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被封控在家的那段日子, 是主陪伴我一家人平安度过!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典故,出自于陕西宝鸡。而这座古老的城市在今年的三月期间,经历了一场前所未有的疫情风暴袭击。在近一个多月紧张的抗疫防控阻击战中,让人们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惊心动魄、浴火重生的历练。在以往听到别的城市被封,仿佛是在听一个遥远与自己毫不相干传说故事;当真正疫情风暴劈头盖脸而来,人们犹如掉进巨大的台风中心,身不由己随之恐惧旋转而不知何存。 

但宝鸡人民没有被吓倒,全市人民齐动员,采取严厉的封区封城措施,同时开展重点城区一个不少的连续十多天核酸检测。对直接、次级接触的人群进行集中和自我隔离,坚决阻断变异奥密克戎病毒的传染连接链。经过20多天的攻坚阻击之战,到了四月初社会面和隔离区双双清零,取得了对这场变异奥密克戎病毒战役的决定性胜利。为此,近日笔者电话采访了在疫情期间被隔离在家14天的景姊妹。现在,就让我们听一听景姊妹给我们讲她及家人的这段不同寻常的见证故事吧。 

“因着疫情,我最想说的话是:主啊,以前我风闻有你,看不见你摸不着你。但在这段艰难又难熬日子里,我亲身经历了与你同在的甘甜。要不是主与我天天同在,我一个弱女子怎能经得住这场疫情风暴;要不是主庇护了我及家人,我及家人怎能在疫情风暴中安然无恙。感谢主,主的恩典够我用。”这是在采访景姊妹时,她对笔者说的最多的一段话。 

我是1971年出生的,今年已五十出头了。我是在20岁的时候,一次来宝鸡市看望父亲,是父亲带我去胜利路教会,由王牧师给我受的洗信了主。我的老家,在离宝鸡60多公里以北的一个村子。我的父亲在宝鸡一家工厂上班,家里全靠母亲务农带领我及三个弟妹艰难度日。我的母亲在快40岁时得了一场大病,家里的重担一下子压在了只有15岁的我肩膀上。当工人的父亲每月那点微薄工资,根本就维持不了家庭正常开销。每月父亲把工资拿回家,除过给母亲看病抓药外剩不了几个钱。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有辍学回家种菜卖菜,帮着母亲照顾弟妹。那时候,我的大妹妹12岁,小妹妹8岁,弟弟才6岁。当时家里的艰难光景,真的是不用想就知道有多难啊! 

后来我长大成人,为了减轻家里的负担早早成家结了婚。再后来我也有了三个孩子,重新再次走上了母亲当年的那种艰难生活老路。因生活的艰难所迫,为了养家糊口,我于2000年只身一人来到宝鸡闯生活。由于我自小在家种过菜,当年也在县城卖过菜,所以,就在宝鸡农贸市场租了个摊位,做起了卖菜的小生意。从第一天踏进这座城市起,再到今天的这段二十多年期间,我和我的家人经历了常人无法经历的难处和艰难。感谢神,在最艰难的起初那段日子里,是神眷顾了我和我的家人,让我和我的家人历经艰难苦尽甜来。 

神很爱我,也很爱我的家人。这么多年来有神与我同在,大事小事没让我做过难。在过去的日子里,我却亏欠神的太多太多。多次因为信心太小而常常软弱跌倒,也常常是遇到困难和没办法解决的时候,才想起去向神祷告求神来帮助。记得那时候我每天凌晨4点起床,赶忙开着三轮车摸黑到菜农地里去收菜。然后赶8点前到市农贸市场开始卖菜,直到中午12点回家做饭吃饭。下午2点又回到市场,开始卖菜到晚上10后才回家。 

因为我所从事的工作特点,造成作息时间很不规律。每天晚上睡觉的时间非常少,白天又要紧张工作十七八小时。所以在我的教会没有参与具体团契服待,只是有时间了参加些教会片区组织的每年圣诞节、复活节的文艺节目和演出活动。 

