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历史回顾:会泽教会曾被“全能神”掳去数万名信徒
1/1

会泽位于滇东北,原名东川府,秦汉时为古夜郎地,明清时为采矿炼铜之重镇,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是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古城且能留遗韵,足给后人话风流。”从事云南地方史志研究的卞伯泽曾如此描写会泽小巷。

据《云南的基督教与基督教工作》一书介绍,会泽的福音最早于1883年由英、法传教士传入,并主持教务。当时的活动范围仅限于城区的周围部分地区。19世纪八十年代,循道公会派遣柏格理和邰慕廉到昭通、会泽传教,并建立教堂和学校,这是英国循道公会在云南的第一个传教站。据会泽教会的Y弟兄介绍,会泽位于昆明和昭通的之间,是主要的交通枢纽地带,柏格理牧师宣教的时代就以昭通和会泽为大本营,最后工作的十年才转向了苗族地区,即众所周知的毕节地区的石门坎。循道公会西南教区第一位教区主席是会泽本地人,叫朱瑞光。

1950年之后,有好些牧师因信仰被镇压,整个会泽也对基督教谈虎色变。1952年后,外国传教士被遣返,基督教终止了在会泽的活动。1958年的时候,国家在会泽、娜姑等地修建水电站,有苏联专家援建。“我的爷爷奶奶也曾在大坝上参与建设,他们从全国各地调去不少工人和知青”。从外省调去的工人中有的信仰基督教,约20人,其中就有的在昆明三一国际礼拜堂讲道的闫大卫,和曾在云南省基督教两会工作的蒋天洗等。Y传道告诉笔者,他们两位在会泽教会80-90年代很复兴的时候,还到代表云南基督教协会赠送圣经和访问,赠送所需要的圣经、风琴和资金。

“50十年代还有一位刘XX弟兄在电厂工作,他家祖辈就是信主的。后来,他的兄弟刘XX也来到会泽县娜姑镇白雾街供销社工作,很年轻,初中毕业后就被分配到那里,他有很美好的见证,工作十分热情认真,经常帮助村里的孤寡老人挑水干活。即便在‘文革’时期也持守信仰,曾与一位做过循道公会的牧师的医生一起因信仰而被批斗。这位老人叫梁筱川,还去英国留学,也在昆明的锡安堂服侍,办过一个“务德英语补习班”。后来,回到会泽做医生,也同在白雾村工作。因为,他和我爷爷以前一同在林业局工作过,又因同是会泽县城里的人,和我们家的关系比较好”。

1978年,会泽以礼河电厂四级电站职工王家水身患肝癌,到昆明求医,结识了信义会杜信甫老牧师一家,他接受了福音之后,身体得到了康复。回到会泽开始传福音发展教会,当时整个会泽教会是在他的影响下下发展起来的。

“80年代,当时我爷爷患了中风,那位刘老弟兄向我的家人传福音,之后经历了神迹奇事,病得到医治,我们家族就开始信主。我从小就受了婴儿洗礼,在信仰的熏陶下长大”。

Y传道回忆道:“那个时候,我们教会经常在旷野和水库旁过圣诞节,每个村镇都有人来,有时有一两千人参加,不信主的人也来参观,就像赶街一样热闹非凡。”

根据《云南省基督教与基督教工作》的报告:到1981年底,会泽县发展信徒500多人。当时的教会都没有加入三自,影响很大,所以被有关部门关注。1982年5月,经省公安厅批准,王家水发展的基督教组织被公开取缔。他被关押获释后,又继续开展传福音的工作,1989年以来先后举办教牧培训班16期,受训人员达320多人,全县大部分信徒是由王家水发展起来的,1993-1994年达到高峰。据1995年10月原曲靖地区组织的调查统计,全县有17个乡镇,105个村办有活动点72个,信徒达8000多人。

Y传道分享,王家水很有组织和管理才能,搞各类培训班比如针灸治病,召集信徒学习修手表的技术,以此摆摊赚钱谋生。王也发动信徒募捐和筹款,开了一个药房,请退休的医生坐诊。他还开了米线厂,一边发展实业一边发展教会,在信徒当中威望很高,大家都跟随和相信他。云南神学院于1989年重新开放后,会泽教会已经形成规模,虽然当时没有加入三自,但还是以会泽教会的名义送出了五六个神学生去云南神学院学习,其中就有王家水的儿子和儿媳。

1999年的《天风》还刊登过王家水的儿子王新亮和儿媳高明珠对于会泽教会的发展计划《教会要用实际行动先脱贫》,里面提到了会泽教会的规模:“云南会泽有15间较大的教会,聚会点170个,同属一个教会,教义是统一的,信仰是一致的,都是高举三位一体的神。全教会在册信徒有4.7万人,其中4.2万为农村人口,大多数分布在高寒山区,农村信徒没有什么经济收入,所有教牧全是义工。”

当时,他们提出,会泽教会要用实际行动先脱贫,并于1999年1月18日召开了脱贫商讨会,制定了教会自救自脱的办法,还自筹资金1.2万元购进4.4吨新品种马铃薯、29吨化肥,分配给没有能力买化肥的。“教牧人员一方面用圣经真理坚固信徒,一方面收集科技信息并指导生产,教会要用实际行动先脱贫,尽力做到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目前庄稼长势良好,只等丰收。”

