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宗教院校管理办法的五个“进一步规范化”——学习《宗教院校管理办法》体会

2021年9月1日起,国家宗教事务局第16号令:《宗教院校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开始施行。这对于规范、巩固、发展宗教院校和推进我国宗教中国化,具有重要的意义。作为个人理解,现就管理办法的五个进一步“规范化”做一简述。

一、宗教院校设立的归属和权限进一步规范化

《办法》第三条明确规定:宗教院校由全国性宗教团体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宗教团体设立。由全国性宗教团体设立的,为全国性宗教院校;由省、自治区、直辖市宗教团体设立的,为地方性宗教院校。

就是说,全国性的宗教院校,如基督教的金陵协和神学院,隶属于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中国基督教协会,即由基督教全国两会设立,是全国性的宗教院校;而基督教东北神学院则是由辽宁省基督教两会设立,隶属于辽宁省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和辽宁省基督教协会,属于地方性的宗教院校。其它宗教院校亦是如此。

《办法》第六条规定,国家宗教事务局主管宗教院校工作,管理全国性宗教院校。国家宗教事务局可以委托省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行使其管理全国性宗教院校的部分职责。

而省市自治区设立的地方性宗教院校则由省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管理;省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可以委托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行使其管理地方性宗教院校的部分职责。

《办法》还特别规定:其他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设立宗教院校。就是说,除了全国性宗教团体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宗教团体设立宗教院校以外,任何人、任何组织无权设立、开办宗教院校,否则就是违法。

再有一点就是,《办法》第八条第六款强调了设立宗教院校要布局合理。“布局合理”就是原则上同一省级行政区域内已设立宗教院校的,一般不再批准设立新的同类宗教院校。这就说,以后同一宗教组织要想在同一地区设立另外一个宗教院校基本是不可能了。

如果是擅自设立宗教院校的,按照《宗教事务条例》第六十九条规定予以处罚。(详见《办法》第七十六条)

这是一个“刚性”的要件,更是政府职能部门的和宗教团体的权限,不可逾越的底线。

二、宗教院校的管理进一步规范化

宗教院校不是“法外之地”,同样要在法律、法规和制度框架内办学。《办法》对宗教院校的管理做出了具体的规定,有利于把宗教院校的管理纳入国家法律、法规和制度之中。

关于这方面比较多,笔者想强调的是办法中规定了宗教院校的组织架构,包括宗教院校的理事会、董事会和教职职工代表大会的设置等,还要求要遵纪守法。第五条规定:宗教院校开展活动应当遵守法律、法规和规章。

这里除了正常的法律、法规和规章,要特别注意第二十五条规定的财务管理,因为这是我们的宗教场所,包括宗教院校有所欠缺的地方。《办法》进一步要求宗教院校应当执行国家统一的财务、资产、会计制度,建立健全会计核算、财务报告、财务公开等制度,建立健全财务管理机构,加强财务管理,定期向设立该院校的宗教团体和省级以上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报告财务状况、收支情况和接受、使用捐赠情况,接受其监督管理,并以适当方式向捐赠方公布。 

《办法》特别强调了财务审计和税收:宗教院校主要负责人、主管财务的负责人以及财务部门的负责人,在离任、退休、调离工作岗位时,应当接受财务审计。第二十六条 宗教院校应当依法办理税务登记和纳税申报,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享受税收优惠。

这就是说,宗教院校的管理不能靠“人治”,而要靠法制,宗教院校的“一把手”和财务“一把手”离任不能“一拍屁股走人”,而要接受审计。这个审计按理不应该是本院校的审计,应该是社会第三方如:审计公司、会计公司的专业审计。而且今后各宗教院校的财务可要“忙起来”了:除了正常的向税务机关申报外,还要向相应的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报告财务状况、收支情况和接受、使用捐赠情况,接受其监督管理,并以适当方式向捐赠方公布。 

《办法》使宗教院校的管理进一步更加法制化、制度化、规范化了。

三、教育教学活动进一步规范化

《办法》很明显的强调一个原则:宗教院校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不得与境外组织和人员合作办学(不包括聘请外籍专业教师)。宗教院校不得聘请外籍人员担任院校的行政职务。这是个“雷池”,不可越过!宗教中国化,宗教院校教育也同样要中国化,绝对不能受境外宗教的渗透和插手。

