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工作中的见证:神为什么加重我的苦难?

直到十字架在我身上之前,我都不是很清楚十字架到底是什么。

我学习了很多讲道,也喜欢一些很有名望的前辈的分享和著作,如王明道弟兄、宋尚节弟兄、保罗·华许弟兄、史普罗弟兄等。但这些事情,或者更确切地说,我的这些想法,无一不是叫我变得更骄傲。虽然我懂了很多道理,但在生命上,我几乎是空白的。知识、学习能力,并不能帮助我得到任何好处,只是叫我变骄傲,正如《圣经》所说(林前8:1)。     

在我身旁无人相助,跟教会难以磨合(当时我刚刚换了一家新的教会),工作又极其不顺利的时候,我一直祷告主,求主改变我的环境。因为我以为问题都出在环境上,如果我的工作可以更轻松,我就有时间参加教会活动,就可以跟教会尽快磨合,所以我把问题归咎给外因。一年多的时间,不断为环境祷告,却没有为我自己好好祷告。后来事实证明,主确实垂听了我的祷告,并且给了我更加严酷的环境,好叫我从我自己里面脱离出来。这真的是匪夷所思,用中国话讲,叫“以毒攻毒”。

我那时在一个宣传单位工作,这里的工作叫我感到非常痛苦,我每天要做很多心理建设,就当是为主做不是为人做的。但是,当那些根本不是我能承担的工作源源不断落到我头上的时候,我的心里面充满了苦毒。我求主帮助,但是等了半年,我没有得到主的帮助,这个时候我向领导提出换岗位,领导也同意了。但是等了一个月,两个月,又等了一年,一直等到我离开这家公司,领导始终没有兑现自己的承诺。

在我眼里,这个领导就是埃及法老,我多么渴望上帝行个大神迹,把我从埃及救走。我不想怀念埃及的葱蒜,但我也不晓得是不是上帝要给我什么使命,或者是训练,或者是别的什么,我始终没有弄明白上帝在这件事上的意思,不敢随便随着自己的意思辞职,这可能也是跟我自己的性格有关系,总之我非常痛苦。

在我提出换岗后的第五个月,领导派人来找我,要我代替别人上晚班。我们的晚班工作是从晚上9点左右开始做,一般是在第二天凌晨0点左右完工。工作内容是审核文字差错和政治错误。我代岗的第二天,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所以当天晚上的工作会很繁重而且压力很大。最关键的一点是,我平时都是做早班,突然换到了一个自己完全不习惯的时间点,做一份需要全神贯注的脑力劳动,还不能有差错,这件事本身叫我很抗拒。

我祷告主,在路上一边祷告一边回家,一边回家一边在哭。我向主求告的内容大概是这样:我不想为地上的王劳苦,我想把财宝积攒在天上,主啊,求你帮助我,求你告诉我,我到底应该怎么做,我一点方向也没有了,求主恩待怜悯我。我觉得工作是我的本分,但是总是因为工作远离神,这并不是我的心意,我有能力赚更多钱,但我自己放弃这权柄,是为了得到神,可是为什么到现在我却被困在这里?

当时我的属灵状况昏天暗地,一点光亮也没有,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当天晚上,为了调整时差,我特意晚了几个小时睡,可是生物钟很稳定,到早上6点钟我又醒了。头很晕。想到晚上要熬到凌晨,我什么心思也没有了,读经也读不进去,祷告也祷告不下去,心里特别烦躁。我几乎什么正事都干不了,那时候就想整理一下自己的房间。

在整理书架的时候,我意外找到了一张小时候我自己写的纸,应该是抄的书上的故事。它不是在笔记本里,而是孤零零一张,夹在两本书当中。我不知道它是怎么跑到那里去的,也不知道我怎么会去抄它,因为我小时候根本不信主。真的很奇怪,一个不信神的人竟然会自己抄了这段故事,然后在她最需要帮助的当下,神让她找到了自己小时候抄的故事,并用这故事来给她鼓励和教育。当我看到那张纸,我就哭了,因为我很清楚,这个故事,是上帝对我祷告的回复,它里面充满了天父的慈爱。

