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95后传道人谈教会中弟兄少姐妹多的现象

人们对教会的印象是老人多、女人多,男人不会轻易踏进教会的门。教会中姐妹多弟兄少的状况,不仅给教会的事工开展带来挑战,也使教会内大龄姐妹的婚姻成难题。

L弟兄在台湾某神学院就读时,接受了福音时报线上采访,谈及他对教会中这一状况的所见所思。

教会中普遍是弟兄少姐妹多,你在台湾服侍的教会也是这样吗?

L弟兄:在台湾这边也是这样子,我在印尼的时候也是这样子(之前在印尼上学),国内内地教会更是如此,在好几个地方从台上看下去,基本都是姐妹比较多,而且比较老龄化。所以,主观的感觉教会都是“阴盛阳衰”。

你觉得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

L弟兄:我觉得导致这个情况有很多方面吧。

首先,我会从神的主权来说,因为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我觉得,可能神预定的就是姐妹比较多,这是一种可能性。

第二,可能普遍的是姐妹没有把耶稣活出来。换句话说,丈夫他从姐妹身上看不到耶稣的样子(或者说看不到被福音更新,新生命的样子),在教会是一个样子,在教会外或者回到家里又是另外一个样子。就是圣俗二分法出现错误了,在教会里是圣的,有点披着羊皮的狼的那种感觉,是宗教的生活,而不是真的有信仰。所以导致弟兄不愿意了解或接受信仰。

第三,我认为可能弟兄比较理性吧,可能像多马一样,需要摸着耶稣才能相信。可能这也是作为男人的一种拦阻。

第四,我认为可能现在的生活工作压力比较大,弟兄作为头,主要承担家里的经济责任,所以重担压力大了一些,但小弟兄我认为这不是主要借口和理由。主要还是跟与主的关系有关。

比如在家庭中,有些是弟兄有心聚会,但姐妹还是希望他能够去赚钱。在她们看来,毕竟日子是自己过的。基督徒群体中,在经济方面穷困的信徒比较多,所以,他们拼命赚钱把主日也放一边。

有些则是姐妹有心,但弟兄考虑到礼拜天来聚会的话,他一天的两三百人民币工资就要跑掉了,所以就不来。

第五,信仰的生命程度不一样。很多人的信仰停留在信福音的附属品上面,也就是我们经常说的吃饼得饱而已,另外许多所谓的信徒是遗传式信仰。

为什么我这么说呢?因为,有统计数据显示,大年初一和圣诞节的基督徒比例比较多。他们可能就是把庙里的菩萨换成了耶稣,所以导致的就是“信就好了”。

第六,还有可能就是魔鬼的诡计啦。很多人认为晚一点再来信,现在好好赚钱,所以就等以后再说,会推迟。

总的来说,我觉得信仰就是要信,而且是持续不断,现在进行式的信。而这个“信”是神所赐的,所以,我想说,神的时候可能还未到吧。有的人他是从小就信,有的人是中年信,有的人是晚年信,有的人是临死信,所以,一个人只要没有死,他都有悔改的机会。

可能一些弟兄他们晚年的时候比较信吧,这是上帝的主权,我不能说他暂时没信他就不得救,只能说撒种下去,有时候。

也有很多好的见证啊,姐妹为自己的丈夫祷告了几十年,然后有一天他就信了。所以我想,还是人的顽梗吧,像法老王一样的刚硬,就是不愿意顺服、谦卑在神的面前。

你提到的“姐妹生命没有见证”,这一点可以具体说一说吗?

L弟兄:讲这样的话可能有点冒犯姐妹啊,也不是绝对是这样子的一个情况。但是我想说有一大部分或者说确实值得思考。

为什么在教会里赞美主哈利路亚,回到家对待丈夫却是另一个样子?甚至我在讲道的时候,开玩笑的时候也在讲,“有的姐妹把丈夫都骂秃顶了”。为什么会把最差的给丈夫?按照彼得前书那里说,应该有好行为去影响丈夫啊。

所以我想说有这样的情况,不是每一个姐妹都这样。

你当初信仰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情形?