《办法》第二十七条将宗教院校学历教育分为中等专科层次宗教教育、高等专科层次宗教教育、本科层次宗教教育和研究生层次宗教教育。

请注意:这里明确了“宗教院校不属于国民教育体系。宗教教育学历适用于宗教界内部。”这就进一步明确了宗教院校的学历性质,即和国民教育体系中的院校文凭是不能等同的。

此外《办法》还对宗教院校的专业设置、录取办法、招生对象、录取资格、教学内容、学位授予等做了详细规定。办法第第四十条强调了宗教院校专业课程应当围绕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以提升学生关于本宗教的理论素养、实践能力和思想建设水平为目标。

对此不一一赘述。

四、对教师的合法权益进一步规范化

能不能实现和保障宗教院校的教师与其他院校的教师基本相同的工资待遇、生活待遇、社会保险待遇等等,这是宗教院校教师所关心的一件大事、切身利益。也是宗教院校发展的一个重要前提。

《办法》第四十六条规定:宗教院校和设立该院校的宗教团体应当依法维护宗教院校教师的合法权益,采取措施改善其工作条件和生活条件,为其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组织、支持其参加培训。

这是一个关乎宗教院校教师社保、医保、工资福利待遇的“尚方宝剑”,从法律上明确宗教院校不是“特殊”的社会组织,不能只讲信仰不讲信用;不能只讲奉献不讲保障,应该依法守法。教师可据此依法维权;也是宗教院校为保障教师合法权益的法律依据。

《办法》第四十七条还对教师的学术研究和交流做了规定:宗教院校应当鼓励教师按照坚持我国宗教中国化方向的要求,开展教理教义教规阐释和学术研究,进行学术交流,并提供便利条件。

“提供便利条件”这点很重要。这应该包括在时间上、在物资设备上、在差旅费上、在办公费上、在科研经费和科研场所等等方面给予提供便利条件,这样做对于宗教的中国化进程、对于宗教院校的发展会提供物质的、组织的保障。

对于聘用外籍专业人员,《办法》第六十条规定:宗教院校为丰富教学内容,开展与国外宗教文化学术交流,可以按照法定程序聘用承担讲学或者教学任务的外籍专业人员。宗教院校聘用外籍专业人员应当遵循以我为主、适量聘用、保证质量、注重实效的原则。

就是说,不盲目的排外,但是要依法依规、以我为主。保证质量、注意实效。

这里,要注意:宗教院校不得超出法律、法规、规章和章程规定的活动范围开展传教和宗教教学活动。(详见第二十三条)

五、监督管理进一步规范化。

宗教院校的管理由于宗教信仰而比较特殊,有着跟社会其它大学不一样的环境和情况。但是管理大同小异,不能忽略,疏于管理就会出现问题。为此,《办法》第七章,第六十九条对设立宗教院校的宗教团体,做了八项规定,其中:(一)指导、监督宗教院校坚持正确的办学方向;(二)制定有关宗教院校管理的规章制度并督促落实。就是说设立宗教院校的各级宗教组织要切实负起责任,有指导、监督宗教院校的权力。这样,宗教院校实际是“双轨制”:既要受国家民族宗教部门的领导、监管,又要接受设立宗教院校的宗教团体的领导、监督。

据此,《办法》第七十条规定全国性宗教团体除履行第六十九条规定的职责外,还应当履行七项职责,其中重要的有依据宗教院校学位授予的有关规定,制定学位授予实施细则,成立学位授予工作小组,开展宗教院校学位授予资格认定工作。也就是说,宗教院校的学位授予权力在设立宗教院校的宗教团体;依据宗教院校教师资格认定和职称评审有关规定,制定教师资格认定和职称评审实施细则,成立认定和评审工作小组,开展宗教院校教师资格认定和职称评审工作。同样,宗教院校教师认定资格和职称评审也在设立宗教院校的宗教团体。

对于宗教院校设立、变更、合并、分设和终止的初审或者审批以及章程核准审查;对宗教院校依法向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申请审批的事项进行初审或者审批、监督、管理等七项工作的权力赋予了国家宗教事务局和省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

《办法》第七十二条还规定:国家宗教事务局和省级人民政府宗教事务部门根据实际工作需要,可以选派教育督导人员,对宗教院校的有关事项开展教育督导工作。就是说,国家宗教事务局和省级宗教事务部门可根据实际情况在宗教院校派驻教育督导人员。

这是政府强化宗教院校管理的一个法律措施。

以上是笔者通过学习国家宗教事务局第16号令:《宗教院校管理办法》的一点管见,一家之言,仅供参考。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