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巴珊山夜话(57):祛除信仰里的狭隘(3)
1/1 主的饶恕

问候亲爱的弟兄姊妹主内平安!我们今天继续分享关于除祛信仰里面狭隘的话题。

在2021年全国政协民宗委举办的“和谐宗教”专题座谈会上,中国基督教协会总干事单渭祥牧师说:宗教和谐必须以尊重和包容为前提、以交流和对话为途径,切不能强调自身特点产生狭隘和排他,不能用 “此消彼长”的传统思维方式去应对全球化时代的文化交流与共融。

此话有道理。

我们的信仰不能如同圣经里面主耶稣基督讲的那个恶奴那样:“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账。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啊,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 那仆人出来,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便揪着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众同伴看见他所做的事,就甚忧愁,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于是,主人叫了他来,对他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吗?’”(马太福音18章23-33节)

主怜恤我们,我们归向基督。对于其他的信仰、对于不信的人,甚至是“白眼”看我们的人,如果我们反过来攻击、贬损其他人,这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恶人吗?我们应该以大度的爱和包容传福音,团结、友好的把他们争取过来,使他们脱离过犯,归向上帝才对,而不是制造对立、敌对情绪,要排除此消彼长、“非我族类必欲除之”的狭隘观念。

一个真正有信仰的信徒,应该是以爱和包容把“敌对者”都能够感化为基督徒;最起码应该是和合、和睦,带头做和谐宗教信仰的表率,那才是蒙主悦纳的,而不是互相“掐”、互相斗、互相贬损。

有这样一个见证:一位老基督徒很有爱心。周围的亲属朋友有不少不是信基督的,还有信其他宗教的。他的一位邻居甚至是信多少年的一位佛教徒,家里摆着香堂、供奉着好几尊像和牌位,整天播放音乐、烟雾缭绕,并为别人算命,为别人治病等等。我们的老信徒尊重这位邻居的信仰,见面也好、在微信里说话也好,叫他大哥。从来不是生拉硬拽的所谓的传福音,也不是贬损攻击对方,说他是犯罪。而是只讲自己的信仰,讲自己的见证。

最使人受感动的就是这位大哥的一位亲属也是基督徒,生重病的时候几位弟兄姊妹跪在他家里向主祈求祷告,自己带的水,不在病人家吃,也不在病人家喝。长久下来使这位不信主的人很受感动,甚至有的时候把我们的老信徒转发的基督教的文章在他的微朋友圈里也转发。有一次他甚至发自肺腑的说,还是你们的信仰好啊!我们信的到别人家去“做道场”是要钱的,你们是义务的。尽管他没有转向主、没有信基督,但是他能够推心置腹的说基督教信仰好、转发基督教的讯息,这就已经说明我们的信徒做的很到位了、已经有果效了。如果要是没有博爱和包容,而是互相辩论、互相争高低,会是这样吗?

我们有许多人熟知一位在中国传道的先驱,他令温州成为中国“耶路撒冷”,在中国的宣教史上很大的功劳,他就是英国传教士苏慧廉(William.Edward.Soothill),原名威廉·爱德华·苏西尔,他于清光绪七年(1881)十月来温州,任循道公会传教士,首先学习温州话,半年后试以温州话讲道。在温州传教26年,苏慧廉共发展教徒万余人,创建了9个联区,270处分堂。他在中国建设医院,普及西学,离开中国后还潜心传播中国古代哲学文化,他不仅是一位中国通,还是有一颗热爱中国的心。

就是这样一位虔诚的基督徒,他不仅翻译了儒家的《论语》,还翻译了佛家的《妙法莲花经》,撰写了《中国佛教术语词典》。后者至今都是佛教研究领域最好用的英文工具书。这是什么?胸怀,包容的胸怀、博爱的胸怀。苏慧廉的做法在那些心胸狭隘的“属灵”的人眼中有可能就是“离经叛道”。信主越深的人,信仰越坚定的人,就越包容,胸怀越广大;相反就越狭隘、越自私、越排他。爱里有尊重,包括尊重他人的信仰,包括对其他信仰不能歧视。否则就不爱真正的爱,也会使我们的信仰蒙羞。我们有的省市自治区两会主席、会长,在人大和政协里都有一定的职务,每年的两会都要和佛教、道教、天主教、伊斯兰教等不同的宗教在一起开会,参政议政,共商国是,难道他们还要互相掐、互相打、互相攻击、互相贬损吗?

不久前,笔者参加一个市级的基督教两会代表会议。会议上天主教的神父代表本市天主教致辞祝贺,彰显了在基督里的和睦和互爱。如果不是包容,基督教两会也不会请天主教神父来呀,是吧?

这里,再给大家讲一个包容的见证。

在一个乡镇,镇子不大。距离基督教堂不远,有一个100多年的寺庙,正因为如此,就连这个地名也带有佛字。我们教会的负责人和他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总会有些接触,大家彼此都很和睦,都是友好的往来。甚至是有的时候,个别的和尚有了困难,教会知道后也出手帮助,使他们很受感动。有的时候庙里有的和尚,也会悄悄的到教会来,帮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如打扫卫生、整理院落等。当教会重大节日忙的时候,有车的佛教居士也会义务的出车,帮助教会跑一些事情。当教堂举行礼拜的时候,如果他们赶上在教堂,也是静静地坐在一边听道。笔者看到此情此景也很感兴趣,还和他们交流过。如果不是出于爱心、不是彼此包容,会有这种和谐吗?

最令人痛心的是,我们有的信主的人自己都不能包容自己,自己对自己都没有爱。比如我们新教的圣经有和合本,有“吕本”、有当代本,有现代中文译本、有和合修订版、有灵修版等等不同版本,有的人就是“唯读和合本”,把那些除和合本以外的圣经版本横加指责,甚至嗤之以鼻,甚至无知到说这些是“异端邪说”的地步。要知道:读和合本是对的,但是这些版本也是圣经啊!有的也是中国基督教两会出版发行的啊!这样的信仰是不是无知、狭隘加傲慢?

