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中国医疗界“四大天团”之前身:教会医院与福音精神
1/1

近日,南方周末连续几天发文,讲述中国医疗界四大“天团”战武汉的故事。“正如武侠小说中的江湖门派,他们在救治重症患者上各有绝招。”

2月7日,一则新闻刷爆网络:《四大天团医院会师武汉!王炸来了,中国必胜!》。“北协和、南湘雅、东齐鲁、西华西”代表着中国医学最高水平,曾被誉为中国医学教育四家“百年老店”,在20世纪30年代就闻名遐迩。追溯其前身,它们都是传教士最初在中国时为了医治病人而引进西医并建立的医院,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国现代医疗的发展。

传教士进入中国后就开始医药活动,利玛窦曾开创传教与医疗并重的路线,马礼逊也曾在澳门开办西医诊所,美国传教士彼得·伯驾在广州建立的医院则是传教士最早在中国建立的现代意义上的医院。后来,国内多个地方都出现过“福音医院”。

如今,教会医院的故事还会时常被提及,它们多少见证了传教士在中国缺医少药、医疗卫生条件有限的情况下积极服务社会,拯救生命,培养了人们的公共卫生意识。这其中就包括历史上的医疗界四大“天团”。

北京协和医院

“一部协和史,就是半部中国医学史。”有人曾说,协和医院是拦在病人和死亡面前的最后一道关卡。1月26日,北京协和医院第一批医务人员驰援武汉。其中,林巧稚就是从协和医院走出来的医学大家,她是中国妇产科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

回顾历史,最早到北京行医的是伦敦会宣教会传教士雒魏林,于1862年在北京建立了伦敦宣教会北京医院,这是北京第一家西医院。1900年,该医院在义和团运动中被毁。随后,伦敦会与美国长老会等五个教会联合会成立了华北教育联合会,派当时在中国传教的英国伦敦会的一位医生科克伦在北京医院旧址上创办医院。

在北京的时候,科克伦通过给李总太监李莲英治病,认识并得到了慈禧太后的赏识。1904年,慈禧带头赏银,“特为北京协和医学堂的建立捐赠一万两白银以示褒赏”,王公大臣也随即解囊。在各方捐助和五个教会联合会的推动下,学堂于1906年正式建成,名为“Union Medical College”,中文翻译为“协和”。在落成典礼上,担任大清海关总税务司40余年的赫德爵士在致辞中希望“这所开风气之先的医学堂”为“许多其它医学堂铺开路石。”1915年,美国中华医学基金会用20万美元收购了医学堂全部资产,它的主人变成了洛氏基金会,新学校命名为“北京协和医学院”。1917年9月,北京协和医学院及附属医院奠基及开工典礼仪式举行。

当时在协和医学堂任教的教授都是美国名校的博士。为了把协和打造成亚洲最强,医学堂实行残酷的逐级淘汰制,学生们每天需刻苦学习。被称为“万婴之母”的林巧稚为了遵守“如果女医生选择内、外、妇产科这样的大科,不允许结婚”的规定,保证能在病人身上投入全部精力,终生未嫁。梁启超和孙中山都曾到协和医院做手术,其病例保存在那里。1951年,协和医院开始为中国老百姓行医治病,并为全国各地的医学院、医院培养和输送了大批医学人才。2003年,在抗击“非典”中,协和医院开设四个病区,千余名医护人员一线救治病人。为了研制非典疫苗,协和采集了唯一合格的SARS病毒株。在此次武汉新冠肺炎疫情中,更是勇担使命、冲锋在前。

湖南湘雅医院

“二十世纪初,美国耶鲁大学校友成立雅礼协会(Yale-China Association),开启来华兴医办学的重要篇章。1906年,美国医学博士爱德华·胡美(Edward H.Hume,1876-1957)受雅礼协会委派来到中国,在长沙西牌楼创建了雅礼医院(Yale Hospital)。1914年,湖南省政府委托育群学会与美国雅礼协会合作,创办我国第一所中美合办的高等医学教育机构——湘雅医学专门学校,雅礼医院随之更名为湘雅医院(Hsiangya Hospital),湘即湖南简称,雅即Yale之音译。)”这是湘雅医院官网的介绍。

而当时胡美以每年142美元租下开办雅礼医院的一处旧房,是属于挪威教会;爱德华·胡美本人则是美国雅礼协会的医疗传教士。从其祖父开始,全家就在印度从事宣教工作,胡美从小就深受感染,对海外宣教充满热情。1897年,她毕业于美国耶鲁大学,随后进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继续深造,于1901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胡美曾在印度工作3年,从事鼠疫防疫工作。1906年,受到雅礼协会派遣,他到了中国,学习汉语和长沙话,于1906年创办雅礼医院,还与同工颜福庆创办湘雅医学院,1914年成立并面向全国公开招生。1915年,雅礼医院更名为湘雅医院。1922年,美国教育考察团来华系统考察,确认湘雅与北京协和医学院是中国最好的医学校。从此,“南湘雅,北协和”誉满天下。抗战时期,它在炮火中敞开大门救死扶伤,位难民提供生命庇护,1942年被日军烧毁。1946年修复后继续行医,并扩大规模。

