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福音小说】矿区小学老师的文学梦与信仰品质
1/1

这是一个很久远的故事,还是我童年时在父亲的矿区里发生的事情。故事的主人翁是一个老师,同时也是一名基督徒。他是矿区小学的老师,也钟爱文学,若是自己写的文章发表在某个报刊上的豆腐块,他能高兴得像个孩子似的手舞足蹈。他的梦想是能成为中作协的会员,获一次鲁迅文学奖,再被人们冠以“著名作家”的美誉,那他的人生就自认为是完美无瑕、死而无憾了。

在成为作家的这条梦想道路上,并不是一帆风顺的,特别是对于他来说可谓是困难重重又叠叠。他要备课,他要教学又兼任教导主任,要管理学校各项琐事,所以他很忙很忙,而留给他写作的时间是少之又少。

即使是写,他也只能写一些零碎的短小文章,生活预留给他架构鸿篇巨作的时间、精力与条件实在是少得可怜。所以,在骨子里,他对自己现在的生活并不是满意的,甚至是讨厌、厌弃。

虽然外人看来,老师这份职业是带着些许荣光的,而在他自己这里,这个教师身份就是自己成为作家道路上的绊脚石。他在怨愤自己的教师职业,而他又不能脱离这个岗位,因为他有一家老小要抚养,他需要这份教师工资。在月亮与六便士之间,他没有追寻月光的力量,也没有放弃六便士这唾手可得的既得经济利益的勇气。

久而久之,他的内心变得既怨天尤人又愤世嫉俗,所有的怨与愤都化作笔下文字的抒发与发泄,他自己看来,这份笔下的情感抒意与古代诗人的怀才不遇的情愫有着同样的意境,他将怨愤过滤为文字的苍劲式思考,将忧郁通过文字来解读为悠长的情殇,一切负面的情感都在文学里得到诠释与升华。而他自己也在文学的亦幻亦真的慰藉里得到了救赎。

腊月初六,他的两个学生掉进了矿区的废弃矿井,里面还有很深的积水。他是第一个发现险情,也是第一个跳进矿井里救人的。两个学生得救了,他却冻僵在矿井。矿工们把他救上来,立即送去医院。他的右腿因为冻得太久,从此落下病根,瘸了。

“好老师勇救落井学生,致使自己右腿残疾”这件事在各大报纸纷纷报道,他成了名副其实的好老师,也成了学生和家长心中的英雄。因为这次事件,他也获得了诸多荣誉,包括“优秀教师”“见义勇为奖”“道德模范奖”等等。

在他认为,这是一次意外,却将自己推上了教师职业的神坛。一旦有了荣誉与嘉奖加身,他就与教师这个岗位绑得越来越紧,而他曾经的想脱离教职追求作家梦的理想之路也是越来越远。

并不想因为救学生而被推上英雄的宝座,那只是自己出于爱的一种本能反应,即使自己不是老师,即使落井的不是自己的学生,他也会第一时间跳进矿井去救人,只是因为潜藏在内心深处的对于人的生命的一种最纯粹的最真挚的原始之爱,让自己别无他选,也是义无反顾。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一名基督徒,他说他救人一是因为出于内心的人性之爱,二是因为有上帝的爱在心中,自己必须效法圣经中记载的那个好撒玛利亚人,对身边人不可以冷漠,要表现出极大的爱心,这就是信徒心中的基督之爱,蕴含着牺牲自我、成全他人的大我之爱。

只是,现在,在外面的世界,在他人的眼里,只知他是一个好老师,却不知他是一个好作家。

哎,也许老师有好坏之分,而作家无关乎好与坏,只是有的作家运气极佳,赢得了世间的名与利,而有的作家则是命运的使然,尝尽寂寞与孤独,唯有文字给予力量,聊慰残生。经历了多年的打磨与淬炼,如今的老师已经心如止水,他变得很坦然也很释然,他说:“名誉如云烟,稍瞬即逝,唯有来自上帝的爱是永不止息。上帝对自己的爱永不止息,而自己因为受上帝之爱所激励,表现出来的对于邻舍、他人这份舍己之爱也是永不止息。到将来,自己见主面时,名誉与地位不值一提,唯有自己生命中所彰显的基督之爱才是被上帝所纪念的珍宝。”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