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藉着母亲的一场疾病 神翻转改变了一家人!
1/1

题记:王姊妹,吉林松原人,从小跟着奶奶信仰。目前在英国留学。2020年在大家都很艰难的一年,王姊妹经历了她人生的低谷。因为妈妈的一场病,将她推向了死阴的幽谷。但神也借此在她的家人中做工,使原本缺少爱的家庭有了爱的流动。

王姊妹一家五口人,父母和奶奶常年居家,她和弟弟都在外地。母亲是一个情感丰富且有些敏感的人,而父亲在情感上面却比较冷漠,很多时候母亲向父亲说了心里话,却得到不到回应。而奶奶与母亲之间也有些摩擦,婆媳关系仿佛是每个家庭的症结。久而久之,当夫妻关系阻塞,婆媳关系又得不到疏通时,王姊妹的母亲原本敏锐的情感变得异常脆弱,以致后面出现精神疾病,而母亲的病情及需要,对于这个家庭来说,却是难以察觉的。

以下是王姊妹的叙述:

一、 母亲病情突显,误以为是更年期

2020年一月份从英国回家过年,因为疫情在家待了三个月的时间,在这期间我发现母亲和以往有些不一样。母亲拿着刚从鸡窝里捡出来鸡蛋,说上面有水印,怀疑是奶奶下了毒,于是就各种找证据,开始跟踪奶奶,站在窗户外边偷偷关注奶奶的举动。

母亲的举动也引起了奶奶的注意,两人为此吵了一架,加剧了原就破裂的关系,奶奶就搬到姑姑家住了。

由于当时母亲只是针对奶奶,平时她情绪也有些不稳定,家人以为她是更年期,刚好赶在这个时期爆发了吧。于是家人就带着她去镇上看了中医,抓了一些调理更年期的中药。

二、 奶奶搬离老家,母亲被冷落致病情加重

三月份的时候,疫情有些好转,因为一些事情,我去了深圳。这个期间父亲和母亲一起在家种地。

从父母农忙时,家里大事小情都是奶奶照看。父亲对奶奶感情深厚,对于奶奶的离开,在情感上父亲始终没有办法面对母亲,所以他心里对母亲有一些埋怨,开始有意无意冷落母亲。父亲在家时要么睡觉、看电视,要么就是出去溜达,就是不跟母亲说话。

母亲病情加重是在8月15号,从不吃饭开始,也怀疑父亲给她下了毒,凡是父亲碰过的东西她都不吃了。

三、 急病乱投医,母亲备受折磨

母亲在家折腾几天,病情不见好转,看哪哪是药,无奈之下家人把母亲送到精神病院。封闭照看了几个小时,母亲一直在哭,二姨不忍心,就把母亲接出来了。

短短的几个小时,母亲受了很多惊吓。后来母亲和我说,当时有人拿绳子把她绑在床上,喂她吃药。她很害怕,她看到其他人吃完药就像傻子一样坐在那里,她不想变成那样,如果那样还不如死了。

母亲被接出来后,家人又找了跳大神的来(家里很多人没有信仰,多数是拜偶像的),这个期间母亲遭受了很多的折磨,那个人一敲鼓,她就抽过去了。

我从深圳回来,看到母亲躺在床上,面部铁青,胸前的骨头凸了出来,她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吃饭了,不喝水,不梳洗,整个人像疯子一样,躺在那里身上散发着臭味。家人都在她身边,但都没有办法。

四、 全家走投无路,母亲主动呼求神

看着躺在床上日渐消瘦的母亲,内心很难过,在向上帝祷告的同时,也寻求很多牧者的帮助。我躺在母亲身边给给她听赞美诗和讲道,表姐抢走了我的耳机,她说跳大神的说了,36天内不能接触丧事、喜事和信主的,我自己信可以但不要带着我妈。家人逼迫不让我带着妈妈信仰。回家几天我已没有力气,在这个环境下我没有办法祷告,氛围压抑,感觉置身在黑暗中没有出路。

母亲自己备受折磨的同时,把身边的人也折磨的够呛。表姐每天换样儿给母亲做饭,但她就是不肯吃。一天家人强逼着她吃,母亲反应很强烈,但没一会她却放弃了反抗,说死就死吧,于是就大口大口往自己嘴里塞饭,直到把自己吃吐了。然后就跑到沙发上大声痛哭向神祷告,求神救救她。

她说,“神呐,我这辈子对不起你,没有服侍你,但是让我的女儿服侍你吧。”别人都觉得她彻底疯了,拿她没有办法。我看到母亲自己都知道呼喊神了,我就跑到沙发那,抱着她给她唱赞美诗,脑子里能想到的,一遍一遍给她唱,一点点她安静下来了。家人看到母亲好转,就说“不管信啥能把你妈信好就行”。

五、 母亲病情好转,全家信主

母亲好了没多久又开始反复。远方姨奶家的姑姑是基督徒,她得知情况后,来看望母亲,并带着我们一家人做了祷告。姑姑在的这一天,我们除了吃饭就是祷告,很快母亲状况得到了改善,开始下厨房做饭切水果招待姑姑。父亲和弟弟看到母亲好转了,就跟着姑姑做了决志祷告。我和父亲一起把家里之前做生意时存放的偶像处理了。

母亲之所以出现了这样的症状,不单单是属灵上面的问题,她的神经也确实受损了。因为常年累积的怨气,没有办法发泄,久致成伤。后来,有牧者建议我们带母亲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我们带着母亲去了一家权威的神经科医院,医生说母亲得的是被害妄想症,给她开了些药,在医院调理了半个月的时间,情况稳定就回家了。

起初对于回家我们一直很恐惧,因为母亲在最开始犯病后就不在自己家住了,她不愿意回家住,中途母亲好过几次,但每次一提到回家她就很反抗,也许是这个家给她留下很多不好的印象和伤害。

母亲生了这个病后,父亲改变了很多,开始主动关心她,听她说话,体贴她的心情。也主动和母亲告白了很多,说这个家不能没有她。

后记:经历过来了很感恩,但回忆这个过程依然很痛苦。经历中多次问神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充满了不解和疑惑,几次都觉得自己快要不行了,在低谷中无法自拔,但内心深处一直有个声音告诉我要抓紧神。

感谢神,祂叫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祂的人得益处。这次的经历神带领我的全家信主,比起我们经历的,神更想要给我的家庭带来更深的医治和祝福。父亲和母亲之间的关系得到了缓和,奶奶也常常为母亲祷告,家里也越来越有家的温暖。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