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这位黑人牧师深刻改变了美国种族歧视
1/1

这段时间,因为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杀害的事件,引起了全球关注,美国国内不少地方也发生了骚乱,种族主义再次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而在美国黑人运动中,有位牧师可谓家喻户晓,他就是著名的马丁·路德·金。

1929年1月15日马丁·路德·金出生于佐治亚州亚特兰大市奥本街501号,一幢维多利亚式的小楼里。他的父亲是埃比尼亚泽洗礼堂的牧师,出于对改教领袖马丁·路德的崇敬,以他的名字给孩子取名。

15岁时金以优异成绩进入摩尔豪斯学院攻读社会学,后获得文学学士学位、1951年他又获得柯罗泽神学院学士学位,1955年他从波士顿大学获得神学博士学位。1954年,马丁·路德·金被按立为牧师,在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的德克斯特大街浸信会教堂侍奉。

虽然经过残酷的南北战争,美国黑人从法律上获得了自由,摆脱了奴隶地位。可社会上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一直没有解决,到了一百年后,仍是如此。

当时美国不少地区,白人至上主义盛行,黑人被视为下等公民。他们大多生活贫困,得不到良好的教育,而在南方的许多州,黑人不能在白人开的餐馆就餐,许多公共场所挂着“仅供白人使用”的牌子,甚至在公共汽车上黑人也只能坐在后车厢,车的中部虽然允许黑人坐,但有白人上车,黑人必须给白人让座。

而在五十年代末,阿肯色州小石城的学校委员会开始解除种族隔离,允许黑人与白人同校。但有些激进的白人至上者,威胁要采取暴力手段,拦阻黑人入校。当地官员甚至排除国民警卫队进行拦阻,时任总统艾森豪威尔于是下令出动精锐的101空降师,黑人学生才在军队的保护下进入了学校。由此可见,当时美国南方一些地方,种族歧视多严重、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黑人从五十年代起,展开了争取权利的运动。

1955年12月1日,一位名叫罗沙·帕克斯的黑人妇女在公共汽车上拒绝给白人让座,因而被蒙哥马利市警察局的警员以违反公共汽车座位隔离条令为由逮捕了她。此事,激起持续的抗议行动,当时在教会当牧师的马丁·路德·金随即组织黑人进行抵制公共汽车歧视黑人的斗争。全城5万黑人拒乘公共汽车385天,(即蒙哥马利罢车运动),最终迫使美国最高法院宣布在交通工具上实施种族隔离为非法,从此,他成为黑人民权运动的领袖。1957年帮助建立黑人牧师组织──南方基督教领袖大会,担任首任主席。

1960年1月31日,一名黑人大学生到一家连锁店买酒遭到拒绝,理由是“我们不为黑人服务”。于是,马丁·路德·金发起入座运动,具体做法是,平静地进入任何拒绝为黑人服务的地方,礼貌地提出要求,得不到就不离开。不到两个月,运动席卷了美国南部五十多座城市。参加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服装整洁,头发一丝不苟,以最有尊严的目光请求服务。纵使遇到嘲弄、侮辱,依旧不卑不亢,得不到服务,就坐下来读书。许多人在运动中被捕,但马丁·路德·金早已发出号召──填满监狱。

1963年8月28日马丁·路德·金组织25万黑人向华盛顿汇集的示威游行,即争取就业、争取自由的“自由进军”,在林肯纪念堂前他发表了著名的《我有一个梦想》的演讲,他提到:“我今天怀有一个梦。我梦想有一天,亚拉巴马州会有所改变——尽管该州州长现在仍滔滔不绝地说什么要对联邦法令提出异议和拒绝执行——在那里,黑人儿童能够和白人儿童兄弟姐妹般地携手并行。

“我今天怀有一个梦。我梦想有一天,深谷弥合,高山夷平,歧路化坦途,曲径成通衢,上帝的光华再现,普天下生灵共谒。”那时,上帝的所有孩子,黑人和白人,犹太教徒和非犹太教徒,新教徒和天主教徒,将能携手同唱那首古老的黑人灵歌:“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的上帝,我们终于自由了!”

这场运动迫使美国国会在1964年通过《民权法案》宣布种族隔离和种族歧视政策为非法政策。黑人从此获得和白人一样的平等权利。

1964年马丁·路德·金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他著有《阔步走向自由》和《我们为何不能再等待》等书。1968年4月,马丁·路德·金前往孟菲斯市领导工人罢工,下榻洛林汽车旅馆。4日晚饭前,他立在二楼三百号房间的阳台上,与人谈话。这时在街对面的一幢公寓里,一名种族分子端着一把狙击步枪,向他射去。子弹从前面穿过他的脖子,他随即倒地不起。马丁·路德·金走完了其传奇的一生,在主的怀抱中安息。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