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不知丑更美
1/1

敬虔的生活是远离罪恶的,也是远离喧嚣城市的,不论远离或靠近,都让人一步步学习上帝给我们的功课。很多时候,人们之所以喜乐满足,享受到安静安稳,岂不是耶稣基督担当了一切的忧愁苦难重担?

即使小若一粒柑橘,有带给市井人如我无限学习与智慧。

最近吃上一种橘子名叫"不知丑柑",原来它生津止渴,甜中带酸,余味更让人难忘,原来不知丑才美?最初我在水果摊看到它的名字,就起了购买动机了,想吃吃看,看它有多"丑"?"丑"的繁体字”丑”带着一个"鬼",那肯定也甜不到哪去?但也不至于苦吧?种种猜测与联想,于是,便买了不知丑柑。心里还是相信柑橘是可以指望解渴取甜的水果,这是打小就对柑橘的信任。

我爱柑橘的甜美,我怀疑丑柑的味道,尝后终于明白,它为何还挺贵的:味好,甜美,大个头,含大量VC等。剥开皮,掏出一瓣,一入口即凉凉的,甜甜的,心旷神怡,迫不及待就剥开全皮大口吃它了,每咬一口都甜津津的,就是皮皱皱的样子丑了点。

吃完不知丑柑,想想果农真高明,取了个好名,同理可推,凡事退一步,岂不也海阔天空了。

谚语"人不知自丑,马不知脸长",指人往往认识不到自己的缺点,就像马不会知道自己的脸长。更深的诠释美育只是生命的一部分,但宗教可能是生命的全部。若有人自知"挺丑的",始终不好意思亮相,但大家一旦见到他可能会不再认为他丑,反而挺美的。于是,对美与丑的品头论足后,丑就变成美的遮羞布,成为艺术,同理可推信仰与见证的经验。

  这种人际关系常在公司行号或团体单位存在,人才入世总遭人嫉,一定有人想抑制或排挤他,若过一阵大家觉得他排挤不掉便会有人开始让他、拉拢他,甚至放纵他。  

同理可推,基督徒王鼎钧《开放的人生》中的文章“苦”的形容印象深刻。他比喻人人脸上写着一个“苦”字,想想一点也没错,若左右眉毛像草字头,那么左右颧骨加中间鼻梁像那个十字,底下有张嘴就是一个口字。

"苦"少有人爱它,苦苦的煎熬每走一步都是艰辛,谁不爱甜?谁不爱金桔、蜜桔?谁爱丑柑?再想想,"甜"是舌头上的"甘",当然让人愉悦美好,但我们必须接受人是注定要受苦的,更且,谁说你认为的"甜"在我体会却是"苦",反之亦然。现代人的生活井然有序甚至美观雅致,其实我们岂不就是浮于井然有序和困惑之间?就像在已知和未知之间追求着,却始终未得答案。属灵的生命需要攀登才更有体会,愈来愈多人渴望深切地触碰生命的真实与真理,哪怕只是吃一粒丑柑,也可能带给人生命的甜味。苦不一定是灾难,甜也不一定是恩典,美与丑同理可推。

这个颜值的时代,我看像"鬼"似的人不见得大家都认为他丑,难怪泰戈尔说:"你可以从外表的美来评论一朵花或一只蝴蝶,但你不能这样来评论一个人。"但笔者仍向读者提醒:生活中别忘了吃些“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让我们一起加油!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