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诗人屈原曾经与上帝擦肩而过?!——端午节游宝鸡市石鼓历史文化廊桥遐想
1/1

今年的端午节有点意思,农历的五月初五,又恰逢公历的6月25日,竟有3个5集于一天了。这天早晨吃过早饭,独自怀揣几枚粽子冒着沥沥毛毛细雨、信步来到离家不远的宝鸡市石鼓历史文化廊桥。因着前两天已下过几场白雨,渭河水已涨了许多。以改往日柔情的好脾气,成为从西朝东赶来,扯着嗓门、喊着叫着,从廊桥下穿身而过之,它的身后仍然留下一路的滔滔水声! 

端午节是中国民间传统节日,这一天为什么要纪念屈原呢?因为就在这一天,屈原抱石投汨罗江自尽了。自尽的原因据说是因为糊涂的楚怀王不听屈原的劝告,听信谗言将他流放。楚怀王投靠了秦国后,结果客死在他乡。屈原不忍看楚国沦陷,而愤慨报国跳入汨罗江。后人赞称他为爱国诗人。以往笔者虽然常常来廊桥,没有过多的浏览廊桥两旁围栏上的灿烂古籍文化,只不过当它为桥,路过而己。 

宝鸡市石鼓历史文化廊桥位于宝鸡市中心位置,它北起东岭城市综合体,南接中华石鼓园,全长684米,宽6.5米。于2009年开工,2010年竣工。桥上的廊、厅、塔楼、装饰、水幕、喷泉、亮化及历史文化长廊等是由宝鸡东岭集团负责建设,于2012年建成至今。 

廊桥工程在建设之时,利用了桥下渭河的蓄水条件,在桥下的橡胶蓄水坝和上游的拦河闸工程之间形成了一个约80万平方米的水面,在廊桥的西侧布置了400米长的水幕设备,并且在水面的中心小岛上建造了音乐喷泉。使得廊、桥、坝三者合一,让廊桥兼有拦河蓄水、防汛泄洪、行人通道、历史文化展示等多方面的功能。重点吸引人的地方,还是它的书画兼并的历史文化知识长廊。 

漫步在廊桥上,仿佛穿越时空隧道,让人在不知不觉之中,被眼前的一幕幕带回到了宝鸡上千年历史的烽烟之中。让每一位从身旁行走过的游人无不为之称奇、赞叹!但通走过桥面后,怎么没有读到、看到屈原诗人的一画一诗呢?让人感到有些遗憾思绪或多或少产生于心中,就像这天空沥沥飘洒的毛毛细雨,心中感到湿漉漉的一片。又仔细一想,这座廊桥是建在宝鸡,假如此时此刻是游览在屈原家乡汨罗江上想象中的文化廊桥上,那多半又会是以屈原诗画的历史长廊为主了吧! 

屈原一生留下不少作品,笔者最欣赏他的作品是《天问》。郭沫若老先生曾经赞赏它是“空前绝后的第一等奇文字”。这等奇文全首诗共373句1560字,是一首以四字句为基本格式的长诗,它是屈原写于2300前的战国时期。在当时的那个年代,中国正处于七雄混战,狼烟四起,百姓流离失所之中。屈原在《天问》中,问天、问地、问自然,问历史、问宗教、问社会……一口气问了170多个问题(还有一说是一百五十多个问题),可谓中国古代历史上文化的旷世绝笔! 

这些问题有许多是在他那个时代尚未解决而他又怀疑的,也有明知故问的,对许多历史问题的提问,往往表现出作者当时的思想感情、政治见解和对历史的总结、褒贬;对自然所提的问题,表现的是作者对宇宙的探索精神,对传说的怀疑,从而也看出作者比同时代人进步的宇宙观、认识论。《天问》以新奇的艺术手法表现精深的内容,使之成为世界文库中绝无仅有的奇作。 

让我们来看看屈原都问了什么?请问:“请问远古开始之时,谁将此态流传导引?天地尚未成形之前,又从哪里得以产生?明暗不分浑沌一片,谁能探究根本原因?迷迷蒙蒙这种现象,怎么识别将它认清?白天光明夜晚黑暗,究竟它是为何而然?阴阳参合而生宇宙,哪是本体哪是演变?天的体制传为九重。有谁曾去环绕量度?这是多么大的工程。是谁开始把它建筑?”(参:夸克文献) 

