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鲜为人知的正定惨案
1/1

1937年7月7日,日本法西斯发动卢沟桥事变,八年全国抗战就此爆发。是年10月8日,日寇占领河北西南部的正定县,对手无寸铁的中国百姓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据统计共有1500人惨死于鬼子的屠刀下。

正定县的年轻女孩,很快成为鬼子追逐的“花姑娘”,就在她们深陷险境时,有九位外国传教士挺身而出,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们就是文致和主教以及他的同工们。

文致和主教是荷兰人,生于1873年。1899年成为神父后,就来到中国河北宣教,并于1920年被祝圣为正定主教。

根据天主教正定教区记载,日寇进入正定后,“天主教堂的避难者在前一星期统计就打破了二万大关,随着炮声蜂拥而来的,又将突破了前者的数倍。……东院全部为男人,西院大都为妇女,(内为养病院、养老院和婴孩院,而以修女主理之)。”其中有年轻妇女3000人左右,另有2000-3000名儿童。

10月9日,日寇开始在正定奸淫辱掠、屠杀民众。有些日军甚至闯入天主堂抢劫,但由于天主堂属于中立国产业,文致和主教于是跟占领军交涉,要求不能破坏。日本军官也答应了请求,保证不再侵犯。

可是,鬼子发现正定的女孩太少,难以满足兽欲,千方百计打听她们的下落。在汉奸的出卖下,得知很多女孩子都到天主堂避难了。于是当天中午,一群鬼子扑向天主堂,妄图蹂躏里面的女孩。面对危险情况,文主教义正辞严地拒绝。他告诉鬼子:“你们可拿走教堂的任何东西,但主教、神父决不许你们碰这里的任何一个女孩子。”由于主教、神父都来自中立国,日寇只能感到无奈,暂时离开了天主堂。

可傍晚六点左右,一队日本兵再次闯入了教堂。他们扣押了前来交涉的夏露贤(Lueien Charny)和贝德良(Eug be Bertrand)两位法国神父。一小时后,他们进入餐厅,将正在用饭的文致和主教、艾德思修士(Geerts,荷兰人),毕安当(Biscopitch,捷克人)、柴慎诚神父(Brodover Croatie,克罗地亚人)、卫之纲神父(Wouters,荷兰人)、霍厄玛神父(Emmanuel Robial,法国人)以及泊林芝修士(Frinz,波兰人,28岁)等九名外国人押上汽车,扬长而去。

中国信徒看到主教、神父迟迟没有回来,就冒着生命危险寻找他们的下落。他们在天宁寺附近的木塔发现了一堆灰烬,上有十字架、权杖、皮鞋残渣等等东西。经过辨认,正是文致和主教和神父的遗物。原来鬼子把文致和主教等九位外国人带到天宁寺后,将他们绑起来,然后用刺刀将其捅死,并浇上汽油,妄图毁尸灭迹。

此事被曝光后,引起了国际哗然,各国媒体纷纷谴责日寇的暴行。但由于抗战激战正酣吸引了更多的注意力,加上日本人及时做好危机公关,这件事很快就平息。但文致和主教及其同工的血没有白流,不但保全了几千中国女孩,更让日寇在国际舆论中陷入被动,对在华外国人设立的安全区的态度上较为收敛。因此,拉贝、贝德士、魏特琳才得以在相对缓和的环境下,在南京安全区拯救了20万中国难民。

目前“正定教堂惨案”日益得到中国学术界的关注。在2017年10月25日,“抗战初期‘正定教堂惨案’八十周年”学术座谈会在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举行,与会者高度评价了文致和主教等九位国际友人的义举。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厦门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