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基督君王主日默想:基督——普世君王
1/1

按照教会礼仪年历,一年分为六个节期:将临期、圣诞期 、主显期、预苦期(又称“大斋期”、“四旬期”)、复活期、圣灵降临期。按教会礼仪规定,这个主日(11月22日)是礼仪年的最后一个主日,即常年期第三十四主日,定为基督普世君王节。亦是圣灵降临后的最末主日,教会传统上称这个主日为“”。

这个主日是怎么来的?或许可以追溯至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1918),随着战争的爆发与蔓延,信仰的危机就出现了,特别是各种反基督教的思潮,导致这一个结果:人类要将上帝从至高无上的宝座上推下来。于是,教会用这样一个主日强调对抗现世中的各种毁灭力量,最有效的救援方法是:承认基督的王权,明白效忠基督可以带给人类真正的自由、安宁、和谐与太平。

直到1970年才确定将“耶稣基督普世君王节”放在礼仪年最后一个主日,重心是强调末世性的意义:被举扬的主不仅是教会礼仪年的目标,更是我们整个世上旅程的终点。礼仪年的结束使人联想起世界的末日和个人的死亡,所以在最后一个主日举行耶稣基督普世君王节,一则固然是为庆祝基督救世工程的完成;再则也是为激发我们的信德,使我们怀着希望,迎接基督君王的光荣来临!

从下主日开始,我们就进入了马可年,也就新一轮的教会礼仪年,下个主日(11月29日)将进入将临期,预备心灵,默想等候基督来临!

诗篇95篇1节:“来啊,我们要向耶和华歌唱,向拯救我们的磐石欢呼。”

我们歌唱颂赞的对象是上帝、是圣约的上帝、是自有永有的耶和华。诗人称呼自有永有的主为“拯救我们的磐石”。在旧约圣经中称呼上帝为磐石是极其常见的。

在诗篇95篇1,7节中,诗人将以色列的上帝比喻为拯救之磐石和群羊之牧人。磐石与牧人的隐喻在圣经中举足轻重。创世记49章记载雅各即将寿终正寝、归到他列祖那里去的时候,曾招聚他的众子,论到他们日后所遇的事,即雅各在交代遗嘱之时,在论及约瑟时(创49: 22-24),曾将上帝、大能者称为以色列的牧者,以色列的磐石。这也是圣经里在同一处经文中将以色列的上帝同时比喻为牧者和磐石的最早记载。

申命记32章4节记载,上帝是磐石,他作为完全、所行公义正直、诚实无伪。新约马太福音7章中,主耶稣告诉听他话的人,只有根基立在磐石上,所盖的房子才不会倒塌(太7:25),并且他曾告诉彼得:他要将他的教会建造在磐石上。而在哥林多前书10章4节中,使徒保罗告诉我们:那磐石就是基督!由此可见,旧约中的上帝,新约中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都被隐喻为磐石。

何为磐石?厚而大的石头,比喻稳定坚固。《玉台新咏·古诗为焦仲卿妻作》(又称《孔雀东南飞》)中歌咏刘兰芝与焦仲卿冲破封建礼教的忠贞爱情:“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蒲苇坚韧,磐石稳固,爱情之忠贞。圣经中常以婚姻为喻来形容上帝对子民的仁爱、信实,上帝对我们的拯救稳妥、坚定犹如磐石,值得我们一无挂虑去信任!

诗篇95篇2节“用诗歌感谢”:以颂赞为嘴唇的祭物欢快庆祝。

欢庆的焦点在于上帝救恩的大能作为。会众用诗歌欢庆,向这位创造并救赎主表达爱与忠诚。我们在享受无以言明的恩典之时,也会情不自禁地用诗歌表达内心的感恩。

诗篇95篇3-5节是一首颂赞上帝创造的赞美诗。

“耶和华为大神,为大王,超乎万神之上。”各民族都有其相信的神祗,只是所有这些神祗都是被造者,有被造于人言,有被造于人手。被造于人言的,多为飘渺的神话及玄幻和风俗,被造于人手的,多为偶像,这些人手所造的神明偶像“有口却不能言,有眼却不能看,有耳却不能听,有鼻却不能闻,有手却不能摸,有脚却不能走,有喉咙也不能出声。”(诗115:5-7)即使他们用金银妆饰它,用钉子和锤子钉稳,使它不动摇,它也依旧不能降祸,也无力降福。(耶10:5 )

惟耶和华是真神、是活神、是永远的王!“耶和华啊,众神之中谁能像你?谁能像你至圣至荣,可颂可畏,施行奇事?”(出15:11)

诗篇95篇4-5节:“地的深处、山的高峰、海洋、旱地”:高山峻岭,低壑峡谷,海洋、陆地皆为上帝手中之工。

先知约拿在他的祈祷中称上帝为创造沧海的上帝。先知约拿说:“我是希伯来人。我敬畏耶和华-那创造沧海旱地之天上的 神。”(约拿书 1:9 )上帝用6天完成创造物之工,第7日安息。创造的作为奠定了上帝王权的基础,因为万物是主所造,没有人可以将它所造的任何一个受造物当作上帝。上帝是创造者,亦是护理者。

诗篇95篇6节:“屈伸、跪下”这两个动词表明敬拜是内在谦卑、顺服的外在表现。

这表达了人对上帝的忠诚和敬畏。诗人邀请众民向上帝献上感谢的欢庆赞歌时,要屈身、要跪下,以表谦卑、虔敬之心。我们在自己的信仰生活中,也常常有这样的行动,例如祈祷时的屈身和跪下。

诗篇95篇7节。又是一首赞美诗。这里的“因为”一词所指的不完全是一个理由,而是一个惊叹词,意思是“的确”(参诗91:3,92:9节)。

上帝以其至高无上的主权拣选以色列,带领他们成为圣约的子民,赞美的焦点是子民即上帝圣约之民与上帝的关系。上帝是创造并主宰万有者,万民是其手下的民。诗人并以牧人与群羊为比喻,上帝是牧人,众民是其草场之羊。诗人用“牧者”来隐喻上帝。牧者的隐喻有许多丰富多彩的历史,曾经应用在君王与诸神明身上。除基督教文献外,教外文献也有诸般记载,例如汉谟拉比王(汉谟拉比法典)自称为“牧者”,巴比伦人的公平之神夏玛希也被称为“牧者”——下界的牧人,上界的守护者。新约中主耶稣自比为好牧人。约翰福音中,主耶稣亲自宣告: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 (约10:11)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 (约10:14)使徒彼得称主耶稣为“牧长”。“到了牧长显现的时候,你们必得那永不衰残的荣耀冠冕。”(彼前5:4)希伯来书作者称主耶稣为“群羊的大牧人”:“但愿赐平安的 神,就是那凭永约之血、使群羊的大牧人、我主耶稣从死里复活的神。”(来13:20)

希伯来民族以畜牧为主,他们对这隐喻非常熟悉,且大卫自己就是牧羊人出身(撒上16:11)。我们从先知书和诗篇中可以知道(赛40:11,弥7:14,诗篇77:20)这个隐喻不单是上帝的一个名字或称谓,也指向上帝与祂圣约儿女之间的关系。

以色列的上帝崇高的,胜过万国的众神明。他为大王、大神,超乎万神之上,是普世君王!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传道人。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