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神兴起环境催促祂的儿女祷告

去年八月住到这个地方,知道房子后面那户人家设了麻将摊。后面那户人家的院子,正对着我楼上的两个后窗,因此声音常常穿窗而入。

刚开始那几个月,呼啦啦的麻将声和吵闹声,从每天早晨八点多直响到到夜里三四点,我常常为此祷告,求主怜悯我,也怜悯他们,更要光照他们,拯救他们。

今年春节过后,情况大有好转,虽然白天依旧吵闹不休,但晚上基本上没有什么人了,感谢主。

情况有所好转,我就放松了祷告。

5月12号七点多的时候,在忙了半个多月家事后,我恢复正常工作。当我坐在楼上电脑桌前,从后窗进来的吵闹声,不绝入耳,因为玻璃不隔音,窗扇拉上也没用。

我跪下祷告,求主安静那些人。祷告后,情况没有变化,无奈我到楼下,下面影响稍微小点。

我一楼的窗户正对着前面的大门口,当我走下来的时候,看见几个陌生男女进了院子,进来后,顺手关上门,然后从门后拿根棍子,把门顶上。

我院子有三户人家,这些人进来,没有找人的意思,搬着凳子在我窗户外面坐下,我又 不认识,他们坐这干什么呢?

正想着,后院设麻将摊的主家,女的,我平时叫她嫂子。走到窗户跟前,弯下腰,头贴着窗纱,对我小声说;妹子,在你这里放个桌子,让他们玩一下。我顿时明白了,他们是要在这摆桌子,打麻将。尽管我一百个不同意,因为是邻居,抹不开面子,我还是说:那你们声小点,最好不要影响我。

这样他们开始了麻将……

起初,声音是很小,可是慢慢的,声音大了起来……无奈我又到楼上,楼上也很吵;好了,现在后面吵,前面也吵,前后夹击,我什么也不能做了。算了,干家务,在楼上洗衣服,把家务做好,已是十点多了,我下楼一看,有二十几人,将麻将桌子围了三层,吵闹的声音不亚于后面,我一下火气上来了,但是我冷静一想,不能发火,一他们是本地人,二我是基督徒。

 我想,这是为什么呢?早上祷告以后,情况不但没有改观,反而更加糟糕。是不是这段时间情况有所好转,灵里麻痹,缺乏为这些灵魂持续祷告,神兴起令我更加讨厌的环境,摆放在我面前,催促我,让我灵里警醒,对这些失丧的灵魂有足够的负担?

我到楼上进到卧室,跪下祷告:主啊,赦免他们,他们天天这样,以为是在享受人生快乐,岂不知是在虚度光阴,消磨时光。主啊,求你光照他们,放下这种浪费时光的娱乐,亲手做正经事,不但如此,还要使他们灵里醒过来,认识你生命的救主,阿门!

祷告了一次,没有变化;祷告两次,没有变化;祷告了三次,没有变化;祷告了四次,吵闹依旧……

为什么没有变化呢?难道神置之不理吗?正在我毫无办法的时候,耳朵里突然进来一句话:神不出手,是因为你有这个能力解决这个问题。

我一下有了力量,我想出去对他们讲福音,但又想到他们正迷在麻将里,恐怕一下转不过弯来,不能接受。

于是,我打开门走出去,也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对着这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二十多号迷在麻将里的人,大声又温和地说:各位长辈,弟兄姐妹,你们这样,已经影响到了我的正常生活……

我开口只说了两句,心里想好的话,还来不及说,这些人就一个个不好意思说:对不起,我们不该这样的,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每个人的面部表情,满带愧色,不到一分钟,这些人散得光光的。

他们如此反应,实是出乎我的预料。我顿时明白,这是圣灵的工作,在我祷告的时候,圣灵就已经在他们心里做了工。试想想,他们是本地人,正迷在麻将里,我一下搅乱了摊子,若不是圣灵做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

神把我们放在任何一个环境里,都有他特别的心意。神把这些人放在我眼前,不是让我久生麻痹,视而不见,而是要我时时警醒,有灵魂的负担,不住地为他们献上得救的祷告,神已经 在我眼前预备了这一片成熟的庄稼,等待我去收割。

但是属灵的争战,是不能凭血气的,一定是先安静神前,恒切祷告在先,圣灵做工在前,一切才有果效的。

神是听祷告的,神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这只是个开始,后面的工作还要继续仰望神,直到他们都能得救,归在基督的名下。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杭州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