唯一比较安慰的一点,每逢主日崇拜聚会这天,我会放弃最能卖菜赚钱的这一天,坚持去教会参加主日崇拜聚会。但也常常为自己不能每天去教会参加侍奉而自责,更是为至今没有参加教会团契做具体服侍而感到亏欠神。但爱我们的神,祂从来就没有责怪过祂的儿女。而是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祂会伸出祂那布满钉痕的双手来帮助你。远的事我不再唠叨着去细说了,单单说说在今年三月份这次疫情中,神是多么的爱我及我的家人,是主陪伴我和我的家人度过被封控在家的那段难忘日子吧…… 

感谢神,今年的3月8日,对我及我的家人是一个难以忘怀的日子。在这一天,我女儿因在离家很远的火炬路华润万家超市上班,在前两天有个被感染患者,曾经去过她们华润超市买过东西的原故,从这天后我们全家被居家隔离了整整十四天。记得在3月8日这一天的中午,我从微信朋友圈看到老爸、老弟住的轩宛尚城小区也被封了。当时我已深深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恐慌感,如同天际间飘来了沉重的黑色云块压向了自己。 

3月8日下午6点左右吧,当时我有事在外面街上。突然手机电话响了,接上电话后是女儿的恐惧颤抖的哭声。女儿哭着说:“妈妈你赶快回来吧。人家防疫人员要拉着我去集中隔离,我不想去啊!”我当时也吓得不知说啥好,只是一个劲地安慰女儿,“不要哭啊,你等妈妈回来啊!”在往家赶的路上,我边走边向神祷告说:主啊,求你别让我的孩子去隔离。她虽然成小大人了,可她还是从来没有离开过家的孩子啊!我知道此时此刻谁也帮不了我,我只有向你单单呼求…… 

还没等我到家,社区工作人员给我打电话:“你是蒲欢妈妈?”我说是。“那你女儿咋不接电话了,你女儿要被集中隔离。”我说为啥?“因为她上班的地方有患者去过。”我说我们居家隔离不出去行吗?他说:“不行,这个责任谁也担不起。”我说好吧。“那你们赶快收拾生活用品,一会车来接你女儿。”我怕时间不够用就说:我还没到家啊,在外面正往回赶哩。你们晚点来,别吓着孩子了。我回去后给你回电话说。 

我和他爸一到家门口,孩子见了扑上来抱着我们就哭。女儿说她不想去,说这次病毒是变异的,特别厉害。她怕在去的车上被感染。我当时心里也怕急了,武汉疫情我没怕,西安疫情我也没怕,可此刻我真的怕急了,我在心里急着又一次向主祷告说:“主啊,求你怜悯我们保守我们,也保守我的孩子。主啊,我别无依靠。只有单单祈求你依靠你……” 

然而,我知道这个病毒的危害性,在向主祈求后我安慰女儿说,不要怕,只是集体隔离。女儿哭着说:“我现在没事,谁能保证我在车上不被感染,一辆车上拉那么多人想想都害怕。”我说,不要怕,咱们有神,无论在那里神与你同在。 

女儿听我这样说,情绪稍微稳定了点不再哭了。我就赶紧帮女儿收拾东西,准备等人家来家接人。把女儿要带的东西收实好后,我们全家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待。这等电话的时间特别熬人,盼电话响又怕电话响。等到晚上八点多快九点的样子,电话铃声凌厉的响了起来。女儿怕怕地抖着手接通了电话,对方说:“你是蒲欢吗?今天车上人太多坐不上,明天早上来接你吧。”感谢神,是神听了我刚才祈祷。提到嗓子眼的心暂时放到肚子里,能让娃在家多睡一晚也很感恩了。 

我当时给娃说,你要好好祷告啊。神会听到你的呼求,祂会保护你的。娃没好心情的回了我一句说,“知道了。”我回卧室,拉上弟兄跪在床边继续默默祷告。我当时只有一个意念:神啊,无论我娃在家或者是被送去隔离,求你赐福给她,保守孩子平平安安。如果可行,神啊你让她留在家隔离,别被拉走去那陌生地隔离。此时我才真正意识到,这次疫情离我及家人如此之近。我真的怕急了,仿佛不停的祷告向神呼求是我唯一的安慰和希望。祷告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弟兄说他困的不行去睡觉了。我还在坚持祷告,不停地向神呼求。随着时间向前推移,在祷告中我得到了神的安慰。渐渐我不再焦急恐慌,心里也恢复了平静,到最后也许由于一天来太紧张太累了,竟不知不觉趴在床边睡着了。 

