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不必活给别人看
1/1

在疫情防控严重的时期,红白喜事都要从简,因为喜事可以延期,而丧事则不能推迟,只能从简,因此有许多人心中大有遗憾。

有一次,和一对夫妻讨论丧事繁简和清明扫墓的问题。姊妹说,疫情期间一切都应该从简,有些事可以不做,孝亲的心意到了就行。姊妹丈夫的观点和她不一样,他说这些事都要做,因为可以显出这个家族的兴旺或衰败。朋友反驳说,人都死了,这些形式并不重要。她丈夫说比如两座靠近的坟墓,一个坟头有草,一个坟头没有草,人看他们是不一样的。坟头有草的人,人一定会说他们家没有人了。朋友说,有什么呢?死都死了,本人又看不到,听不到,活人说了又怎么样?

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就在想人活着和死了都不容易。生前自己和别人比,死后子孙利用他和别人比。难道活给别人看真的这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不看自己的实力,不顾自己的感受,不管别人的处境?别人的评价好坏真的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让自己的生活和心情随着别人一张随时会变的嘴决定?难道这些人会为我们的生命负责吗?难道这些人会为我们的生活添砖加瓦吗?我想他们是否重要是根据他们能做的事,会做的事决定的。哪怕人能决定我今世生死活法,不能决定永恒去处,他们也不是我终极的侍奉对象。如果人言充满恶意,我们不必在意恶人的想法。因为面对别人长草的坟墓,如果是善良的人,他们看到别人坟头的草之后一声叹息,虚空的虚空;如果不是善良的人,他们看到别人坟头冒出青烟,他们也会说妖魔在作怪。

另外,很多时候,那个“别人”根本不是具体的人。“别人”只是藏在我们心里的虚荣和害怕不被认同的恐惧。一个人若知道自己是谁?从哪里来?往哪里去?他活着的时候都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他活着的时候已经能看世界如粪土,宠辱不惊,肯定不会在意死后在坟前夸赞还是羞辱。一个人要重点关心的不是死后是否风光大葬?是否有人在四时八节去扫墓拔草?

有人说,除了名人,人死50年后,连自己的子孙后代都没有人记得。我们要重点关心的是人在生前有没有凭着信心活?有没有带着确据和盼望死?死后无论是马革裹尸还是安葬君王皇陵都一样,百年之后谁也找不着。就像拉撒路生前狗来舔疮,死后不可能风光大葬,但不影响他在亚伯拉罕的怀里享受安息。财主生前奢华宴乐,死后必然风光大葬,却只能受着痛苦,遥看拉撒路在亚伯拉罕的怀里享受安息。风水是迷信的说法,安葬何处不能影响子孙祸福,无法改变善恶结局。只有传承亚伯拉罕的信心美德才能让子孙万代蒙福!

我们不要以这个世界的标准,用人的判断成为行动的原因,而是以拯救我们的那一位作为依归,或生或死,怎样活都只为祂。那就是天下人间唯一的拯救!我们生,为给祂活;我们死,为祂而死。当我们能如此活的时候,我们都不会活成诡诈邪恶的人,反而会是行公义、好怜悯、存心谦卑的人。当然,尽管如此,我们收到的评价也许还会褒贬不一,有人赞誉,有人谩骂,但那些好坏的评价都不重要,好的不必虚荣骄傲,坏的也不必难过自卑。重要的是那一位的评价,我们求的是那一位的称赞!

弟兄姊妹们,不必活给别人看,让我们全人只要为祂而活,活出祂的形象和样式。这个世界能消耗我们的地方太多了,太容易让人身心疲惫!很多人挣了钱,过上了人人羡慕的生活,却错过陪伴孩子成长的时候,留下了一个问题少年;很多人争到了位子,成了别人巴结讨好的领导,却也成了别人达到目的的手段。很多人做了好事,得了好人的美称,九十九件好事做了,一件没有做到的时候,就成了沽名钓誉的投机者。如果我们活给被人看,死了还要考虑别人怎么评价,那我们真是浪费生命,虚度光阴!这个世界和世界上的事都会过去,只有在祂是永恒。我们要为祂活,在祂里面活,活出安息,活出喜乐平安,为祂夸赞说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可以到我这里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牧师。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