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福音小说:《靖州情事》
1/1

“哐当”一声,一个身影从正在砌二楼的房子上坠落下来。紧接着,正在厨房做菜的楚雁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喊疼。

“劲松出事了?!”楚雁的心顿时悬了起来,出门一瞧,呀,正是丈夫高劲松出事了!他从二楼不小心摔了下来!

“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楚雁的语气中带着责怪,心想,这下不知道要花多少医药费了。她忙喊了邻居帮忙,把他送进县城中医院。一检查,高劲松的双腿残废了,医生说,他一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唉,他还这么年轻,才21岁,就摊上这事。”旁人都未免为之叹息一番。

高劲松一住院就是一个月。开始,楚雁还来医院照顾他,伺候他大小便,可日子久了,楚雁渐渐少来了,问她,她总说自己忙农活。高劲松觉得妻子不对劲,但又说不出问题出在哪里。终于有一天,楚雁把离婚协议书放在高劲松面前,说:“咱们离了吧,我不能把将来的幸福交在一废人手里。”听了这话,高劲松如同听见晴天霹雳。他万万没想到楚雁竟是这种人,但他只有签字,看楚雁离自己而去……

他回忆起高中时代跟楚雁相识到相许的日子……

那时,高劲松虽然是个子挺拔,学校小有名气的灌篮高手,长相活脱木村拓哉。因此,他吸引了同班女同学楚雁的注意。楚雁喜欢高劲松,就主动向他表白说:“我们谈场不分手的恋爱吧。”……

高劲松从回忆中回到现实中,想着想着,躺在病床上,愣愣地望着天花板。这时,一个女人走进病房,径直往高劲松旁边那个床位走过去,对病床上也是双腿残废的男人说:“秦朗,吃中饭啦。我给你炖了蘑菇汤和你最爱吃的青葱炒豆腐,趁热吃。”看着这对夫妻如此恩爱,不离不弃,高劲松不禁想到了自己。“为什么?楚雁,你为什么狠心离开我?你好无情,什么不分手的恋爱,三年夫妻,说离就离!”想着想着,泪湿了眼眶。

由于没人照顾,高劲松被母亲接回了家,在家里休养。高劲松面对人生的灾难,开始变得烦闷暴躁了。望着望着户外追逐嬉戏的小朋友,他会拿起身边的小板凳,把窗户玻璃砸个七零八碎;听着听着高中时的偶像任家萱的歌,他会拎起扫把往墙壁上扔。

“他敏感的神经莫非被什么触动了?”母亲心想。为了让儿子不再伤心,她特地搬了几次家,可儿子还是这样。母亲苦口婆心地劝他:“儿子,咱们好好过日子,好死不如赖活着,你一定要活下去······”高劲松用手狠狠捶打自己的大腿,说:“我现在就是一废人,楚雁也嫌弃我离我而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高劲松并不知道,这一切的苦难都是耶和华命定的苦难,就像《圣经》中的约伯一样。就在高劲松人生最颓废绝望的时候,一个自称是高劲松初中同学的男子找到高劲松家,而当母亲说,这是你同学时。高劲松却不认识他,但当听那人自称叫方泽国后,他才猛然记起,自己确实有这么一位同学,只是那男子完全变了模样,不再是毕业合影里稚气的方泽国了。

记得那时,方泽国家里很穷,和妈妈、姐姐相依为命,其他同学都嫌方泽国穷,家境也不宽裕的高劲松和他母亲却好饭好菜招待了他姐弟俩。高劲松看着方泽国和他姐姐在自己家里狼吞虎咽,自己也很开心。高劲松早已经把这事淡忘了,可这份恩情却深深烙印在小小年纪的方泽国心里。如今高劲松摊上这事,方泽国用手紧握住高劲松的手,鼓励道:“你一定要坚强,好好活下去,别放弃,有我。”

方泽国简直不敢相信:小时候,那个爱读书、爱写作的高劲松会摔断双腿。

方泽国还从广东带来许多好吃的,只因他还惦记着高家的那份恩情。俩人聊了许久,从天南谈到地北,把高劲松心中的不愉快一扫而空。高劲松露出了久违的笑脸。对他而言,拥有珍贵的友谊就是拥有天堂。

母亲忽然插嘴问:“你现在在哪里?结婚了没有?”方泽国轻描淡写地说,我和姐姐在广东开了家饭店,也还没有结婚,一直想要一位一位信主的姊妹做另一半。

“怎么,你信那个?”高劲松奇道。

方泽国坦然道:“是啊,他们大多很友善,总是无私地帮助我们姐弟,觉得他们人品很好,信主的女性又特别有气质,所以我才信了基督教。”

临走前,方泽国送一了部《圣经》给高劲松,并和他用手机拍照合了影,互留了手机号和微信号,这才离开,离别时还不忘说“上帝爱你”。

不知道为什么,作为无神论者的高劲松在无助中看到了曙光,看到了一份虔诚的祈盼,看到了狰狞命运中的希望。送走方泽国,高劲松照常独自推着轮椅去江东风雨桥看漫天的云彩。他说,我想更亲近上帝,用心去仰望他,不求他有能使我双腿复原的神迹,只求沐浴在他的爱中,得着平安和喜乐……

然而,时光荏苒,转眼就是十年,高劲松的母亲不在年轻,可他有个残疾儿子,她哭过,但泪已哭干;她抗争过,还亲口说,假如我能代替儿子受苦受凌辱,她情愿残废的是自己!

