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为主作工服侍“最小”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悼念麻风康复村义工高培忠弟兄
1/9 高弟兄在为老人打饭、送饭
2/9 高弟兄在为老人清洗伤口
3/9 饭凉点了再喂你!
4/9 高弟兄在搬运物品
5/9 高弟兄和麻风老人在一起
6/9 高弟兄开心的和同工在一起(右)
7/9 高弟兄,我来推着你散散心
8/9 高弟兄在乘车离开
9/9 大家目送高弟兄回老家

在今年的7月9日前后,一条有关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消息,火爆了西秦大地、渭河两岸。人们做好了防汛防洪的各项准备,只等着大雨的来临。结果这预报了的暴风雨没有来,只是在预报期内的10日中午飘了几滴雨花,很快被挤出云隙的烈日赶的无影无踪。在人们感到雨水不会再来的时候,突然在7月14日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连着下了两天两夜,到了第三天的16日还在淅淅沥沥哭个不停…… 

伴随着这场连下三天的大雨,笔者内心十分疑惑,百思而不得其解。直到笔者在微信朋友圈里,突然看到北京吕弟兄在朋友圈的一段配图感言,终于明白这苍天为什么把这瓢泼的雨水放到了7月14日到7月16日。因为,这三天的连阴雨水,那是上帝在纪念爱他的孩子——高培忠弟兄。在2019年7月14日高弟兄离开了枣庄回老家,三天后的7月16日高弟兄安息主怀。 

吕弟兄发了四张图片,跟着图片他说:“过去的今天,也就是两年前的2019年7月14日。身患肝癌12年的麻风村义工高培忠弟兄,用生命的最后一点儿力气,登上了回家的列车……三天后,他在老家去世了。”啊,古有六月降大雪,那是为屈死的窦娥鸣冤;今有七月流火降大雨,那也是为悼念二年前离去的高培忠弟兄而流泪! 

文字不多,读了一遍又一遍;照片也只有四张,看了一次又一次。耳旁窗外雷雨交加,室内的我也已泪流满面。自己内心不甘,想多知道一点高弟兄生前的情况,随即打开电脑搜索到了由东北赵雅各弟兄整理,发表在《福音时报》上高弟兄自述的文章和图片。读着那一连三篇的段段感人文字,看着高弟兄生前一幅幅含笑服侍麻风病人的图片,谁能想到他已是身患肝癌的晚期病人……读着、看着、想着,眼前照片中的高弟兄仿佛走出了画面,时而微笑、时而含着泪花向笔者讲起了他那已尘封了两年前的感人肺腑故事…… 

高培忠弟兄,是山东青岛人,他也是一位肝癌病患者。曾在三年间动过四次手术。在最终那次手术后,被好心的主治医生劝回了家。因为医生说,即使换一个很好的肝脏给他,也只能活个六、七年的光景,而且所用费用要高达几十万,最终结局还会落个人财两空。无奈中的高弟兄,只能选择了等待着死亡来临。 

感谢神!奇妙神的大爱,降临到了高弟兄身上和他的家。使他这个等死的人,重新站立了起来。在神的关爱和庇护下,在他妻子精心照料下,他的身体状况竟渐渐好了起来。生活不但可以自理,还受信主的妻子影响,于2006年8月受洗归主。 

到了2012年,高弟兄完全献身于主,被早于他信主的妻子带到麻风村去献爱心,去服侍那些因麻风病导致生活不能自理的孤寡老人。在这期间,凡见了他的人都不相信他居然是个肝癌患者。高培忠弟兄在他生命的最后7年,靠主得胜,以惊人的坚强意志,坚持服侍“最小”,直到生命结束的前三天,才留恋不舍地登上了回归老家列车……于2019年7月16日去世,享年62岁。 

高弟兄在生命的最后期间,他逢人便说:他被医生判为活个六、七年,但他奇迹般活了12年,还在麻风村康复村做义工7年。这一是靠神大爱奇妙救赎了他,二是上帝赐给了他一位好妻子。在他人生最后的岁月里,精神上有神给他勇气与病魔做坚决抗争,在生活上有信主的妻子对他体贴入微的照顾。 

甚至在他前后四次动手术的时候,妻子为他东跑西借筹来医疗费,伴随着他硬是闯过一个个鬼门关。每次他手术后苏醒过来,他第一句话会说感谢神,第二句话会说谢谢伴她出生入死的好妻子、好夏娃!说没有神奇妙的救赎大爱,就没有他的灵魂得救;若没有妻子的生死相伴,就没有他后来在麻风村的服侍奉献…… 

窗外的一声雷响,把笔者拉回现实。继续低头翻看着手机上朋友圈有关高弟兄感言、图片,内心情感如同经历着旷野、流泪谷般的沉痛难受;更如同这窗外时紧时慢的满天风雨,如泣似诉、滴滴答答敲响着湿漉漉的窗棂。吕弟兄在他发在朋友圈照片下说:在枣庄麻风康复村,我曾经目睹了身患肝癌己晚期的高培忠弟兄。他忍着肝区巨痛,坚强完成了他在世的最后工作。 

2019年春节前的一天,高弟兄在南昌麻风康复村,开着电动车在外出买菜的路上出了车祸,导致大腿严重骨折。但他仅仅休息了不到一个月,因着春节的马上来临,他忍痛架着双拐,去挨个探访慰问麻风患者,给这些孤独老人们提前送去温暖和节日祝福。 