我把这张纸保存下来,贴在我的日记本里了。这是从日记本里翻拍的,字迹是小时候的字迹。

抄故事.jpg

这张薄薄的纸给了我多大的鼓舞!感谢赞美主,我们的主耶稣真的是鉴察人心!如果没有主耶稣的帮助,我早就失落了。

说回这件事。我因纸头上的文字受到极大的鼓舞,但是事情并没有完。我只是明白了主与我同在,事情还没眉目。

我迫切地祷告主:主啊,求你让我们整组人都快快地高质量地完成我们各自的工作,让我们完美搭配,争取早点回家,也求主不要让今天的工作出现任何差错,感谢主。然后,我觉得祷告完了心里还是不踏实,于是又进一步祷告主说:有人说要宣告上帝的主权,我虽然平时不大相信这种说法,但是在这个时候,我愿意试试,主啊,求你赦免我的软弱,赦免我信心小。我宣告上帝的主权,求主掌控整个小组,我宣告今晚主在我们中间执掌王权。

我宣告了,一直祷告到无话可说为止。

然后我就等着。

审稿是最后一步,第一道是记者写稿,第二道是编辑和美编做版面,最后才到我手里,那天加了流程,所以我后面一共还有2个领导。一般按照正常流程,最晚到晚上9点,第一张稿件应该要到我手里,这样后面才能把时间安排过来。

可是9点,什么动静也没有。

9点半……

10点……

10点15……

10点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眼皮打瞌睡,心里又焦虑,又气急败坏。

我闭着眼睛假装休息,但心里却很生气,为什么上帝不帮助我?上帝难道没有听我祷告吗?不可能!上帝听见我祷告了,但是祂为什么不肯伸手帮帮我?这点小事对祂很难吗?

在我生气的时候,平时的“坐在宝座上的君王”就没了,我虽不敢诅咒祂的名,但那时候在情绪之下,也怒气冲冲地想:就算你不帮我,何必要这么折磨我?就算你不肯帮助我,至少也让我可以按照正常时间工作啊,为什么反而我的环境更加恶劣?这是什么道理?你不是神吗?

但我心中另有一个想法:我怎么可以这样的态度?上帝这样做自然有这样做的道理,我要选择顺服。

第一个声音又说:顺服什么?这样的上帝,在你困难的时候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你。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天人交战了多久,我就眼睁睁看着时间已经到了11点。我实在撑不住了,想到后面还有两位审核,一个字也没有看,我顺服了。

我感觉自己就像渡口的雅各,跟神人交战,但最后被神人狠狠地抽掉了腿上的一根筋,从此变成了瘸子。

我顺服下来,跟主祷告说:主啊,我虽然不明白你的意思,但我相信你为我预备的是最好的。我选择顺服。求你开我的眼,让我看清楚,今晚你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求你让我明白,我受苦是有益处的。

我当时还做了主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父啊,不要按我的意思,要按你的意思。

彻底顺服下去的心,就是再也不反抗的心,就是彻彻底底把决定权交给神,不再以为自己的选择才是最好的,因为神都知道。

说心里话,我会有一些担忧,克服这些未知的恐惧必须要有信心。那个时候,我真心接受了主一切的安排,包括所有我不愿意接受的选项,我只能相信主选择的比我选择的更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真的很难。就像闭眼背对着往下跳一样,你需要对下面接住你的人有绝对的信心。

我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但我刚刚祷告完,睁开眼睛,3个编辑同时站在我面前,一共给了我6张稿子。神开始工作了。

因为平时没有熬夜的习惯,这时候熬夜审稿的我感觉脑子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好在稿件都是我临近傍晚的时候审核过一遍的网稿,所以看得比较快。但最后稿件从两位领导手里回来,所有版面统统结束的时候已经凌晨1点半了。

晚班编辑来我桌前对我说:“辛苦了,平时其实没有这么晚,今天有点诡异。”

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了凌晨一两点的上海,其实人还是挺多的,还有外卖员送货,路上的车也多。

很奇怪的是,我当时脑子里想到了一句话,后来发现是一句歌词,但我真不记得自己是不是以前听过。那歌词大意是:葡萄不经过压榨就不会有葡萄汁。

在凌晨回家的路上,我像被喜乐油膏抹,自从得救以来,好像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大的喜乐。

借着这件事,我亲身体会到,虽然我在万难当中,但主与我同在。并且,当我顺服下来,主的祝福就临到,是超出我所想的。

这件事的结果并不只在当时的喜乐,更在乎之后,我可以顺服教会了。后来我开始正常聚会,正常晨更,并参与力所能及的服侍。心里那么多的怨恨也逐渐消失了。主借着这个责罚医治了我心里看不见的创伤,但是用人的话真的很难解释明白原理,只能说我自己深深经历了这么一件事。

这就是十字架背后的奥秘!就是神在天上为我们预备的永生食物的一小部分,我尝到了,甜蜜无比,无比奇妙,难以形容。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