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中国第一代“海归”女医生许金訇
1/1

许金訇(1865-1929),福州人,曾是福建第一位留学生,中国第一代“海归”女医生,中国第一位参加国际事务的女代表。她的故事要从父亲许扬美开始说起。

父亲许扬美曾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佛教徒,哥哥先成为基督徒,许扬美在逼迫哥哥的时候,渐渐认识了信仰,开始为主竭力作工,后来成了美以美会的牧师,直到1893年去世。

母亲在福州的富贵人家长大,父亲按立为牧师后,他们因为传福音的缘故需要经常搬家。父亲非常看重他们的出生地,认为人若时常搬家,必被认为是灾祸。但因着呼召,他毫无顾忌地接受外出服事。母亲也愿意随着丈夫一起服事。

他们离开福州,到他们接触的第一批人中去,父亲看到这些百姓的房子前有着成堆的垃圾、肮脏的沟渠。房子里,人和猪、牛、鸡、羊,同住在一间房子里。这些人没有时间梳头洗脸,打扮自己,白天基本上在地里干活。

尽管困难重重,但他们的工作见了成效。母亲是一位热心的姐妹,她把好消息告诉那些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人。邻近的妇女们开始来找她听福音,最终有成百上千的人接受福音。

1865年,在一段时期的严重迫害之后不久,许金訇出生了。当时的习俗是女孩从小就要缠足。但是,作为牧师的父亲认为,这种普遍而古老的习俗是错误的。因此,他作出了在这个地区从未有过的勇敢的决定:他的女儿应该有天生的脚,应该把绷带取下来。后来,许金訇也成了自然足的热心拥护者,她经常讲述自己作为福建自然足运动先驱的经历。

被神呼召的留学生涯

到了上学的年纪,许金訇去了美以美会办的寄宿学校毓英女塾就读,当时学校里没有音乐课程,但许金訇非常渴望学习演奏,后来一位宣教士的妻子用自己的风琴给她上课。离开寄宿学校后,她去了当时中国最早、最大的妇幼医院——创办于1877年的马高爱医院,学习照顾病人。她对医疗工作的适应能力和对病人的同情给时任马高爱医院负责人的查斯克(Trask)医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查斯克希望她能得到比在福州更全面的教育,因此,她写信给妇女外国宣教会执行委员会(the Executive Committee of the Woman's Foreign Missionary Society),高度赞扬许金訇的能力和品格,并敦促安排让她去美国学习,必要时在美国待上十年,学成归来后做出更大贡献。

许金訇的出国安排主要由妇女外国宣教会费城分会的秘书基恩太太负责。对这个只有十八岁的年轻女孩来说,决定离开她的家和她的国家,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异国他乡去求学很不容易。父母既不反对她去,也不鼓励她去。父母详尽地告诉她在异国他乡将会经历的孤独;她所必须进行的长途远洋的危险;以及十年后她回来时需要面对的处境,那时她已经28岁,早过了适婚的年纪。

但许金訇带着坚定的信念和决心,她说:“如果上帝为我开路,呼召我去,我一定去;否则,我宁愿在家里工作。”她的父亲对她说:“我不能替你决定,你必须向上帝祷告。如果你要去,上帝会带领你的。”许金訇感觉到上帝对她说:“不要害怕,因为你无论到哪里去,我都会与你同在。”

1884年春,许金訇踏上了美国旅程。这是一段漫长而崎岖的旅程,当她在旅程的终点遇见她的朋友时,她承认有多少个夜晚晕船和想家的感觉让她流泪,但她从未怀疑过自己的决定,一到纽约,她马上就去了费城的基恩太太那里,在那里她见到了来自福州的赛茨夫妇,她从小在福州就认识他们,当时正在费城参加美以美会的大会,她和他们一起度夏,赛茨夫妇帮助许金訇学习英语。等到秋季开学,许金訇顺利进入俄亥俄州卫斯理大学就读。

许金訇在俄亥俄州卫斯理大学第一年的四月,举行了与大学祷告日相关的特别会议,其中一个会议是在大礼拜堂,学校校长和女教师在会上发言,这次会议的记录显示,许金訇在回到中国之前,就开始为主作工。记录中提到,女教师马丁小姐刚讲完话,许金訇就走上了讲台。她穿着一身中国的传统服装,优雅地站在六百名年轻男女面前,见证基督在她身上的奇妙作为。在听到许金訇的见证后,许多人的信心得以坚固。她的一位同学的陈述令人印象深刻:“许金訇对女孩们有很大的影响,她通常比学校里的任何其他女孩都更多地引导人们归向基督。”

有一位母亲,在她自己的女儿信主后,来到学校参观时大声说道:“当我为在中国的工作奉献金钱时,我没有想到一个中国女孩会来到这个国家,并把我的女儿带到基督面前。”马丁小姐讲了一个学生的故事,这个学生长期以来拒绝所有人的帮助,但她却愿意听许金訇的话;最终在她的引导下,她奉献给主,后来她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了日本的宣教工作。

许金訇在四年的时间里完成了俄亥俄卫斯理大学的课程,并在1888年秋天进入费城女子医学院学习,与她的朋友基恩太太住在一起。后来,许金訇病得很重,她决定停止学习一段时间,并且准备回中国,那时她的父亲也卧病在床。她一生的朋友,路得·赛茨姐妹,当时也正返回福州。

