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吃主肉喝主血的人才有永生
1/1

吃主肉喝主血的人才有永生(约6:41-59)

引言

如果主耶稣就是天父赐给世人的生命之粮,而世人只有得到了生命之粮,才能得到饱足,那么来到耶稣的面前,求主施恩,便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了。事实上,耶稣也已经应许他们,只要他们肯到他面前来,他必施恩,使他们吃饱喝足,不至于空手而归。主耶稣怎样用五饼二鱼满足他们肉身的需要,也照样藉着他自己的生命来满足他们灵魂深处的需求。问题是,五饼二鱼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所熟知的食物,但耶稣基督作为生命之粮却不是不证自明的。耶稣称自己是从天上降下来的生命之粮,他的同胞对此一宣称却颇有怀疑。对他们来说,耶稣只是一个普通的拿撒勒木匠,连皇亲国戚都算不上,又怎么可能是从天上降下来的呢?也许,正是由于他们自以为是的认知,导致他们都不自觉地戴上了有色的眼镜,按着外貌认人,从而使他们对耶稣仅存的那一点点的信心都消失不见了。

一、蒙天父的吸引到主这里来

 即便人们认识到天粮的重要性,也不一定愿意到耶稣这里来。因为当人们凭着外貌认人的时候,就无法相信耶稣是从天上降下来的。主耶稣并没有为自己的身份辩白。他只是直截了当地告诉他的同胞,到他这里来的人都是被天父的爱吸引而来的。当然,这些人并没有看见过天父,然而他们却能从耶稣的身上窥见天父的荣美。他们之所以愿意归信耶稣,不仅被耶稣吸引,更是被耶稣里面的天父所吸引。

主耶稣虽然愿意人们都能来到他这里得生命,却不愿意为了达成此目的而不折手段。主耶稣不愿意用外在的魅力去吸引人们。因为靠外在的魅力并不能使人认识到耶稣是天父所差来的弥赛亚,而只能使人对耶稣的弥赛亚身份产生错误的认知。如果耶稣真的想用外在的魅力来吸引人就不会选择降生在木匠的家庭、简陋的马槽,也不会拒绝在五饼二鱼中要来强逼他作王的人们。或者说,他应该尽可能地包装自己,像现代的某些政客那样极力鼓吹、渲染自己的能力。但他什么都没有做。不仅如此,他也拒绝了人们的“好意”,拒绝了一切从人而来的荣耀。他当然知道人都是看外貌的,知道他的同胞会介意他是个没有地位、没有学识的拿撒勒人,但他同样知道,如果他因着外在的地位与才华而无法充分地彰显他的父神,那么即便他以自己的才华吸引了无数人,那些到他这里来的人也不是来得生命的,故此也就不会将他当成生命的灵粮。

二、吃主的肉喝主的血

到主面前来的人并非个个都是信主名的人,有的人拥挤耶稣,有的人窥探耶稣,有的人只想利用耶稣,只有少数的人才想要触摸耶稣,想要真正与他建立生命的关系。这些人由于被耶稣里面的父神所吸引,故此真正意识到耶稣就是父神所差派的弥赛亚救主。他们与耶稣之间的关系就不是一种普通的社会学意义上或法律意义上的关系,而是宗教信仰意义上的、完全与基督认同、与基督联合的生命的关系。他们不仅宣称自己是属于基督的,也不仅在遇到难处的时候来到耶稣面前祈祷,更重要的是他们将耶稣基督当成了他们生命最高的主宰,藉着信,与主时时联合在一起。

用耶稣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只有这么做的人,才有永生在他里面。犹太人十分惊讶于耶稣的宣称。也许有人以为犹太人是由于禁忌吃血,所以才接受不了耶稣那看似血腥味十足的宣称。也有人认为耶稣所说的,对当时的犹太人来说只是某种预言,预指后来的圣餐。不过,笔者更愿意接受巴克兰博士在他的作品中所提到的有关那段经文的解释。他认为耶稣当时所说的是借用了中东地区有关神秘宗教的入会仪式。在当时的神秘宗教中,入会仪式就包括了献祭及参与者与宗教的神明神秘融合的过程。故此,耶稣的话对当时的犹太人来说不是难以理解,而是显而易见的。耶稣的意思并不是真的要将自己的肉给他的同胞吃,而是借用周边流行的宗教仪式告诉他的同胞,他就是人与上帝合一的中介,就是献在祭坛上的圣祭,只有吃祭肉(与耶稣建立深度关系)的人才能有份于上帝的救恩,有份于荣耀的国度、永恒的生命。

 “吃”与“喝”是十分形象的词汇,假如耶稣就是生命的粮,那么我们如何用嘴巴去吃喝物质的粮食,也当张开属灵的嘴巴去吃喝属灵的天粮,即拼命地沉浸在基督的里面,在基督的里面尽情地汲取那一切属灵的美好。这也不单单是在圣餐礼拜中,借着圣饼与圣杯与基督联合,更是在我们日常生活的时时刻刻,都住在他的里面,时刻享受他的同在及他恩典的覆庇。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