到了早上3点我醒了,赶紧起来挪到客厅又开始祷告。在7点给娃做好饭吃了,又坐在沙发上等人家来车拉娃。等到9点没消息,等到10点没消息,一直等11点了还没消息。快12点的时侯,社区工作人员给女儿打来电话说,“我们商量了一下,你只是在那个超市上班,没有近距离接触那名患者,你们全家居家隔离,不用去集中隔离了。”当时我女儿听到这个消息后,高兴地跳了起来,一下子扑到我的怀里。“妈妈,感谢神!我不用去了。”当时,我也热泪满眶,对弟兄和女儿说:是得感谢神,神是做大事的神,祂竟连我们家这点事都管了。我的泪水夺眶而出,我也看到,她爷俩也都泪珠连连。这一天,我及我的家人,真是满了感恩。从此,我们全家居家隔离长达二十多天。 

当天下午,有位姊妹在微信群里看到我发的见证感言。她有感动说:“你家的见证真好,咱们为疫情防控做24小时的7天连续祷告吧。”我马上回应说,可以啊。我就在朋友圈里奉主的名开始呼召,很快就有感动也有爱心的姊妹参于其中。我们从当天晚上,自发的开始了每人每天一个小时的接龙连续七天的守望祷告。 

在这期间,我从电视里看到我们所处的这个城市,因着疫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宝鸡好多小区开始被封,也有好多的弟兄姊妹被送去集中隔离。再到后来,看到了我们城市按下了主城区的暂停键。在以往平时,我和弟兄每天为生意忙的没有时间,女儿赶着上班也没有时间。现在到好,被封控在家有了大把的时间。在这被封控在家的日子里,我每天早早把全家人叫起来,在6点钟就开始祷告。吃过早饭后,我就组织全家人开始读圣经。在读的时候,我和女儿轮流读。吃过午饭,我又会把大家召集在客厅,在网络上搜索到赞美诗歌,一块跟着唱诗赞美神。 

还有一点,我们在微信群里的每天接力赛跑式的接龙祷告。大家都很有责任心,每个人祷告结束后会提醒下一个接着祷告。虽然因着轮流挨个接龙祷告,大家祷告的时间都不固定。或是白天或是晚上,但在相互提示的情况下,我们的接龙守望祷告从来没有中断过。大家在祷告中有的姊妹在祷告时,还把自己的祷告内容同步一分钟一分钟发到群里,这给大家给了信心和相互学习提高的机会。 

我们全家在举家隔离的日子里,每天有医护人员专人上门给我们做核酸检测。但在每一次做检测时,我的心就在空中悬着,唯怕家里谁出现阳性。隔三差五,防疫站的工作人也会打电话询问。每次接电话我都是提心吊胆,生怕我的家人有那一个出现阳性。但这些提心吊胆的事情一次也没有出现。感谢神,这都是因着有以马内利的神与我及家人同在,每次核酸检测后,我们全家每个人都是有惊无险平安度过。 

到了被居家隔离的第七天,家里吃的菜也没有了。虽然我平时在做蔬菜小生意不缺菜吃,但这次突然爆发的疫情,加上女儿要被接走集中隔离事件的发生,我这个做蔬菜小生意的人家,竟没有顾得储备也没有蔬菜可吃了。在把原来剩的蔬菜全部吃完的情况下,我们全家把没有一丝绿菜的光屁股饭奈何着吃了两天,女儿就喊着再也吃不下去了。 

就在我万般无奈发愁时,曲指算算也就是被隔离后第9天,在那天中午,教会郭弟兄突然打电话问我说:“你在蔬菜市场吗?”我说没有。他说这两天生意这么好,你咋不去做呢?我说由于女儿上班的地方去过患者,所以全家居家隔离了。别说做生意卖菜,我家都没有菜吃了。郭弟兄听我说了家里的情况后立马说:“你别急,咱们教会不会让在家隔离的姊妹弟兄没有菜吃。”果然在当天下午6点多,有位弟兄就骑着摩托车给我家送来了爱心菜。神啊,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帮助了我;在我没有菜吃的时候,你又给我家送来“爱心菜”。你对我们的爱,真是无处不有啊,我们诚心感谢你赞美你! 

