻在内室,我按平常习惯,先祷告,后做早餐。今天为家人烙了七张小南瓜饼,熬了玉米粥,陪女儿吃了早餐,女儿开始上课,我到内室读经。读完经也到了工作的时间,坐电脑前工作,大约上午10时,工作告一段落,我定好闹钟,来到客厅隔壁的厨房。

昨日是散步,今天突然想跑起来。从门口到案板前,共有九块小方地砖的距离,倘一块是45cm,那么这段路程大概是三米,我跑起来,从门到案板,大概五步,转身,四步回到门口,再转身……

妻吃罢早餐,推门时,我刚好跑到门口,急停,倒把妻子吓了一跳:“哈,你在干嘛呀!”

渐渐,跑得额头有汗了。这斗室之间,竟成了我的居家运动场。有个小问题,就是头晕。四步、五步就急转身,跑上一会儿,头开始眩晕,然而,并没有到让人摔倒的地步。

泡上一杯干姜川贝茶,这味道又苦又辣,家中只有我一个人能喝。然而,人生滋味,苦与辣不是占据头两名么?

居家隔离,最可怕的,是失去自律。平日的作息,上班、工作、生活,休息会在居家时产生致命的混乱。前段时间好友阿栋在回家看望父母时被封家中四十多天。他的痛苦,是颠倒了黑夜白日,夜半刷手机,看小视频,白天昏昏大睡,无聊至近乎崩溃!

而前一段时间,我们从可以出小区,到只可以出家门,再到今天家门被贴上封条,家门也不能出。之前我居家办公时,常常是灵修一半,急忙去做饭;读经一半时,妻呼叫,又赶紧扔下圣经,去为她热饭。工作更是忙时看稿,闲时跑内室跪伏主前,工作时又有可能在与肢体交流,又考虑吃什么饭,忙乱之间,想来真如那姐姐马大一般,将生活中之一切搅在一起,混成团团毛线,将自己缠绕、包围。

然而,主耶稣说:“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上帝创世之初,就先将光与暗、水与旱地分开,也让受造之物各从其类,求主帮助我亦将生活打理得有智慧、有条理,不紊乱、不忙碌。

窗外下起了雨,探头看到一顶顶花伞,在小区晃动。

那么,居家办公,怎样才能做到“凯撒的物当归给凯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

我觉得,专注于一件事,且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比如正在与家人吃饭,工作上有呼叫,有急稿,我必须扔下饭碗,奔到电脑前,这是敬业。

又比如:我的晨祷和读经如果没有结束,就坚决不去运动,因为后者是可有可无,而非不可少的那一件。也因此,我在厨房的运动,可以同时听音乐,也可以悠闲地思想,让自己的思绪飘飞,因为这半小时,是自由而放松的。

专注之外,我们还需要一个计划,求主赐给我们智慧和执行的力,使我不陷入昼夜颠倒等类的失控,那我就需要按重要程度制订一个每日的计划,它需要有可行性,可调整性,目标不要太大,比如昨日我刚开始想计划日行一万步,但想来在前四步后五步的小小厨房,又如何运动一万步?后改成一个小时。只有可行、轻松达到目标,才能走得远,长期执行并养成习惯。而就像多年来的读经一样,先有习惯,天天读,才可以在空闲时多读一点,倘若一段时间贪求进度,读得非常累,或许有一天就放弃了。

“操练身体,益处还少;惟独敬虔,凡事都有益处,因有今生和来生的应许。”(提前4:8)

从前不注重锻炼身体,或许都是理解错了这句经文。是啊,永生的应许,岂不远大于今生少之又少的益处?但是,既然我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那么,我们岂能不用心保养顾惜吗?今天时代的变化,大多数人的工作都是电脑或脑力运动,身体处于静止状态,出门有车、进门躺平……终久身体就垮掉了。

“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90:10)

读《宋尚洁传》,宋博士44岁就离世归主,很大程度是劳累加上身上的疾病,倘若他能活到一个人正常的七八十岁,该多拯救多少灵魂呢?

居家的日子,安静在主脚前,是以我的灵与主亲近,寻求主、渴慕主;而当我跳起我的四五步舞,在厨房奔跑时,是在运动中以我的喜乐和爱情追随主。因为无论我动我静,我身上有主的印记,正如凯撒将他的像印在银币上,主也在我们身上,在我们的额上,在我们的心上……印上他的永生之印。

耶稣我主,我永属你!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