L弟兄:我是从小八个月大就跟奶奶去教会,我从小都是一个“基督教徒”,但是耶稣是我奶奶的神,不是我的神。但是为什么我能够信仰呢?我想我身上有特殊的恩典,或者说有特殊的启示。我有听到特殊的声音,这是一般人没有的,换句话说,我的蒙恩与呼召是一起的。

我从来没有想过当传道人,但是上帝有特殊的恩典临到了我。当我不乖的时候,和一些混混们在一起的时候,我突然听到说,“涛,你要悔改,你要像彼得一样,不要像犹大一样。虽然两个人都犯罪了,但是彼得悔改了,犹大却吊死了。你要去看看诗篇第70篇。”

我有听到这样特殊的声音,我当时还骂了,“谁在我身边讲这样关于耶稣的?”但是旁边的人都是混混,都是一些不信的,他们根本没有,所以我深信从神而来。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从圣经培训班毕业,服侍一段时间后就去读大专,再后来去上海工作了嘛。那时候我就很悖逆,不愿意再次摆上的时候,我听到说,“先求神的国神的义,你所需要的必会给你。”从我心里这样跳出来。

所以我想说,上帝拣选每个人的方式不同,有的人是借着一首诗歌,有的人是借着牧师的讲道。有的人也像我一样,听到特殊的声音,或者说异梦等等。但是,所有的一切都不会越过《圣经》。

一般来说,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有的人会因为疾病、失意,或者怎么样才会顺服降伏在神面前。我爸爸和我爷爷就因为我的不乖而信耶稣了。

据你观察,弟兄在教会服侍当中的参与度如何?

L弟兄:圣经说弟兄是头,但是教会却因为“阴盛阳衰”(不知道国外的一些教会怎么样,据我了解的华人教会基本上如此),所以参与服侍的,就是有点相反了,一般都是姐妹来带头了。

美南浸信会等一些宗派,不认可女人讲道。我想这个有特殊背景,也是一个争议的问题。我想说弟兄要起来,承担这份责任与使命。但是有些教会也没办法,弟兄实在寥寥无几,所以参与度不是很高。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教会弟兄服侍参与度比较高,那个教会肯定很复兴,或者说会比较健康。

因为看到这种弟兄少姐妹多情况,有的教会就改变传教策略,着重向男士传福音。对此你怎么看待?

L弟兄:像保罗说的一样,向什么人做什么人,这是很好的有针对性的传教策略。但是我想提醒,不要把福音给改变了,福音就是福音,不是针对男士,而是针对全人类所有罪人的。

比如现在流行的“幸福小组”这种传福音布道策略,我想说不要把福音变成了成功神学那一套,福音,就是福音,耶稣为我们降生,为我们受死,为我们埋葬,为我们身体复活,为我们罪人死。这个信仰的根本不要因为针对弟兄而改变。

在这个基础上,那么用弟兄们所能吸收的话去传讲,我觉得比较好。所以这个策略是没问题的,但是需要警醒这一点,不然的话就是讨人喜欢,却不讨神喜悦。

传福音如果成为一个营销手段,我觉得不太好。为什么现在韩国教会每一年有几百几百的人不信主?这就是福音的根基的问题,有数量却没有质量,我觉得这是要警醒的。我们要在质量的基础上再追求数量,这是我个人的观点。

幸福小组?

L弟兄:幸福小组,就是偏向于讲幸福啊,讲平安啊,神是慈爱等等。神是慈爱的,但是他也是完全公义的。现在教会的讲台,忽略了讲神的公义,神的审判,所以需要平衡。

韩国每年有几百人不再信仰了?

L弟兄:我的辅导老师是韩国的神学博士,他是韩国人,听他跟我讲,还有我的一些朋友在韩国读书,我听他们讲的。

就是因为福音根基不稳,这些人是教徒,而不是真正的信徒。所以用别的东西吸引人来没用,要用福音吸引人来,这样来的人一生都不会偏离。

在职场中,弟兄的角色是怎样的?怎样在职场中活出自己的使命?