神差遣曙光教会派人给举家隔离的姊妹弟兄家送爱心菜,这一件充满神的大爱恩典感动了我及家人。从那天起我们全家读经祷告的劲头更足了,只要一起床弟兄和女儿就提醒我。主啊,你真是爱我们的神。你是白日的太阳必不伤我们,你是夜间的月亮也不害我。我出我入,你都赐我及家人平安和祝福。 

在我们举家自我隔离的日子,有白衣天使天天上门做核酸检测,免得我们下楼到院子排队有被交叉感染的风险。在人看来我们全家被贴封条封控隔离是件不好的事,但在我们神的儿女看来却是因祸被祝福的好事。因为我家被贴了封条不能外出,在人看到我家门上的封条会躲得远远的。但在我们全家感到,那是神让我们躲在祂造的方舟里得以平安的。为此我一直在朋友圈中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劝慰被集中隔离的姊妹弟兄们,如果没有神的许可,我们的头发也不至掉落一根;当年但以理在狮子坑里,神封住了狮子的口保守了但以理;今天神封住了我家的门,更是神保护了我和家人不再受疫情的干扰。虽然我们今天的经历如同处在当年旷野的艰难环境中,但爱我们的神祂必看顾保守我们不受到伤害。 

真是从心里感谢神的恩典,感谢曙光教会对我及家人关怀,感谢教会弟兄不辞辛苦冒着风险来家送菜,也感谢弟兄姊妹们在群里每天相互祝福和安慰。神对我们的爱是永远不离不弃,自我信主后神在我及家人身上,没有一个忧患祂不担挡。这么多年来,我家的大事小事祂都看顾;从来没有让我做过难,就连这次疫情下我家没菜吃,祂都知道,也不至让我缺乏,我真是经历了神那不离不弃的大爱。神啊,你对我及家人的爱和保护之恩,我今生今世永远不会忘! 

时间过得真快,不觉得每天24小时七天的连续接龙祷告已满;我在小组群里继续呼召第二轮的24小时7天链索祷告,很快有很多有感动的姊妹弟兄继续参与其中来向神祷告呼求。疫情这次在宝鸡特别严重,不时听到有众多弟兄姊妹被一个接一个的送去集中隔离。我们只有急切地向神献上祷告,求神看顾、保守爱祂的儿女平平安安。到了3月24日,终于看到朋友圈里发的政府消息说,除过集中隔离区还有零星患者被发现,宝鸡社会面已连续多天清零了。还说如果控制好的话,从3月25日开始逐步解封。真是感谢神,宝鸡挺过来了。我们也有惊无险地挺过来了。是爱我们的神,让我们隐藏在祂所造的方舟里获得了平平安安。 

现在回想起来,在女儿被通知去隔离后第二天,社区就来人封了我家的房门,在门上帖了盖有红色印章的封条。在那被封控在家隔离的日子里,我最怕听到手机铃响和接电话。一是怕哪天他们又叫我们去集中隔离,二怕电话里说我们核酸检测有阳性。但神让我怕的这两点始终没有出现,神让我们全家平平安安在家蜗居了14天。在我们全家没有菜的时候,又是曙光教会给我们送来了新鲜蔬菜。我真是满了感恩,神让我在家隔离是何等有福。接下来,我们小组第二轮的24小时7天接龙祷告明天也就结束了。我所居住的城市,现在也已全部解封,恢复了正常的生产和生活秩序。感谢神,女儿也已上班,我也回到菜市场开始了我的收菜卖菜生意。现在,我也非常期盼教会恢复崇拜聚会,好让我们全家去感恩敬拜神,相信这一天快要来临了! 

后记:电话采访的稿子写完了,景姊妹在疫情中居家被隔离的见证故事也讲完了。但景姊妹在电话里讲述及描述的惊心动魄场面,如同视频电影还在眼前晃动着。我知道,这篇见证只是千千万万弟兄姊妹在疫情下被封控,靠主得胜度过艰难收获平安的一个缩影。但它从另外一个层面告诉我们:主耶稣爱每一位爱祂的儿女,只要你遇到难处向祂呼求,主必解救你于危难之处,就像当年摩西带领众百姓出埃及,遇到了那么多的困难和坎坷,他们在主的带领和庇护下最终走出旷野,来到了迦南美地。文中景姊妹在疫情中居家被隔离的见证,不也就说明和佐证这一切吗!阿们!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