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父亲信仰的蜕变:从酗酒到赞美
1/1

父亲二十多岁就来到了矿区,从此就与矿区不再分离,就像一对恋人,生死相依。父亲不是一开始就像如今这样循规蹈矩,沉默寡言的,他的二十岁也是血气方刚,激情荡漾。他也曾有过离开矿区,想去外面的世界闯一闯的豪情壮志,但最终,父亲还是待在了矿区,且一待就是三十年。亦或者,一辈子做一个矿工并不是父亲的选择,只是经济的困顿,生命境界的局限,让他唯有接受这样的命运安排,是无可奈何,也是别无选择。

听母亲说,父亲在二十多岁的时候还爱读诗,写诗呢,这多少有点浪漫主义情愫蕴藏在其中,可是,不知道从何时起,父亲竟然与诗歌一刀两断。也许是父亲看清了诗歌的百无一用,倒不如给他十块钱买几两牛肉来得实在,也许父亲是看清了自己的本质是与诗歌的浪漫无缘,只配在煤窑子里摸爬滚打,亦或者,父亲并不是刻意地选择远离诗歌,而是他生命状态的必然呈现,他成为现实的奴役,就预示着他诗人浪漫的终结。抛弃了诗歌,父亲端起了酒杯,亦和酒成为了知己。

矿工都爱喝酒,一是为了御寒,抵御井下八百米深处的阴冷湿寒,再者是为了给百无聊赖的矿工生活找到一个可以娱乐怡情的渠道。从小酌一两杯到现在的大口喝,一口闷,父亲已经将自己成功打造成酒场老手的形象。现在的父亲,从来不提年轻时写诗这件事,谁也不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是已经将诗歌忘得一干二净,还是残留在内心深处的诗人梦时而能刺痛他的心扉,他不说,我也不知道,唯有沉默如是,唯有一醉解千愁。莫愁前路知己何方,唯有杜康!

父亲重新提起对诗歌的兴趣是在退休信主之后,他对赞美诗歌产生了浓烈的兴致。他说:“赞美诗歌表达极为抒情,文字极为优美,更重要的是里面传递的对上帝那一份真挚的情感真的是深入心扉。”父亲总结了赞美诗的三大特点,就是“美、真、情”。父亲还说:“年轻时喜欢诗歌,总想着要藉着写诗来出名,里面掺杂了太多的世俗化与功利心。今天,赞美诗里没有争名夺利,完全是表达对上帝的那一份纯粹的爱,是简简单单、真诚真挚。而且,在赞美上帝的过程中也开始赞美生活、赞美生命。一个充满赞美的生命,必定是远离了怨愤、苦毒与恨意,而是完全被上帝的爱所充溢,真正是圣经所说爱是永不止息。”是的,被赞美所充盈的父亲已经没有了任何怨气,他饶恕了所有伤害过他的人,他致歉了所有自己所伤害过的人,他也将自己在矿井三十年所受过的所有苦和累都完全释怀,整个人已经被信主之后的平静、坦然、宽和所包围,这就是圣经所说:“得救在于归回安息,得力在于平静安稳。”(赛30:15)

更值得感恩的是在信主之后,父亲戒酒了,他用诗歌代替了酒杯,以赞美代替了酗酒。酗酒是对自己的麻痹,对生活的逃避,也是对生命的摧残;赞美诗歌是对上帝的致敬与礼赞,对生活的乐观与积极,对自己的塑造与造就,对生命的信心与希望。就像有一首赞美诗歌里这样唱的:“赞美主使我们心欢喜,赞美诗使我们得医治,行走啊力上加力。”

所以,弟兄姐妹们,你是否感到软弱多愁,你是否感到行动艰难,你是否觉得力不能胜,请不要独自流泪叹息,仰起脸,唱起赞美诗歌,以赞美代替眼泪,以歌颂代替哀哭,耶和华上帝正笑脸看着我们。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