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神藉着一个异教徒的经历释放了我
1/1

2013年8月中旬,父亲身体不适住院,我在医院照顾父亲。有天晚饭后,我陪父亲坐在医院外边路边乘凉,父亲高兴地对我说,他让算命先生算过了,说他能活到把八十四岁,从父亲说话的语气和表情看,父亲对他能活到八十四岁很满意。那时我已经信耶稣了,为了不打击父亲的兴致,我没有说什么。 那年父亲69岁。

2020年春节大年初一晚上,父亲因心脏病、肺炎住进了重症监护室,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因为突如其来的一场新冠肺炎,虽然不能前往照顾,心里也是万分焦急,昼夜祷告。心想,等过了疫情,再去看望父亲。

谁知正在我这样想的时候,3月28早上6点23,父亲在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的情况下,没有等我来得及去看他,就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76岁。

父亲的突然离世,对我打击很大。之后的两个月里,我一直陷在思父的痛苦里。

2020年6月10号,我千里迢迢去了娘家,看望母亲,想把对父亲的亏欠补偿在母亲身上。到那才知母亲几天前,不慎摔倒,膝盖磕破得很厉害,皮肉裂开已见了骨头,内外缝了两层,各缝了七八针。

感谢主的看顾,感谢弟兄姐妹的爱心代祷,20多天的时间,母亲的腿恢复得很快,线也拆了。医生说,这下不但可以大胆走路,连跑都没有问题了,就这样,在照顾母亲腿好20天后,于6月30号,把母亲接到了杭州。

因为我住在靠近市区这个地方,小区边上就是京杭大运河,环境很不错的,母亲喜欢看水看船,运河上每天货船、客船,来来往往,很热闹。母亲年近八十,感谢主的怜悯,精神不错,大热天的,几乎每天都跟我出去走,西湖周围、运河周围都跑了个遍。

7月25号,弟弟来杭接母亲回去,在这玩了两天,28号12点40坐车回去了。

28号中午送母亲从火车站回来,到小区门口一下车,不知道怎么的,想到二十多天来,母亲不知在这条路上走了多少回,到处都是母亲的影子,想到母亲年纪大了,不知道何时再能来杭州,况且20天后,我也要离开住了4年的杭州,回到老家去,心里难免一阵悲伤,回到家里,回想和母亲朝夕相处的这些日子,现在家里,不见了妈妈,突然感到一阵胸闷,我赶紧走到外面,走到运河边,到处又都是母亲的身影,心里非常压抑,几乎要死的感觉,想找个人倾诉,可是那会儿竟然没有一个熟人,正在我感到闷得不行的时候,从我身边走过一个女的,年龄和我相仿,边走边自言自语,在家里闷得慌,出来走走。 

我赶紧接着说,你也在家里闷,我以为是我一个人感到闷,还以为我心脏有毛病了呢;女的说不是的,天气闷热是主要原因,也有心理原因,终于遇着个说话的。我们站在桥上抬头一看,西边的天空黑黑的,大雨要来,我们走进不远处的亭子里,几乎异口同声地说,坐在这里面,即使下大雨也不怕。

我们一坐下,迫不及待就聊了起来,她说她祖籍湖南,从小随父母来杭州,今年六十了,母亲早逝,父亲娶了后妈,兄妹九个,她是老大,和其余八个弟妹是同父异母关系,死了两个弟弟,剩下的七个弟妹,互不来往。我说你丈夫呢,她说离婚了。我说你信耶稣吧,她用手指着我说,咱们今天不谈信仰,你信耶稣,我信佛,咱们今天就聊生活。

好好好,我们今天不谈信仰,就聊生活。

她说唯一的亲人就是父亲,50岁时就去世了,父亲要是活着,现在已经九十岁了。

她说,儿子媳妇,把他们住的房子租出去,和她挤着住在一起,用水用电很浪费,她说要儿子他们节约点,不说还好,说了儿子还要打她。平时生活开支全是她出。儿子一分都不出。 

正说着,西边的雨就过来了,瓢泼似的倒了下来……运河顿时被笼罩在茫茫的雨雾中……

已经下午5点半了,到了做饭时间,我们都没带伞,雨依然下得很大,我们出不去,只好在亭子里继续聊……

她说她丈夫吃喝赌博,二十年前就离婚了,是她含辛茹苦,女人干着男人的活,农忙时下田插秧,闲时在工地担砖,把家养起来的,现在儿子还要打她,她很伤心。她接着话锋一转说:我手里有六七十万,有钱怕什么。

雨水顺着我们身后房檐哗哗地淌下,溅湿了我们的座位,她丝毫不介意,继续倾诉着心中的苦水…… 

这时雨小了,我们都可以回家了,她说她就住在桥对面,有空我们再聊。

这时从我们身边走过一个60多岁的瘦女人,这位异教徒对我说,这个女的两眼看不见,我说看不见走路不是好好的嘛,她说现在好点有点能看见。 

走在回家的路上,回想着异教徒女人的谈话,她的境遇令我甚为同情,同为女性,她的处境可谓悲也。

感谢主的怜悯,和这位女性异教徒比起来,我不知要幸福多少倍,丈夫宠爱,儿女孝顺,我一下开朗了。 

神爱奇妙,神智难测,神竟然藉着一个同性异教徒的遭遇,释放了一时郁闷得几乎要死的我。

况且母亲回去后,有哥哥弟弟他们照顾。神要我放下无谓的担忧,要我放眼看见,有多少个类似这样的家庭需要拯救,需要我放在心上。

她虽然是异教徒,同样也是神所爱的,是神儿子耶稣在十字架上流血舍命救赎的对象,只是她还未认识到这一点,需要我为她祷告,使她被释放,除去亲人间的怨恨与苦毒,用爱回到亲人中间,享受爱与被爱的美好。 

因为信仰不同,我暂且不能称呼她姐妹。但神爱世人,神的心意是愿万人得救,不愿一人沉沦。神藉着她的苦难,让我看到我的幸福,找到满足感,释放了我,同时又藉着我,领她得救。因为遍地庄稼已熟,需要我们去收割。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杭州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