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羊群和牧者
1/2 1
2/2 2

您一定喜欢青草淡淡的清新味道,若您在草原上能看见羊群甚至牧者,一定也同我一样如获至宝。几年来,我周末爱随家人到北京郊区的古崖居,车程两小时虽偏远总不改其乐。 

好几次路过草原便停车,因为有群羊吸引我,它们那么安静、驯良地低头吃草,小牧人追逐着湛蓝的天和飘飞的云,最后追逐着白色的羊群……慢慢地一起挪位,再安全地离开草原回家了。 

偏远山沟里的教堂 

每次看见牧者与羊群的关系总是亲密坚固,记得当年正是我刚接近神也开始上查经班,记得最爱看诗篇23章:“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又不知何时路过草原时,被古崖居前有座新教堂抢走眼了。教堂黑灰尖顶,乳白色的墙体,细长五彩的玻璃窗,高高的钟楼上矗立着十字架,显得静瑟端庄。 

北京这么偏远山沟里得见精品教堂,让人反省生活有更多需要神。我曾写及云南山顶上总有虔诚百姓拿着帆布椅去聆听传教士讲道,可见宗教活动场所幅员一直扩大,追随上帝的基督徒更多了。 

教堂在延庆乡下,当年总有曲歌牧师每周为乡民讲道,他不远几百公里前往偏远的山村传讲圣经,不论人多人少风雨无阻。 

“我在工作中承认一切是上帝的工作,起作用的是圣灵!”他的语气一向笃定,让我如读使徒行传20:28,“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教会,就是他用自己血所买来的。” 

记得当年曲歌说中国基督徒已有两千三百万人不止,分布在各行各业。我常常心里更踏实去祷告并念经文。  

我在古崖居教堂外不远处曾喝到高档纯粹的卡布奇诺咖啡,也曾看见教堂外有乡村农妇正低头采摘野菜;教堂外广场上停有奔驰轿车,教堂里有古崖居小山村的村民;信众不单是中老年人,已添不少年轻人,虽也有未受洗者,但已频频在教堂聚会追问:“到底圣经讲了什么?” 

有一虔诚姐妹始终兴奋表示,这里教友早已成立十几个布落格,以信仰为主,布落为辅,唱诗班更逐渐扩大,因为外头教堂的人要求参与,她一再表示,“如毛细孔一样一直在渗透,因为是主的话吸引人靠拢!你能想象有姐妹总上我家作客,我们讨论神创论,大家看了什么书?如何走了信主的路?如何在生活中找到祂?竟讨论到半夜一两点……”她还告诉我如何在两本好书《窄门前的石门坎》及《人的境况》里获益良多。 

看来,神一直在北京做工,不论市区或山区,而且很顺利!我们所处的时节,谁都同意有愈来愈多人需要力量,需要神的力量。神就是弥赛亚,弥赛亚就是受膏者,就是拯救相信祂的人灵魂脱离罪恶,得到永生。 

为上帝牧养羊群 

一直在西镇教堂带领我们的曲歌,他曾在我们面前承认,他到了28岁还是执拗顽固的北方男人,凡事不拐弯抹角自视甚高。父母皆是共产党员,从小的思想就被政治深化,但他几次偷看圣经总感慨太晚才发现它、上帝的教训太好了……曲歌的圣经曾被撕毁,信仰之路始终不顺,遭遇母亲的干预比父亲的更多,都说基督教是邪门歪道。 

牧师仍在1998年瞒着家人的情形下坚决受洗了,过了两年老婆已有感应并问:“你受洗了?” 

也许是性格品格有了变化?也许高傲的他懂得谦卑与柔和了?不论是什么原因,又过了三年老婆也上查经班,再过一年她也受洗了,这又是一件活生生的神改变家庭的事迹。 

上帝走入曲歌的家后,还让他在2008年起开始传道,代神执行激励人心的恩典!每周我如常前往教堂敬拜神,从市区到山区,牧师的教导让我更专注,譬如:“好的传道人,应该以基督的心为心,为上帝牧养羊群。”譬如诗篇79:23,“这样,你的民,你草场的羊,要称谢你,直到永远;要述说赞美你的话,直到万代。” 

十月大陆放七天长假,几乎每人都有度假计划并早早出发以免人多车塞,曲歌依旧不改态度远从城里到西镇教堂,半天没半个人出现,他发微信给兄弟姐妹:“有人到教堂吗?有,我就等大家,没有,我就去给几个人单独查经了。”这条微信现仍在我手机里。 

我猛然发觉自己淡忘古崖旁的羊群与牧者很久了。 

我们的确需要像曲歌这样的好牧者,那天在姐妹家喝她家的茶听曲歌的道,来不及笔记仍记下了几句,因为字字珠玑: 

“好的传道人是顺从上帝的旨意,不是自己有大能大力。”  

“传道人的品格应愈来愈基督,若没有做到,受灵感动也会去做。”  

“传道时,所有的道不单单是对听众们说,也是对自己说的。”  

我再翻圣经又看见羊群与牧者的关系,譬如使徒行传20:28,“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你们就当为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神的召会,就是祂用自己的血所买来的。”  

那次周末又到北京乡下,顺路到山村杂货店添买日用品,无意中发觉老戏台子正有村民唱戏,便下车凑热闹。站在戏台下,身旁有个十来岁的孩子,手抱一只小羊也在看戏,不时小心翼翼地抚摸,他抱着的小羊则模样温驯。 

旁边一老村民也盯看小羊,开口叮嘱:“好好看着,别再弄丢了!”语调尽是关切。 

那孩子说:“一早领着牠们在崖下,那里的草多,谁晓得小羊一点点地慢慢吃草,就把自己给走丢了。” 

那老伯再回应:“牠喜欢吃,吃得久,又不懂得抬头,迷路是很自然的事……”像是替小羊说情似的,好像又要告诉孩子一点什么。 

我离开老戏台子后,想念那小牧人与小羊多日,却在诗篇23章找到解读:有些亲爱的弟兄姊妹像迷路的羊一样,很需要温柔照料,这意味着仁爱的牧人必须主动关怀他们每一个人。 

最近我仍思考羊群与牧者的关系,曾带几位兄弟姐妹一起前往西镇教堂,参加主日学并聆听牧师讲道,那天聚会后,我在教堂外听见不同声音:  

“牧师言之有物,听得出牧师很希望帮助迷路的羊。”  

“没想到这么偏远的山村,教堂却能带给人幸福!”  

“按道理,小山村里是阳光难照的地方,却有这么多吸引人探索的正能量,好耶!感谢主。”  

最近我翻阅路加福音15:6,发觉所有答案也在其中:“我失去的羊已经找着了,你们和我一同欢喜吧。”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