近二十年来,无论是抗击“非典”还是“甲流“,或者“埃博拉”与“禽流感”,都有湘雅医院的专家和医护参与。“看病到湘雅,康复早回家”,这是湘雅医院微信公众号上的宣传语。2020年2月,该医院病栋楼作为湘雅医院防控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隔离病房使用。早在1月21日,该院吴安华教授就作为首批国家专家组成员驰援湖北;1月27日,5位护理专家赶往武汉金银潭医院支援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2月7日,130名长沙逆行勇者驰援武汉协和医院西院区重症病房;2月28日,6名医护人员随湖南省第十八批援鄂医疗队奔赴黄冈抗击新冠肺炎。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2月7日,齐鲁医院第四批援鄂医疗队队长李玉带领130名队员到达武汉天河机场。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李玉表示,看病讲究身临其境,不能光凭想象,必须看到病人是否吸氧、精神状态如何。”“我们呼吸科也有呼吸机,也给病人气管插管,但更关注如何让重症患者不要发展成危重症。”在言语中体现着专业性。

在中国近代史上,齐鲁医院值得一提。该院的前身为华美医院,由美国传教士聂会东夫妇于1890年创建。这对夫妇于《天津条约》签订、山东登州等数十处通商口岸开放后,被美国北美长老传教会派遣到济南。他们随后购买了一片地,创建华美医院(位于现青龙桥北,后坡街117号),这便是齐鲁医院最早的雏形。当时,美国医药传道会曾直言不讳地说:欲介绍基督教到中国,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医药。”

华美医院渐渐发展成为了具有内科、外科、妇科、小儿科、眼科和耳鼻喉科等分科最全的医院和齐鲁首家西医院。多年后又成为了集教学、科研于一体的医疗卫生中心。1917年,医院建成新校舍,教会所办的广文学堂、培真神学堂及师范学科,与山东基督教大学医科和广智院合并,正式成立齐鲁大学,与山东基督教大学医科及前一年并入的北京协和医学院部分师生组成齐鲁大学医科。1933年,新医院建造,设备和人员都有增加。200010月,山东大学、山东医科大学、山工大合并成立新的山东大学,医院由山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正式更名为山东大学齐鲁医院。

2008年汶川地震发生后,齐鲁医院先后组建了三批医疗救援队共13人,奔赴四川抗震救灾一线。并在平时的医疗救助中承担责任,更在此次武汉肺炎疫情中贡献力量。

四川华西医院

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则渊源于1910年美国、英国、加拿大等5个教会组织在成都华西坝创办的私立华西协和大学,是中国最大的医学综合性大学,亦是中国现代高等医学教育的数个发端之一。2000年9月,华西医科大学与原四川大学合并组建新的四川大学,华西医科大学更名为四川大学华西医学中心。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起源于美国、加拿大、英国等国基督教会于1892年在成都创建的仁济、存仁医院;华西临床医学院起源于1914年的华西协和大学医学院医科,是由美、加、英等国教会按西方医学教育模式建立的医学院。

2019年年初,《华西都市报》报道,作为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的《华西坝文化丛书》于2018年正式出版,书籍收集整理了欧美国家图书馆、华西创办者后人手中的书信、文献等珍稀史料,并且实地采访了目前尚健在的见证华西百年历史的创立者及其后人。

该丛书包括《华西书信》《枫落华西坝》《紫色云雾中的华西》三册,共90多万字,从不同历史阶段,用大量珍贵图片、文献和纪实文字来展现华西坝文化。其中,《华西书信》是一部关于华西协和大学创办者的书信集,透露出外国传教士从1911年到1950年在华西坝创办华西协合大学、传播医学的艰辛历程,以及以客观立场记述的现代中国的社会环境和民生状态;《紫色云雾中的华西》则讲述现代医学在中国发生、发展、传播,以及华西协合大学医学院扎根华西的历程;《枫落华西坝》是一部关于加拿大传教士到华西坝传播现代医学知识,并创建华西协合大学的长篇纪实作品。

在《紫色云雾中的华西》这本书的序言部分,作者写到:“医学院向来都是举足轻重的机构,对服务大众具有深远的影响。我们学院最与众不同之处是我们的老师都是传教士,且来自不同的基督教流派,有着五种不同的使命……大家没有因为国籍、教派或者个人意见不同而发生分歧,而是精诚合作,战胜了难以想象的困难。”在第三章中,作者介绍了“医学传教在中国的历史背景”。

编者后记:

提到这些医院,不少基督徒都在传它们的前身是“教会医院”的信息,有借助热点彰显基督教的心,也有纪念这些传教士当初为了福音的缘故漂洋过海、为了爱灵魂而牺牲自己的精神,他们不仅传福音,还在那个充斥着复杂因素的社会环境中,建医院和办学校,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中国的近代医疗和教育的萌芽与发展。不过,我们不能总停留在历史中,不能总借助昔日的光辉来彰显自己,却不在这个时代中效法基督,背起十字架来服侍社会中不同的人群。求主让我们不仅宣讲福音,也身体力行地活出福音,爱邻舍如同自己。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