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婚姻中的软弱之道
1/1

你们作丈夫的也要按情理和妻子同住,因她比你软弱(注:“比你软弱”原文作“是软弱的器皿”),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这样,便叫你们的祷告没有阻碍。——彼前3:7

一、父母的婚姻

托尔斯泰在《安娜卡列尼娜》一书开篇写道: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那些有不幸童年经历的孩子成年后,鲜有幸福美满的。因为,创伤累累的童年,往往造成一生无法弥合的痛苦阴影。这样的孩子,要么长大走了父辈的老路,要么,走向另一个极端:缺少爱、随意步入、轻易放弃;又可能因怀疑、仇恨而远离婚姻和爱。

我的父母是脾气急躁的急性子,年轻时没少吵架。母亲是基督徒,父亲坚决反对,矛盾多由此爆发。我是坚决站在母亲一边,因为我从幼年就随母亲信了主。但他们很快也归于和睦了。

记得上小学三年级时,有一天半夜正在睡梦中,突然被父亲从床上揪起来,怒骂,令我不知所措。许久,才清醒过来,原来家里的驴把院里的几棵桐树苗给吃掉了。可,为什么是我挨骂?后来才明白,或许是我没有把驴的绳子拴好,以至于驴子跑出了棚子。

岁月如水,磨去了石子的棱角。父母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少。直到我长大离家,工作了,有一天,母亲告诉我:“你爸上周受洗了。”哈利路亚!真不敢相信,那个小时用指头捣着我额头骂“丢人!你妈没文化,你也跟着她去信主?”的父亲,竟然悔改归主了。

而我为探明父亲是真信还是假意迎合母亲,曾回到家乡,主日,父亲开着他的小代步车,载着母亲和我到教堂。父亲安静地坐在教堂内,不再像以往那样,一进教堂就打瞌睡,而是认真地记笔记、查圣经、祷告、听道……只是在和我一起唱赞美诗的时候,父亲仍有一丝的羞怯。

感恩!信主后,父亲性格、脾气大变。对母亲温柔体贴,一刻也离不开母亲;而母亲也更依恋父亲。两人一起做饭、一起散步、一起参加老年活动、一起去教堂敬拜神……妻子羡慕不已,说“啥时你也能像爸对妈那样对我!”

二、我们的爱情

高中那年,我在三门峡一高美术班。而班上有个“假小子”,豪爽地大笑、穿紧身脚蹬裤、留齐耳短发、爱给你改画,活脱妇女大队长样子的阿鹏,吸引了内向羞涩的我的注意。没想到,七年后,我们成了夫妻。

然而,我们虽认识得早,却也是如此不和谐的一对:我是个急性子(像我父母),而她是个“慢郞中”;我内向忧郁,凡事往坏处想,她却大大咧咧,天生的乐天派;我邋邋遢遢,用过的衣服书笔,随手一扔,下回就找不到了,她却爱干净到洁癖的地步;我喜欢随性乱花钱,她却是精打细算,节俭至极……

从任何一方面看,我们似乎都是水火不容。然而,2000年结婚至今,我们的婚姻走过了数个磨合期,渐入佳境。我不再幻想她听我的,她也不再期盼把我改造成干净、不急躁……的男人。

记得在一次同工分享会上,我谈起我的婚姻,说“圣经上虽然要丈夫做妻子的头,但我却从来都不是,我是个软弱的人。”在家庭生活中,小到买菜做饭,铺床叠被,大到工作买房、投资理财……我没有当头、做决定的特权,乃是将这些事交给妻子。因为我知道她比我聪明、精明,且我也乐得在这世事之上听老婆的,甘当“妻管严”,因为圣经上告诉我们:妻子“是软弱的器皿”,那又何必为这些事情与软弱的妻子相争呢?

但记得有一年,在女儿尚小的时候,妻子带女儿到一家儿童相馆拍照。不料,女儿淘气,不小心碰掉了一本相册,相册落地时摔掉了一个角,店主恶意漫天要价,让赔数百元。妻子慌忙给我打电话,我到之后,让妻子带女儿先回家,我打电话报警,在民警的协调之下,赔了二十元了事。

这事之后,妻子直向我竖大拇指,说:“你勇于承担的样子真帅,这才是好老公、好爸爸的样子嘛!”其实,在家里退让,不强求自己的意思,而是甘愿按妻子的心意行事,不是因为没有主张,想法,而仅仅是因为爱,不计较。在生活中大小事,只要不违背上帝的心意,甘愿顺服“身子”的需要和想法;而在“身子”需要保护时,做丈夫的自然会挺身而出,牺牲自己也要保护爱妻、家人平安。

而且,我知道妻子的强势,更多时候也是出于爱。她不听我的,非要为我买衣服,她强收走我一部分钱,存在她的账下,但到了时候,却一把手拿出来,还了按揭,又为我们家投资买了商铺、建了香菇冷库(租给家乡的客商)……

妻虽掌管家庭大多数钱,又特喜欢好看的衣服,却常常逛了一天街,只给我和女儿买了一大堆,却忘了她自己。

随年岁增长,妻头上青丝换华发。然而,我发现今天比初识的高中时更加爱恋她。也常常在祷告中向主感恩,感恩主赐我一生的美好伴侣;赐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

我喜欢被妻“掌控”的感觉,乐得做个“傻乎乎”的老小孩。妻子责备我的时候,女儿在一旁煽风点火,我孤立无助,软弱如泥,被家中俩大女人欺负成“乖小孩”,踩在脚下!

然而,妻子也有她软弱的时候。昨日,妻洗了衣服,“老公,快来帮个忙!” 我不耐烦地放下圣经,从跪垫上爬起,“干吗呀?”

“帮我把洗的衣服送上楼顶。”

其实,这盆里洗过的衣服并不太沉,但妻子需要我参与到她的工作中。有时,我正忙于电脑前,妻十万火急地呼我,到了厨房,发现原来她正炒菜,缺一瓣大蒜而已……

然而,这正是生活中的彼此需要,让我们的生命更紧密地联结,她中有我,我中有她。我不需要让妻子凡事听我的,那不一定就是“头”的工作;相反,妻子需要我来爱、呵护、陪伴,并在她任何需要的时候,伸出手来帮助她,更在她有不安或危险之时,挺身而出。

而当我做了该做的之后,妻子满足于我的爱,她也会加倍地把温柔、甜蜜、顺服反馈于我。

感谢主!赐我的父母健康、平安、彼此相爱,彼此搀扶、共走天路。 更感谢主赐我如此可爱的妻子,外表强势、内心软弱;赐我生命中所有软弱之处的弥补者和帮助者;赐我共走人生之旅的同路人和佳偶。

“我的佳偶啊,你美丽如得撒,秀美如耶路撒冷,威武如展开旌旗的军队。求你掉转眼目不看我,因你的眼目使我惊乱。你的头发如同山羊群,卧在基列山旁。”(歌6:4-5)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南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