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筑梦老人川崎广人
1/4 川崎广人年过七十还在河南当农民,那颗心比什么花都美!
2/4
3/4
4/4

我住北京多年,早就发现乡村少有蜗牛、蚯蚓了,台湾风城娘家门口野山沟也少见蝌蚪及小泥鳅了,真正原因是过度城市化后过多使用化肥与农药。环境恶化与退化早已让我们得癌病变愈来愈多,得病年龄愈来愈低,这绝对是“要命”的问题!

那天出发团契参加活动,认识一来自河南的日本贵宾——年逾70的农业老师川崎广人。出发前即听说他口尝大葱即知是堆肥或化肥种植的,因此我天真地带了一截大葱放在背包里。

日本老人远到中国大陆农村,并不断培训、出书、座谈、下地创研“堆肥”。因为人类,环境变了,土地坏了。我们认识了,从川崎广人畅谈农业技术认识他的堆肥传道之旅,一切感谢神。

出生鹿儿岛的川崎老师,初中时代就开始出去打工,后来也都靠自己读大学与硕士,当年获日本的海外留学金可以去美国,但他选择去印尼,曾在日本消费者合作社一作就达35年,从农村到都市的体验实践川崎亲身拥有。那股精神,正像经文:“我的教训要淋漓如雨。我的言语要滴落如露,如细雨降在嫩草上,如甘霖降在菜蔬中。”(申32:2)

中国GDP排行榜显示,近年来山东与河南始终是北方前两大省。川崎那年先到山东青岛农业大学工作一年,可惜他发觉中国的食品安全堪忧,最可怕的是他有心提醒教授们但都不获重视甚至他们一点也不关心,农村堆肥栽培技术更是落后;川崎重返日本加强研究“堆肥”,因为他准备还要再来中国大陆,于是他更致力于循环农业,提倡堆肥和堆肥栽培,做安全、健康、好吃的农产品。生活里不乏沮丧、孤独、无解,川崎始终没放弃,那追求就像:“你们务要坚固不可摇动,常常竭力多作主工,因为知道你们的劳苦,在主里面不是徒然的。”(林前15:58)

2013年川崎重新启航。当年已经67岁的川崎随身带着40公斤的行李和计算机,终于到了河南农村,那里土地辽阔,农场主的经营模式与老师投缘,处于精疲力竭的川崎不想再挪步,决定驻扎小刘固村,甚至创立“绿之源合作社”,他准备认真地在中国农村发扬光大“堆肥栽培”。

那天与老人谈话,听得出年逾七十日本老专家的无限期许:“中国的气候干燥,不像日本多雨,所以更适合农业堆肥制造与栽培,好的堆肥土壤需要强化并增加微生物,不但减少病虫害,还可以强化土壤,即使堆肥使用猪粪牛粪鸡粪,在农村也可以做到没有恶臭,同步做好环境与卫生的进步。”

“使用堆肥和化肥的果蔬,它的产量和甜度都不同,日本迷你蕃茄甜度是6,每亩产量6吨以上;中国的蕃茄甜度1-2度,每亩才1-2吨;如今我在小刘固村的甜度是6-8度,每亩6吨,已经是中国第一位!我们2020年的目标是甜度14,产量15吨!”从他表情看得出日本老人不是开玩笑的。他还说:“对畜禽人粪便简单处理办法很多专家都不支付钱,所以我制作堆肥,以产出无农药无化肥产品销售持续研究。”

老人一直很认真,谈话中才知日本老年人自杀率居高不下,而他几次告诉笔者他的虔信:“只要能工作,对社会仍有贡献,在地球哪里都不重要;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年过七十还在河南当农民,神会帮助我。”聊天现场的圣歌正是《轻轻听》:“……轻轻听,祂在轻轻听,我的牧人认得我声音。你是大牧者,生命的主宰,我一生只听随主声音……”

记得我随身一小截大葱,就为了请农业专家评定;川崎老师把大葱一番咀嚼很笃定:

“它是用化肥的大葱,葱心很辣也苦,外层没问题,若要回避致癌因素就别吃葱心!”

“早就发现蚯蚓、老鼠都不多了,春天的花也不开得不像从前了,都是人类过度使用化肥了。其实1970年左右日本的领导人已学习消费合作社的内容,学习使用超市,也相信食品是安全也是好吃的,因为日本的堆肥技术被重视,即使如此,日本目前得癌的比率仍高达3-4%。”

专家语重心长,他不是要引人发慌,而是想引起反思,为了引进日本的先进技术多次去日本实地考察,投资目的是为了建立技术培训基地;他在办公室写张贴纸:“实事求是:我们需要正视事实的勇气,不仅忍耐,而且为了解决困难;写出分析烦恼的本质原因。——川崎广人”

喝茶闲聊又知,日本许多老人多抱持着想为二战时自己国家曾在侵略造成的战争破坏做弥补,因为那是人类共同的问题。他娓娓道来,我听得肃然起敬。这位日本老人始终让我尊敬,他既想知新又想温故,他就像筑梦者。

我在城区采访川崎今在郊区完稿……此时夏雨如箭,生活的美在感知、冒险与寻找,农业筑梦人让人反省要积极爱护土地,不要让我们的未来枯竭,人类再不好好珍惜环境,受苦的人还是我们自己。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