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国庆探访记:做在弟兄中最小的身上
1/1

妻家乡有个远房亲属,新亚,是个残疾人,幼因小儿麻痹,走路有些蹒跚,一只手完全萎缩无力。父母健在时还给他娶了一个脑子有点问题的妻子,生下一个女儿后,竟跟别人跑了。女儿长大嫁了人,父母也早已离世,新亚成了没有人疼的孤独者。

妻心疼他,就问我:“你那件不喜欢的皮衣送给新亚吧,他太可怜了!”

我也乐得腾腾衣柜,就又拣了几件衣服送他。另外,我有感动给他一点钱,让他生活好一点。

国庆回老家的第二天晚上,当我们忙完,就带着衣服来叩新亚的大门。喊了好久,只听院子里犬吠声,不见人回应,正准备回家,这时才传来一声:“谁?”

院里灯亮了,但他养的狗叫得更厉害了。门开了,新亚伴着两只狗迎接我们,只见他面色浮肿,一看就是营养不良,新亚嘴里喏喏着:“它们不咬人,不咬人。”确实,院里还卧了一只黑狗。如此贫寒的残疾人新亚,竟然养了三条狗。

新亚讲起了他这些狗的故事:前段还有一条流浪狗,他看着可怜,收养来着。但实在没啥喂,只好送人了,剩下这三条,也都是无人要的流浪狗,有一个小白很可爱,只可惜两条后腿瘸了,走路艰难蹒跚而行,但新亚走到哪小白就跟到哪儿。

我们问他拿啥喂狗,他说“馒头面条,反正我吃啥,它们吃啥!”

简单聊了会儿,我把钱塞他口袋里,他坚决不要,我们转身逃离,顺道往小河边散散步,岂料,新亚竟一瘸一拐地跟了过来。执意要还钱,妻子劝他:“咱是一家子哩,咋还见外……”许久 ,他才收下。

此时,映着河水的他,眼中闪着一丝泪光。

他聊到了妻子的背叛,女儿长大后远嫁他乡,再不与他联系。他近来常常想念离世的母亲,那最疼他的人,而悔恨的是:母亲在时,他脾气不好,甚至打过母亲!

新亚也谈到他至今吃低保,一个月才一百多元。家有七亩地,妹妹却把地租出去,连这点钱也不给他。(欺负哥哥是残疾人,可他不傻呀!)

新亚的院子很大,房子是父母生前盖的。而今,院里荒草一人高,他却无力整理,也不会种点菜吃。这是一个完全没有指望的人生,但他仍坚强地活着,比“二舅”更真实地活着。他也有他的爱心,当因残疾无人疼、无人爱的他看到街头流浪的、瘸腿的小狗,就动了慈心,在极度艰难之光景中,他竟然收养了三条小狗。主人吃啥它们就跟着吃啥。

当剩下妻子和我散步时,妻感慨新亚的命苦。我对妻说:以后只要咱生活过得去,每次回来,都看看他,能帮帮一点,实实在在做在有需要的人身上。

而当我们做了这事之后,一方面为新亚的命运唏嘘;另一方面,我们内心也涌流着幸福和喜乐之泉。因为,主恩待了我们,赐福给我们,使我们有数之不尽的恩典。主也以我们无法测度的爱救赎了我们,我知道我们不是孤儿,不是没人疼、没人爱的浪子。我们人生的每一步都滴下脂油。主的爱、主的怜悯如清晨之光,照亮我们前方的道路。

而当我们真正照着主的教导去行时,也真切地体会了“施比受更为有福”,我们是与主同工了。愿主的爱和怜悯,更多临到这社会最底层、没有希望、没有帮助的人,让他们早日得见主的真光,得着新的生命。愿神怜悯我们,赐福予我们,用脸光照我们,阿们。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