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蜡画的人生开导
1/1

箴言3:5-6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 ,他必指引你的路。 

我年已耳顺,画家父亲刘锦华已故15年,回忆我们父女的缘分最深的仍是他的蜡画,因为父母五个孩子中只有我着迷,艺术也像是我们家交棒与接棒的事,他生前我们常常聊及,如今回想,更加珍惜,更觉平安。

爸爸在生命与家庭中让我更明白生命的追求与坚持就在信仰,不论人生选择哪条路哪个职业,生命是场马拉松而且是接力赛式的,人生每人每棒每段都像是一场锻练,能坚持到底实在不易,难怪保罗在提摩太后书四章7节感慨: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如今回想他生前的艺术,更相信在家庭生命与文化及信仰中,真正掌握力量与影响的,其实常常是父亲,因为他的石青蜡画,更深深体会生命更是一场接力赛,棒棒相传,代代相传,一家人福音的路途与效果,才能薪火不绝,深入地极。回想清末名臣曾国藩有此名言:“办大事者,以多选替手为第一义。”替手,就是接过棒子一直奔跑下去,一代又一代。如今回想,体会更深认同更多,感谢主,我深深再用心念了经文诗篇 71:17神啊,自我年幼时你就教训我,直到如今我传扬你奇妙的作为。

父亲有生之年不追求声望与权势,相信他若仍在世,一定还在石青画室里研究绘画,绝不孤独寂寞。生活有一种专注还有爱,才有更不凡的人生。回想父亲的人生,对应圣经的道理:“你只要谨慎,殷勤保守你的心灵,免得忘记你亲眼所看见的事,又免得你一生这事离开你的心,总要传给你的子子孙孙。”(申命记 4:9)

话说半世纪前,二十出头的刘锦华收拾完经营不顺的宫灯工厂,几番大城画廊走逛,自己的国画与蜡染最让他专情用心再研究,便开始以国画美术与蜡染工艺合而为一成为“蜡画”。而我,就是在石青画室长大的孩子,是画家石青五个孩子中排行老二那个,如今年已六十;记忆中,石青画室在风城山沟旁那段生活,彷佛是由美妙语言讲出来的童话,后来画家搬家入大城,就在远东企业大楼旁不到三百米。

想想画家一生若没信心,容易摔跤,若没兴趣,无法持久,石青一路走来就像对蜡画的绝代情痴,情种。如今石青画家已故去十余年,但很多人对蜡画主题的初探仍怀念刘锦华画家。

当年风华正茂,刘锦华总挑灯夜画,白手起房盖起石青画室,后头两小塘一养牛蛙一养鳖,前头小山沟架上小桥,桥下植种多棵木瓜,瓜熟时探手就得甜瓜,画室里总扬出好莱坞名片的主题曲……画家悠闲自在地过着小桥流水人家的艺术生活,那是他的人生最有情趣的一段。

画家生活一丝不苟,因为全家等着他养。石青画室扩大搬到台北永和竹林路,蜡画诸多研究,画面更多不按牌理出牌的迷人了。刘锦华精益求精,接不完的订单,捱不明的更漏。壮年刘锦华既能研发美术另类,生活审美趣味自与别人不同,难怪看他的蜡画,绝不味同嚼蜡!

画家始终不听天由命,他对生命是认真的,对生活更下工夫。照亮每一天,生命得滋润,感谢主,感谢画家的艺术天赋,他的买家各行各业。画家用色更大胆,风格更另类。画家用色浓郁、热烈、洋彩,也许因他年轻时着迷电影好莱坞,西式艺术似有或无折射在蜡画画面,在美国订单里,客户愈爱蜡画愈兴奋石青的风格。回想其实好莱坞电影在画家生活中扮演了重要地位,因他曾如此热爱胶卷,热爱摄影,画家在画室旁另搭暗房好做冲洗,照片总给画家更多视觉触动。

风城石青画室是画家创意最多的年代,画室灯火随时通明!开始有拜师求艺者上门,画家甚至招几名员工,一起为国外订单挑灯。

画家没想过成名之事,而是牵挂父母、老婆及孩子明天有没有饭吃,绘画动机单纯却强烈,作品与国画西画都不同,蜡画后来亦中亦西,不中不西。他画千花万艳,他画汉马佛头……总有接不完的订单,画不完的蜡画,曾有位迪拜买家疯狂着迷石青蜡画,买家住在波斯湾咽喉地带,迪拜人有钱,买家说他本想开私人飞机来拜访画家!还有澳洲一家子人喜欢石青蜡画,某夏天那家夫妇领着五孩子千里找来,那位高大洋人粉丝见了画家竟高高把石青画家抱起,久久不肯放下,崇拜得兴奋异常,那时画家活得真是既体面又快乐……

回想蜡画背叛主流、颠覆传统,而且喜爱蜡画的多是西人,买家更绝大部分是西人,感谢主,大部分蜡画都是基督徒买走的。艺术家对艺术的态度都是痴绝的生命!笔者再看画家后期的山水画,常觉山鸣谷应,长啸而起,正似艺术在绝境中让人溅迸出血泪,感动得想落泪。 

蜡画始终营销海外,最值得赞许的,是纽约与洛杉矶两洋人自鉴做石青蜡画代理商,她们就想独家做好美东美西两大市场。感谢主,几次到石青画室提及这道理是上帝教的,也是神要她们紧紧跟随,认真做好石青蜡画,她们还说那态度就像诗篇 37:5当将你的事交托耶和华,并倚靠他,他就必成全。这句经文如今还记在我当年的生活笔记本里。

回顾石青蜡画,那是一种艺术境界,也是一种积淀,大师当年注定与它结缘,就会直到天荒地老。画家若没信心,容易摔跤,若没兴趣,无法持久,石青对蜡画就像绝代情痴,情种。现在回想,有时我也难以相信竟有那么美丽的故事……回顾石青蜡画,那是一种艺术境界,也是一种积淀,大师当年注定与它结缘,就会直到天荒地老。

学石青蜡画的绘事一路走来,如今回想更明白圣经中最伟大的诫命是:“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 ( 申命记 6 :5) 爱画,爱父,爱神……都是我如今的人生功课。

感谢主,阿们。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