有些人想知道,在美国居住这么多年是否会改变许金訇,但许金訇没有改变,毫无疑问,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她当时的呼召。几年后,在对一些第一次去美国的女孩说再见时,她说:“有些人不希望女孩去美国学习,因为他们认为当女孩受到教育时,她们会感到骄傲。我觉得我们真的没什么好骄傲的。我们中国女孩有这么好的机会去国外学习,不是因为上帝爱我们胜过其他任何人,而是因为上帝爱我们所有的中国人。所以他差我们先去学习一切美好的事,叫我们可以帮助我们的百姓。我们得到的恩惠越多,欠中国妇女和女童的债就越多。所以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必须考虑如何造福我们的人民,而不是变得骄傲自夸。”

1892年秋天,许金訇重新进入费城女子医学院。于1894年5月8日光荣毕业。接下来的一年,她在医院工作,并有幸被选为费城综合诊所的外科医生助理,这给了她参加所有诊所和讲座的特权。

福州有史以来最大的祝福之一

1895年许金訇返回福州。她立刻开始在马高爱医院工作,与她一起工作的里昂医生在年底的工作中报告中写道:“她不仅是我们的老师,而且在活出基督徒的身份方面,对我们的学生都有很大的启发。”第二年,里昂医生休了假回到了美国,让许金訇全权负责医院的工作。她很好地履行了这一职责,这年结束时,她的同事们都认为,将许金訇送到美国接受医学教育是为福州提供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祝福之一。

有一位宣教士这样描述她对许金訇的印象:“她在医院和家里都很忙,但她总是很快乐,乐于助人。她对基督徒之爱吸引了成百上千受苦受难的当地妇女的心,她们觉得她的每一个眼神和触摸都是对她们的怜悯。此外,几个月来,她的谦卑态度,以及她和我们一起工作和祷告的温柔安静的灵,大大地增加了她在福州的宣教伙伴们对她的喜爱。”

大约就在此时,许金訇有幸被李鸿章任命为参加1898年在伦敦举行的世界妇女代表大会的两名中国代表之一。

许金訇不仅是一个成功的医生,在医学教学上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教师,并深受当地人和外国人的喜爱。在1899年,许金訇接管了伍尔斯顿纪念医院(Woolston Memorial Hospital,也称“娲氏纪念医院”)。

这座医院是一所妇幼医院,距离福州三英里。在伍尔斯顿纪念医院工作的第一年,有两个医科学生在这里培训,他们也协助她在医院工作,其中一个是她的妹妹许淑訇。许金訇有一次听到病人说,“我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永远不会这么耐心,这么细心地照顾我们;特别是当我们在生病时候。你们的宗教一定比我们的好。”因此,尽管这项工作开展得艰难,第一年,许金訇还是治疗了2600多名患者。

在这里,她主要有四个工作:药房的工作,医院病人的工作,到那些病得太重而不能来的人家里拜访,以及监督医科学生的培训。医院的记录记载了许多在住院期间发生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人,属于城里的一个显赫的家族,他带了一位老人来治疗。医院的规定是,只有妇女和儿童才能住院,因此医生指示他去金尼尔医生的医院。但是老人看起来很失望,可怜地哀求道:“我是一个可怜的老人,我的四肢很痛。医生,请帮帮我吧。不要把我当大人看,要把我当孩子看。”许金訇那颗温柔的心占了上风,于是破例为老人看病。老人痊愈后,每天都定期到医院来做晨祷。他认真地听了几个星期后,对医生说:“我真的知道这是一个好的宗教,也是我想要的,我决定向这位神敬拜。”

一个生病的女孩在医院里变得快乐、热心,她出院回家时说,希望明年能回到女子寄宿学校学习。与此同时,她非常急切地想把她所学到的令人高兴的真理告诉她村里的人。“我将是村里唯一的基督徒,我多么希望许金訇医生他们能来告诉我们村子里的人关于福音的好消息。”

自从许金訇接管医院以来,医院的工作一直在稳步进行。1904年,她报告说:“我们的小医学院进展得很好。学校的成功主要归功于我们的好老师和学生自己,他们有很强的学习欲望。他们今年参加了笔试,最高的是98分,最低的是85分。”第一个获得伍尔斯顿纪念医院文凭的学生是许金訇的妹妹许淑訇,她于1902年4月毕业。

医学课程的毕业生虽然人数不多,但他们非常认真而有效率地工作。其中的一些人留在医院里担任助理或护士长。除了正常的看病和教学工作,许金訇也非常注重传福音工作。每天早上医院都要举行早祷,参加聚会的有医院的员工,还有那些能够起床的医院病人,也会有一些访客参加。

除了早晨的聚会外,在医院工作的姐妹还经常做传福音的工作。他们在医院的病房里聚会,教医院的病人读圣经,在医院排队等候的人中间作工,并到各家各户探访。

在带领伍尔斯顿纪念医院的9年里,她几乎没有间断地工作,几乎没有假期。和被称为“万婴之母”的福建女医生林巧稚一样,许金訇终身未婚,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医学事业。1926年,她远赴南洋,3年后在新加坡病逝。她常谦卑地说:“我只是告诉来看病的人‘请抬起头来,伸出手来’”。她的工作,使成千上万受苦受难的人得到了医治和安慰,这双慈爱而又灵巧的手一直不懈地帮助着每一个病患的需要。

————————————————————————————————————————————

参考资料:

Margaret E. Burton《Notable Women of Modern China》(2005) 一书

https://en.wikipedia.org/wiki/Woolston_Memorial_Hospital

https://k.sina.cn/article_6750175107_192577f8300100drz9.html?from=history

https://www.dgkeheng.com/loupan/fxghlcp7mr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