后来,王家水常住昆明大板桥,主要以录音磁带讲道和牧养信徒。令人感到痛心的是,会泽教会复兴的局面因为“全能神”的侵扰而彻底改变,90%以上的信徒都被掳掠。2003年,教会负责人王家水被“全能神”拉下水,并把他在会泽传福音建立的40个聚会点的同工带进去,只剩下不到1000人。为了了解这段历史,笔者特别采访了会泽教会的Y传道,他和父母都是亲历者。为了分享这段历史,Y传道还找了几位年老的弟兄姐妹进行访谈,并收集相关资料。

“全能神”是从外省传入会泽的。据Y传道讲述,“全能神”了解到会泽教会很复兴,王家水在当地很有影响力,就制定策略——先拿下负责人,因此事先对他进行调查并掌握了基本情况。当他们跟王交流,说出了不少他的情况,这让王感觉那群人像先知一般,就对那些讲论深信不疑,并接受了“全能神”的教导。之后他把各乡镇同工带到昆明参加培训,不仅带他们加入“全能神”,在讲道中公开穿插宣讲“全能神”的教导,还公告开除有异议的同工和信徒。这遭到了一些信徒的质疑,并站起来为真道争辩,抢夺讲台。

“我的父母就因为质疑而被他开除了,而参加过王家水组织的培训的人,以前都是忠心的教会同工或知识分子,但他们都死心塌地地跟随王,甚至说‘王家水下地狱,我们也要跟着他’。”Y传道告诉笔者,当时自己的父母和其他同工到各处教会揭露“全能神”的教训,后来信徒们挪到了他的外婆家聚会。娜姑镇上的教会经常发生冲突和纷争,接受异端的群体被揭露后无法接受,就在一夜之间拿走了教会的所有东西。之后,空下来的地方被重新租下,开始聚会,之前被王家水一伙开除的信徒合在一起,一直聚会到如今,其他信徒在发现问题后也开始逃离王家水的教会。可惜的是,一些忠心的教会同工到昆明后就接受了“全能神”的教导,受到金钱诱惑,还被派到了地方教会服侍。

Y传道还读了自己父亲写的两个“全能神”受害者案例。曾经在会泽烟厂工作的L姊妹,文化水平高、有才能,会写诗和画画,工作能力也被肯定。但自从信了“全能神”,她放弃工作和较高的收入,还将家里的20万现金存款卷走,后来不知去向,丈夫和儿女悲痛欲绝,天天盼望着她回来。在当地有多个这样的例子,有的是儿子坚守真道父亲跟随异端,有的是兄弟俩一人坚守真道另一人跟随异端,之后对家庭不管不顾。另一位是W姐妹,她因信“全能神”而离家出走,其丈夫是水务局的,提起这个事情就气愤。还有的是会泽某个矿的工作人员,他们放弃工作跟随邪教,给妻子儿女带来伤痛。

会泽好几个乡镇的教会的骨干都被“全能神”邪教欺骗,卖了猪鸡牛羊和家产跟随,等到没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就被抛弃。原来的一些教牧人员受了欺骗后结局很惨。“被邪教利用的人不管家庭,妻离子散,不愿意重新回到真道里,他们很难逃脱。”在昆明曾有老一辈的传道人想去挽回被迷惑的信徒,结果却被诱惑而去跟随“全能神”。“邪教给信徒教会带来的危害真是一言难尽,我还曾经和教会一起探访过异端邪教受害者,有一位同工参加曲靖的异端培训无法逃离,被‘全能神’的人盯着,后借故家里老人有事才得逃脱,回来以后昏迷沉睡,请弟兄姊妹送往医院救治。”

这些给正统教会带来了负面的影响。“异端邪教给信徒和教会带来的危害真是一言难尽,还让更多不信主的人误解基督教,使福音难以传播。”对此,这位传道人认为,为了防止异端邪教的传播,教会和信徒要避免对个人的偶像崇拜,不能让教会负责人威望太高、独断专权,要有健康的教会治理模式和监督机制,否则在他被异端影响的时候会拉其他人下水。由于当时教会条件有限,没能有充足的神学书籍,也很少跟外界往来,信徒就只是听王家水的讲道,个人缺乏分辨能力,因此在异端侵扰的时候站立不住。现今的信徒要吸取教训,在真道上扎根,建立坚固的神学基础,自己站立得稳,也帮助其他信徒站立得稳。

对此,Y传道认为,为了防范异端邪教的侵扰,教会要避免向着个人的偶像崇拜。如果一个人威望过高,像王家水一样,那么一旦跌倒,把教会出卖给异端的时候,就容易带走大批信徒。对此,教会要提升治理水平,建立相应的体制和章程。据说王家水在晚年的时候非常败坏,没有任何监督与约束的机制,独断专行。其次,教会要在真理上造就信徒,否则很容易遭受损失。当时的会泽教会,神学书籍奇缺,跟外面来往甚少,大多数时候只能听王家水讲道,因此信徒们的信仰教导都出自他。在2003年以前,王家水与昆明的老牧师来往,持守传统真道,可后来却受到迷惑,真是令人唏嘘不已。可直到现在,一些信徒依然崇拜王家水。今天,会泽的一些村子还是有“全能神”的信徒。Y传道说,他在跟一些人讲基督教的时候,对方会提到“全能神”和二两粮,说信徒不顾生产和家庭。

通过会泽教会的案例可以看到异端邪教的危害性,它能掳掠信徒、分裂教会,正统教会有责任为争道竭力争辩,以保护福音,看顾主的群羊。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