一次次的治疗,又一次次的失败,到了医学也无能为力的时候,高劲松才开始相信,是上帝拣选了自己,要他在苦难中历练自己,而这一切是耶和华神的安排。

某一天很偶然的机会,细心的母亲发现高劲松一直在偷偷写作。母亲的心里又燃起了心的希望,对儿子说:“好好去写吧,实现你的理想。”接着给儿子讲述自己的往事:那时,我还年轻,总有写文艺青年的情怀,平时写点诗词和散文,有的作品还被《怀化日报》刊登过。

“劲松,你真想走文学这条路吗?”

“想,因为身残志坚的我要用笔打开一扇门,闯出一条出路。我是残疾,但不是废人。”

母亲默默推着儿子的轮椅,心想,这样可以转移儿子的注意力,忘掉残废带来的苦痛和愁烦。谁都想不到,高劲松的散文集《遗失的明珠》居然获奖,还被“接力出版社”出版发行。可以说,高劲松多年努力的“爬格子”终于有了回报。

高劲松为此高兴得一宿没合眼。他连忙跟双腿高位截瘫的作家朋友莫之谷分享快乐。莫之谷也替他感到高兴,觉得他的文字触动人的灵魂,具有至善至美的内涵。在赞叹之余,莫之谷问高劲松,你现在最想感谢谁?答案出乎莫之谷的预料。高劲松坦言说:“我很感谢上帝,把苦难加给我,让我有那么棒的作品打动读者;感谢《圣经》里神的话语,让我汲取到写作的营养;当然,还感谢慈爱的母亲。”

莫之谷读到高劲松的散文里的一段话:“感恩残酷的命运,感恩物质的匮乏,感恩曾经的伤害,感恩别人的讥讽……”高劲松和莫之谷异口同声、丝毫不差地背诵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高劲松忽然忆起以前遭受别人异样的眼光,想起残废后被小混混欺凌,想起工作单位领导的嫌弃,他觉得苦难真是一份化妆的祝福,虽然让自己不幸,却让他拥有了澄净的友谊和深挚的母爱,神的爱也从来不曾离开自己。想到这,他心中第一次这样平静。

高劲松30岁时,他的第一篇小说获奖之后,他和妹妹去文峰塔悼念母亲。母亲已不再人世,她带着牵挂离开了需要照顾的儿子。望着母亲的遗照,他心里说,母亲,我们会在天堂相见吗?我真的很想你……

从文峰塔回来,高劲松病倒了,被检查出患有肾炎。苦难再次无情降临,令残废的高劲松雪上加霜。可他对莫之谷说:“生老病死就跟像苹果落地一样司空见惯,面对苦难和病痛,我不再害怕,虽然生活是炼狱,但只要心不幽暗就是天堂。”

高劲松的妹妹陪他去县中医院做了常规医学复查。高劲松刚想离开中医院,却听见医师对护士说:“这位姑娘消化道大出血,可血库里B型血没有了。”护士还没回答,一个声音抢着说:“我是B型血,抽我的吧,我不要钱。”

医师和护士转过身,看见主动请缨的高劲松。“好,但要先验下血。”医师说。高劲松坐着轮椅车,来到血检室……

果真是B型血!

输完血后,高劲松怕那姑娘还需要血,就留了下来。大出血的姑娘醒来了,一睁眼就见到护士和高劲松的脸。护士对姑娘说:“是他及时的无偿献血,才让你捡回一条命。你要好好谢谢人家!”

姑娘侧目对高劲松说:“谢谢你,你是我的恩人,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高劲松。”

“高劲松?是那位写《遗失的明珠》的作者么?这名字咋这么熟悉呢?”

“对,我就是高劲松。”

“我一直很喜欢你的文采,也喜欢你。”

“可我……是残疾人。”

“不,你是残疾,但你的灵魂比很多站立的人更高。从你的文字里,我读懂了你的坚强和旷达……”说完,伸出左手握住了高劲松的右手,心里不仅仅只有感激……

那姑娘叫丁玲,靖州新厂人,是毕业于湘谭大学的大学生。一年后,丁玲推着高劲松的轮椅车,带他去江东风雨桥,看那悠悠渠江水。

“你就是我想象中的那个样子。”高劲松说。

“我也挺喜欢你,咱们下辈子凑合着过吧。”丁玲回应道。

两人相视一笑,看见对方一脸的甜蜜。

高劲松接着对丁玲说:“因为林徽因,康桥才美,而我,因为丁玲,孤独的自己,在黑夜听懂了期待,在白夜看破了樊篱。”

是啊,爱情,就是一次相逢,然后并肩往前走,没有聪不聪明,只有愿不愿意。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湖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