青岛迷羊之家搬家时,为了节省费用,高弟兄把自己当成搬运工。其实这时的他,已处在肝癌晚期,进入到了他生命的倒计时。他不顾个人安危,拚命似的疯狂工作。协同义工们首先将一部分家居用品搬到青岛的新家后,然后高培忠弟兄积极联系物流,把其余的物品运到枣庄迷羊之家。连续多日不休息的劳作,在耗尽着他最后的一丝力气。他这是在和时间赛跑,拚尽全力去完成他生前的这最后一项工作。 

在搬运过程中,高弟兄细心的盯着装货、卸货的每个环节。就连一个小小螺丝放在哪个冰箱的抽屉里,都要亲自查点。竟然还上手搬起一个不轻的东西(饮水机箱),吃力迈动着已蹒跚的脚步……直到最后看着车上的东西,一个不剩的都搬进了为漂泊的残疾人创建的新家后。高弟兄才捂着腹部小声对着妻子说了一句:“疼啊”! 

接着他坐上轮椅,在妻子邹姊妹的护送下回宿舍去了。在接下的一个多月的日子里,高弟兄仍然每天坚持为麻风康复村老人打水,打饭,直到最后卧倒在床上,再也没有力气为麻风老人干什么了…… 

吕弟兄接着回忆说,在2019年6月2日那天,他到枣庄后,认识时间不长的高弟兄平静地小声对吕弟兄说,我的时候到啦!和我一起得癌症的人,十二年前就都死了。我能活到现在,己经很蒙恩典了……看到这里,我们无不为高弟兄舍己为人的品质感动。也许,此时的高弟兄冥冥之中已感知他在世时间不多了。他是在用加班、拼命工作延长倒计时的生命,他是在把自己所剩不多的生命,尽最大力度释放到了人生最后的阶段! 

接着吕弟兄感言的后面,是高弟兄妻子的一段感言:感谢吕弟兄、彭姐夫妇和付老师、春艳姐妹以及其他同工,在我丈夫生命最后时光中的美好的陪伴!主恩永难忘!死而无憾!她接着继续说道:由于图片的限制,不能发更多截图,来感谢主内的众亲人!在我丈夫睡入主怀的两周年的今天,你们对我软弱灵魂的支撑和安慰,让我的内心充满了主与我同在的喜乐和平安!愿主祝福所有的亲人朋友在耶稣里欢喜快乐! 

最后,笔者仿佛看到吕弟兄抹去眼泪安慰邹姊妹说,感谢您和高弟兄,让我看到了人间最悲壮真实的故事。您多保重! 

是啊,高弟兄生前对麻风老人的服侍和大爱,感动、溫暖了老人们曾经孤独苦难的心。现年86岁的一位麻风老人,提笔写了一首追思感恩诗,以表达对高弟兄情真意切的怀念。现抄录如下: 

忆高弟兄:初见在安州,喜笑迎张黄;见证感心肺,热泪入眼眶;相会在瓜山,衷肠诉主恩。弟兄相见晚,离别去丰城;人去心尚在,靠主理应当。岂知提前睡,使命后继承。 

86岁麻风老人的这首发自肺腑之诗,足以代表了高弟兄生前、曾经服侍过的所有老人们的心愿和对高弟兄难忘的怀念。 

从诗的内涵引深中,也表达了活着的人——那些“助手”基督徒义工们,将继承高弟兄未完事业,继续在麻风康复村服侍“最小”的,实现上帝之爱与他的儿女们之爱最完美的对接。用以体现这超越亲情,超越了时空,舍己为人为主作工服侍“最小” , 鞠躬尽粹死而后已的 “神爱世人”永恒之大爱! 

望着窗外的淅沥风雨,仿佛透过濛濛雨帘,再次看到了山东枣庄麻风康复村基督徒义工团队,他们一个个在忘我的勤劳工作。还有高弟兄的妻子雅晴姊妹忙出忙进,在做着现在所有需要服侍的活儿;她在走出村子,那应该是在做对外探访联结、传福音;她在走串村子老人的宿舍,那是她和姊妹们去为麻风老人们清洗伤口、换药。目前雅晴姊妹还在枣庄和同工们一起负责整个侍工组的服侍工作……

亲爱的高弟兄,你虽然两年前走了,上帝没有忘记你,神让你的祭日下起了这三天的雨,那是为了纪念你!亲爱的高弟兄,你曾经服侍过的麻风康复村没有忘记你,老人们在这一天怀念你,还写诗纪念你!亲爱的高弟兄,和你共同一块在麻风康复村服侍的义工们没有忘记你。他们会在这一天想起你,发和你曾经在一起的照片,写一段段怀念你的感言!你的妻子没有忘记你,她在忘我的加培工作,那也是对你的最好纪念! 

麻风康复村这片黄土地,是你生命的终点,更是你属灵生命的顶峰。一粒芥菜籽在这里死了,但一定会被主耶稣慈爱有能力的双手撒向中华广阔原野上,撒在所有这个世界上人们的善良心田里。因为,你的生命活出了耶稣基督的模样,为我们中国基督徒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待到明年春暖花开的季节,被主耶稣撒下的无数芥菜籽,会像无数个你,会在主的阳光雨露沐浴下发芽、开花。将福音的好消息再次传向万国万民,在广阔的田野地头、无数城市的大街小巷。到了每年的七月以后的秋天,一定会结出一个个像你一样的好果子来!亲爱的高弟兄,你还活着,永远活在我们大家的心里!阿们!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西北地区特约撰稿人。)

相关文章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