L弟兄:我想这个问题还是要回到教会的教导观念。很多教会认为教会里服侍才是服侍,教会外就不是服侍了,但是我想说,只要是神要你所做,并且你为神所做的一切都是服侍。

在清楚了这一点以后,那么服侍就广了。在家里也是一种服侍,在社会工作中也是一种服侍。我们的敬拜不仅仅是在教会里聚会,我们的所言、所行、所想都是敬拜。所以我觉得教会的服侍、家庭的服侍和职场的服侍都要平衡。

在这样的观念中,我们再来探讨弟兄在职场中要怎样行。比如说要有好行为,比如说别人都是为了老板工作,基督徒为上帝工作,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宁愿被别人说成傻子。

很多人不信耶稣,也不听我们讲《圣经》,但是会从我们身上看见耶稣。当我们将看不见的耶稣用看得见的样式活出来的时候,他们就会信服了。就像死里复活的拉撒路一样,他没有说一句话,别人看到他死里复活的见证就信服了。

弟兄常见的试探和软弱有哪些?

L弟兄:我想用《圣经》的话说,“眼目的情欲,肉体的情欲和今生的骄傲”。详细来说的话,是在性方面、权利方面、金钱方面。

怎样去得胜呢?

L弟兄:制度很重要,比如说探访不要一对一,一定要两个姐妹一个弟兄,或者是两个弟兄一个姐妹,或者是更多人。最好是姐妹辅导姐妹,姐妹探访姐妹,弟兄关心弟兄,避免异性辅导过程中发生感情的转移,落入试探。如果要一对一辅导,也要敞开门,要公共,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一个人的位置越高,别人就把你看得像神仙一样。你哪怕做错一点,别人就会放大,所以要谨慎,要小心。

作为传道也好,牧师也好,你是服侍的就不要碰钱,教会的财务要由会计处理。

这些原则是我在神学院上课学到的,以及一些信仰的前辈教导劝勉我的。中国有句话说,“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听他们的话就少走冤枉路了,可以少吃苦头了。

另外我自己也看到了一些人跌倒,听到教会的一些毁谤等等,让我更加注意自己。

作为一个单身弟兄,你对自己未来的婚姻有怎样的期待?

L弟兄:其实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上婚姻课了。同年龄人里面,我的婚姻课理论可以说挺高分,但是实践方面我还是有很多需要学习的。

我记得在我的见证里面有讲到,“谁嫁给我谁就是一个傻子”。

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我现在在台湾教会服侍,一个月只要服侍八天(周末实习),就有3000多元人民币了。那么以后全职的话,一个月可能就一两万元人民币了,那么我的生活就没有忧虑了。我回大陆服侍的话,全职一个月两三千,在经济方面肯定给不了将来的妻子很多。

另外,这边的教会可能更各尽其职,行政的就管行政,牧养的就管牧养,大陆的教会行政和牧养体系相对不完善,所以牧者同工什么都要干。甚至牧师、传道的电话24小时开机,可能陪伴妻子的时间也少。

一个全职传道人的和一个平信徒,在择偶方面是两回事。我作为全职传道人,肯定想找一个和我一起全职服侍的姐妹,这样两个人会比较有交集。

在我看来,家庭服侍和教会服侍的平衡很重要。如果小家都没管好,怎么能管好教会这个大家呢。

至于怎么择偶,我觉得你的灵命到达哪里,就会抉择哪里。你是属灵的还是属肉体的,你就会怎么样抉择吧。尽量不要娶嫁不信的,很多人都是婚前婚后两个人,为了你而信就是不信,那不是为了他/她自己信。

教会里弟兄很少,姐妹们三四十岁了,难道就一直傻傻地等吗?要嫁给不信的人吗?这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问题,关系到“信与不信不能同负一轭”如何处境化地应用。

你服侍的教会有没有弟兄团契?

L弟兄:有弟兄团契。分好几种弟兄团契,一种是青少年的弟兄团契,他们会面临比如自慰这个问题,团契会引导他们怎么面对生理的转变。一种是预备结婚的弟兄团契,帮助他们成为合神心意的丈夫。还有工商团契、老年弟兄团契等等。

参与弟兄团契的弟兄,都有哪些成长和见证?

L弟兄:比如说青少年方面,这些男孩子很多时候会被魔鬼控告,有的放纵自己,有的禁欲,走向两种极端。那么我们从《圣经》中教导,比如性是婚姻中的礼物,让他们耐心等候,让他们多读经,像保罗劝勉提摩太一样的,“逃避少年的私欲”。然后大家一起多多运动,打打篮球,帮助他们去胜过。很多不信的人也愿意来参加。

针对不同的群体,这些团契有各自的针对性和功用性。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