尊重、包容,充分的尊重、大度的包容。互相取长补短,心中有爱,就会尊重;心中有爱,就不会四面出击、四面树敌。有本事你不要怕其他信仰、不要视其他信仰为洪水猛兽,而是以爱为前提,把福音传开了。天主教给我们的印象是保守的。他们的教宗(原来我们称之为“教皇”)可以去伊斯兰教的清真寺、去东正教的教堂,我们有什么不可以尊重、包容、和谐的相处?就说是旅游,有的同工甚至从国外打电话问我:弟兄啊,我是否可以去某个寺庙、某个天主教堂去参观?我的回答很明确:可以去呀?那是世界文化遗产,是世界公认的文物,也是世界历史和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作为旅游,只要不拜、不信,有什么不可以的?

我们中国的基督教新教是不论断、攻击、排斥其他宗教信仰的,各地教会在政府的领导下出现“五教和平共存”(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伊斯兰教),有的时候在节日,如国庆,还在政府的组织下同台演出,共同参加赈济、公益慈善活动等,为中国的繁荣昌盛共同努力就是例证。当然,笔者也注意到,这个做法也同样遭到了一些“属灵”人的攻击。

笔者在一次宗教会议上和一位佛教的主持交谈,他问我:你们基督教怎么看待佛教?当我表达了我的看法之后,他惊讶的说:噢!是这样啊!我接触到的基督徒有的可不是这样,他们是反对、贬损我们佛教的呀!我解释:那是个别的,我们基督教的主流不是那样的,主耶稣基督是爱世人的,这在圣经里面有教导。事后,他还向我表示有时间也要看看《圣经》。

以爱心和包容尊重别人,就会赢得别人包括不同信仰人对我们的尊重,这是互相的。

还有,在我们的《新编赞美诗》里面也不全是新教的,有的还是天主教的呀!也不全是中国信徒创作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国外基督教徒创作的呀!比如第76首《齐来崇拜歌》、第172首《圣灵感化歌》等;第一首《圣哉三一歌》由英国希伯主教作词,他的圣诗不论哪一宗派的赞美诗集中都有采纳。这也是信仰的爱、包容。而且我们中国基督教在翻译《新编赞美诗》的时候还有佛教或道教的痕迹。比如“全权的神明”,何谓神明?“指神祇。也指人或物的精灵怪异。”(《辞海》,1979年版,下册3625页)“三一妙身”,何谓“三一”,原出自于道教,《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见上海辞书出版社:1981年版《宗教词典》63页)等等,这不奇怪。

我们的信仰的先驱们在百年前翻译圣经或赞美诗的时候带有这种痕迹,或为了适应形势,也是正常和可以理解的。笔者在西安碑林看到“大秦景教碑”,其碑座还是中国道教的赑屃驮着,碑额上部,由吉祥云环绕的十字架下部的典型的中国莲花瓣朵呢,这是在当时的背景之下存在的。古代唐王朝对景教的宽容与支持的态度和对外国文化所取得兼容并蓄的广阔胸怀清晰可见。我们信仰中一些,如赞美诗,个别的起初也是有争议的,后来还是为我们新教采用了,既然一切出于上帝,那这些为上帝所用有何不可?

不知道您是否知道我们的信仰里有个世界性的宗教信仰组织:世界基督教会联合会(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缩写为WCC),简称“世基联”。世界基督教教会联合会主张教会合一、世界合一、人类合一,终止基督教各大教派内的对立;提倡相互对话,建设“以自由、和平、公义为基础”的“大社会”。主张“教会是超国家、超民族、超阶级的普世性实体”,号召基督新教、天主教和东正教终止历史上的对立,采取联合行动。目前,世基联包含345个区域级、次区域级、国家级和地区级的教会,遍布110个国家和地区。所以看来:“世基联”就是一个包容、合一的基督教组织。这也符合我们的信仰。因为:“一切都是出于神,他藉着基督使我们与他和好,又将劝人与他和好的职分赐给我们。”(哥林多后书5章18节)

孔汉思(Hans Küng,又译“汉斯孔”),著名天主教神学家、伦理学家,1928年生于瑞士,生前任德国图宾根大学荣休教授,并曾担任图宾根大学普世宗教研究所所长。主要著作有:《基督教和世界宗教》、《中国宗教与基督教》、《当基督徒》等。自1979年以后多次到中国访问讲学。他是宗教对话的倡导者,曾为1993年在芝加哥召开的世界宗教议会大会上达成的《走向全球伦理宣言》的主要起草者。他把宗教对话与世界和平联系在一起,提出了著名的论断:没有宗教之间的和平就没有世界和平,没有宗教间的理解就没有宗教间的和平。我们应该说“阿们”!

介绍这些也是为了我们今天分享的话题:祛除信仰里的偏见、论断、狭隘,信仰要有胸怀。我感觉,信仰如果没有胸怀,那不是真正的信仰,那还信它干什么?笔者也是知识贫乏有限,更不是那种“属灵”的人,难免有错误。如有不妥,请不吝赐教,我们不为纷争,只是共同探讨。

亲爱的弟兄姊妹:起初,上帝创造了这个世界,他是造物主;他掌管宇宙的一切,他是万王之王、万主之主。天是上帝的、地是上帝的、人是上帝的。在上帝的统管下,我们的世界、我们不同的信仰,不需要论断、不需要敌对、不需要攻击,让世界充满上帝的福音和爱!

亲爱的读者:感谢你拨冗阅读。愿上帝赐福与我们同在!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全文完。)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