再回头看《圣经》,神说:“起初,神创造天地。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神看光是好的,就把光暗分开了。神称光为昼,称暗为夜。神说:诸水之间要有空气,将水分为上下,神就造出空气。神说,天下的水要聚在一处,使旱地露出来,事就这样成了。神看着是好的。” (参创世记1:1-10) 很是遗憾,屈原没有能够看见《创世记》,也没有能够遇见上帝。虽然他已经在脑海的冥冥之中感到了上帝的存在,在他的《天问》中还多次提到了上帝:四海之中,万国共处,上帝何以要使他们相怒? 国家庄严不复存在,对着上帝有何祈求?出生既已惊动上帝,为何后嗣繁荣昌盛?上帝既降天命于殷,为何不再劝戒明白?(参:夸克文献) 

屈原投江前对着滔滔汨罗江面喊曰:“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屈原醒着吗?在笔者看来他没有醒啊,若真的醒着,岂能没有见到上帝、得着《天问》答案便投江了?就算以后的历朝、历代的后人们往河里投再多粽子,只怕那些大鱼也是不会放过他的。屈原问了,但他想知道的所有答案,都在圣经里能找到。但他与上帝擦肩而过,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不幸。 

屈原最终投了汨罗江,从此以后的人们都认为他是因为报国之心无法实现而死的。笔者虽然不否认这一点,但也认为:他是因为对生命终极意义的绝望,对他的所有问题都没有找到答案,对所有问题都得不到解决,苦闷的他作为一个思想者,与其糊里糊涂地活着,不如有意义的死去。这也是历代部分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选择自杀的主要原因。 

中国自古以来是信有上帝的,中国古代智者一直在困惑中寻找上帝,寻找答案,寻找生命的意义。中国古代的主流文化是有神论。中国出土的大部分历史文物与祭祀有关。古人敬的是哪些神呢?一是天神,中国古籍书中多次提及上帝,有完整的宗教祭祀制度,“封禅”,就是由皇帝代表国家跪拜皇天上帝。二是拜多神,山川、星辰、土地、灶王爷……三是拜祖先,藉着先人之灵与上天灵界相契合。 

但实际上,很多人在心里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神的,只是他们没有找到真正的神而已。像屈原这样苦苦寻找答案的中国思想家大有人在。如孔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早上得到了道,晚上死了也不遗憾了。在今天,当今社会上仍然有多少人在默默地寻找、等候神?就像这廊桥下的渭河,它从遥远的西边山里流来,又经过你的脚下流向东方。你不顺着它的流经去寻找,你就不会知道它汇入黄河流向大海一样。所以朋友们,到教会去吧,去寻找你心中真正的神。信从上帝,不再使屈原的历史悲剧在你自己身上重演。 

朋友,建议你还是要在端午佳节前后,给你身边的朋友讲讲屈原、讲讲屈原的《天问》。讲讲《天问》中那些得不到答案的问题,在《圣经》中都能找到答案。朋友,在你身边还有多少人不认识真神呢?还在继续去拜那些人造的假神吗?朋友,难到你不觉得这个事情,很是一件重要且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吗? 

2300年后的今天,我们在这里重读屈原《天问》,对照着在《圣经》寻找答案。是啊,也如笔者在今天的端午节站在宝鸡市石鼓历史文化廊桥上,看着眼前滔滔渭水东去,在毛毛细雨中遐想、缅怀古人屈原诗人,去思想上帝的万能创造,给我们得到的启示是:万物、万事皆为上帝创造、掌控。我们今天走基督教中国化,就是要用中国五千年的优秀传统文化诠释圣经真理,去广传福音,拯救失落的灵魂,拯救那些正在寻寻觅觅饥渴慕义的罪人!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马可福音 16:15 )“信道是从听道来的,听道是从基督的话来的。 ”(罗马书 10:17 )  听不到福音,没有人传给他,他怎么能信呢?当年若不是聂斯多利派将福音传到中国,若不是一代又一代西方传教士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怎么会有今天数千万的中国基督徒?主耶稣临走时对使徒们交代的唯一大事就是:“你们要去使万民做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9) 

远处传来孩子们呼喊回家吃午饭声音,把笔者从遐想中唤醒过来。忙将随身带来还略有体温的粽子,一个一个解开,朝桥下滔滔渭水投去。希望河里鱼儿吃了,并游向大海(天下之水都汇集于海洋),告诉远古的屈原之灵,他的170个《天问》,在《圣经》中都能找到答案!接下来笔者回头北走,出了宝鸡市石鼓历史文化廊桥,不知什么时候毛毛雨已停了。头顶云层缝隙露出了几道阳光,照的回家路面闪烁灿烂……

(本文作者为福音时报西北地区特约撰稿人。)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