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关于神迹的一些思考
1/1

两年前,笔者在河南老家被邀请参加了一次所谓的“奋兴会”,教会牧者邀请了两位附近本地所谓的“名师”。其中一位只负责“讲道”,而讲论的内容只有魔鬼如何如何厉害怎么坑害人,然后开讲神迹奇事,他医治了什么样的病,赶了什么样的鬼,说得头头是道,让人听得不亦乐乎。

下午另外一位不会讲道,首先开始敬拜赞美,其过程中一声令下“你们喜乐吧”。全场除个别人外都在哈哈大笑,然后开始进行医治释放,拿出小小的手电筒,照射一下你的头部和腹部看圣灵在你里面做工没有,然后吩咐你“倒”,真的倒了就是圣灵工作了,如果没有反应,那就是还没有被圣灵开启。

其中一位弟兄对笔者说:“别人都倒,你咋不倒呢?”最后拿出以色列的膏油和裹头巾,无论谁哪里不舒服就医治哪里,晚上的聚会是教导人如何说方言。

两天的聚会结束后,笔者提出一些异议,给教会牧者及某些弟兄姐妹指出那两位许多不合圣经真理的地方,却遭到反驳。

提到“神迹”往往许多人会比较感兴趣,在很多人的观念里听真理真道不如听神迹奇事有意思,如此的“好奇心”确实很容易令人误入迷途。正如圣经所说:“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私欲,增添好些师傅。”(提后4:3)

曾有一国外的博士在中国某地教授神学课程,在讲论到“神迹”的议题时,他说“十字架的救恩已经做成,整本圣经已启示完毕,所以不会再有神迹了”,很多弟兄姐妹不认同此观点,笔者自然也是不接受这种观点,因为圣经《约珥书》提到:“以后,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你们的老年人要做异梦,少年人要见异象。”在初期教会时代,我们也看到神迹奇事伴随着使徒们,福音被传开上帝的名大得荣耀,直至今天在世界各地特别是福音贫瘠的土地神迹奇事仍不断出现。

值得我们反思的是这位博士他为什么会提出“不会再有神迹”的论点呢?关于这个问题稍后我们再有一点思考,接下来想跟大家分享一个真实的见证,希望会给我们一些不一样的看见。

多年以前,一位宣教士同时也是一位牧者,他同他的妻子一起去到缅甸某山上开展福音事工,由于当时过到那边时并没有合法的签证,并且当地毒品等各种犯罪势力猖獗,所以不仅面临自身食物短缺的问题还要面临各种艰难和危险,但他们始终没有退缩。

有一次,因为食物短缺,需要去到很远的地方购买粮食和蔬菜,并且还要将所买的东西从山下一步一步扛到山上,师母在前面走,这位牧者在后面走。走着走着,突然从不远处的草丛里冒出一位军人,手里拿着枪站在这位牧者面前大声说了一连串他听不懂的话。由于这位牧者只会说国语,他甚是焦急却无能为力,僵持了很久,最终没有办法他只能用国语大声说:“你是一个军人,你有你执行的任务,但我也有我的使命,我是天国君王的使者,你如果耽误了祂的事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牧者的话音刚落,趾高气扬的军人立刻跪倒在地,双手合十不敢睁眼。牧者问说:“你怎么了?”军人没有反应,牧者又问:“你怎么了?”军人只是抬头睁了一下眼睛立刻又闭眼不敢正面观看。

最后,牧者说:“你不说话我走了啊?”军人仍没有任何反应。师母已经走了很远一段路程了,后来这位牧者才慢慢跟了上去,师母只是走在前面看到一个人跪倒在地似乎是很害怕的样子,至于这位军人为什么害怕却成了一个谜。

多年以后,这位牧者去使馆办理签证,由于证件过期已久,他心里忐忑不安的去到了当地的使馆。当他在使馆门前来回转悠时有工作人员请他进去。使馆的一位领导与他谈话,连续说了一大堆他听不懂的话,当他要求翻译人员进行翻译时,使馆的领导生气的说:“你就是个骗子!”

为什么呢?原来这位使馆的领导就是多年前的那位士兵,后来被提干成了一名领导,他说这位牧者当时说的话就是他们国家的语言并且说得非常流利,当他说完之后这位军人就看见整个山上满山的火车火马,令他极其恐惧战惊不得不下跪闭目。

后来牧者与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他们的友谊也给这片土地带来了极大的祝福,上帝也使用此牧者在此地服侍20多年,带领很多人归主,福音也在此地深深扎下了根。

今天在我们这个时代,也有很多人说神迹越来越少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如同那位博士一样,生活在安舒温暖幸福的环境里,有病了可以吃药打针,有事可以打110,饿了有外卖,渴了有桶装水,你我不需要神迹仍然可以过的好好的,没有神迹依然可以安居度日。

但那位牧者及其师母就不一样了,他们走出安舒的环境去到福音贫瘠之地,他们多次经历生死攸关的时刻,多次面对刀枪的威胁,他们每一天都需要上帝的引导带领和保护,他们每一天都需要神迹需要靠神而活。因此,我们需要思考你我所信的神是怎样的神?我们所信的神不仅仅是书本里面的头脑里面的神,祂是永活的神,是实实在在你我可以经历的神。

上帝不只是出现在我们的宗教信仰生活当中,在我们的工作、家庭、娱乐、教育、金钱等各个领域,上帝都应该主导并参与其中。神迹就是人看惯了的自然,当我们只为自己活,当我们活在安舒之中,活在没有神的状态当中,即使经历了神迹我们也只会觉得那是“自然”。

当我们在教会推动宣教事工时,当我们在教会学习差传课程时,我们往往会传讲马礼逊、戴德生、剑桥七杰等很多西方宣教士的故事。扪心自问,中国教会何时才能传讲你我的故事,何时才能传讲中国人自己的宣教故事?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新疆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