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生命颂就是颂生命
1/1

今天从薄棉被里张开眼来,一室清光让我满眼眩晕,暮春贪睡多时不知不觉天已亮了。想到大疫期间,北京忽冷也忽热,那天高温达32度,次日郊区门头沟竟又下雪了。当一个人静下来,总也虔诚为亲友代祷。愿与读者您先分享约翰福音1:4这段经文: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复活节后至今,我更常更多认识末日、末时、末期……感谢主的指教。

廿四节气的“端午节”了,我在朝阳下拿着一个粽子,抚摸着几个绒布缝制的香包,饶有兴味无限怅惘,它们都像是我的乡愁。这时的春天,好处是没啥胃口,坏处是没啥兴致,凡事先有即兴,添些意兴总也败兴结束,难怪孟浩然有诗: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回想当初千禧年时期,很多人就谣传甚至有人预言:末日要到了。记得当年多少人被吓坏了。

北京天色总是灰沉沉的,郊区路上少见人。由春至夏转眼一瞬间,路树与小区绿园盎然,蝉鸣最使人感到温软堪恋。屋外窗台常有喜鹊停驻,我爱临窗恭候,因它们谈天说地似的吱吱叫鸣总让人感染快乐。我是囚在窗里,它们飞在窗外,它们好像疫情更有劲儿,今天见它们让人心想:咦,喜鹊你们怎都没戴口罩?

我们正处于大疫时代,我不信疫不去,就怕我不好。已经快三年没回娘家的我,只知85岁老母健在,不知她容颜安好?我想念妈妈,每天为老家人祷告,母亲大名首先念上。且让我们齐歌颂,相信生命颂,就是颂生命,也像春阳下的痕迹,我眼中看到的就是绿色的波浪,油光光,亮晶晶,油亮彷佛希望,妙手回春。想象一旦我们骤然身入绿涛中,却立不住脚昏蹶过去,岂不才是亏大了?相信因为这次病毒会给我们更高的视野,使我们更新心志,否则春来也无信,春去也无踪,万象更新准备不够,机会便可能随喜鹊飞走了。

疫情威胁我们不止两年了,世界病例早已逾五亿人,死亡人数早就不止六百万,不断变种的新冠病毒让人心惶惶,焦虑不安。乌俄战争快半年,世界各种大小地震天灾总是发生,经济早已陷入停滞性通膨,全球已被拖进熊市……但我们绝不放弃,相信如果这是最坏的时期,也是最好的时期,谁不曾跌倒受挫过?我们的生活的确进入一个黑暗隧道,且让我们真真切切相信,隧道出口处有亮丽无限的风景等着我们,如若我们不够强不够壮,那么不仅难逃隧道潜藏危险,出了隧道可能又临另一处险境。今天这个时代,有太多问题困扰着我们,不论世界如何不安沮丧,基督徒仍坚信:这个世界要过去,但是我们会进到新天新地里面去,这是一个荣耀的盼望。主会再来,什么日子?什么时辰?没有人知道,耶稣自己也说“子也不知道,只有父知道”。

主再来的日子?世界末日?没有人知道。但是我们认真求主恩待我们:因为主快来了,且助我们人人都善用时光不浪费时间,预备自己的生命去做有意义的事,绝不虚度光阴。

就像我看娘家台湾的疫情,它彷佛使无数老乡进入隧道暗处,但“隧道”也象征着死亡和再生的过渡带:旧的生命结束,新的生命降临都是通过隧道穿梭进行的。我在遥忆也在深祝,各节各季移换星移。复活节早就过了,也信主来的日子不远矣。写稿时,上海分批次已开始复产复工,我们防疫好,才能工作好。我又看一眼正在窗外的喜鹊,对了,再说一次:喜鹊没戴口罩!

回望娘家,心念台湾,不论我们究竟哪天重见天日,但确定一定大胜小小顽毒,我们随时准备重返上班、上学、上路……至于各行各业,美则美矣都有乐趣,因为好多人在家办公,宅居族已造就“酒香不怕巷子深”。当年的希律王、耶路撒冷城中百姓,不也曾经惶惶不可终日?却在那个马槽,一个破旧、脏臭、卑微的地方,成就了耶稣的圣地。

最近我在北京乡下,这里没有乌烟没有瘴气,清妙幽深,不让人得娘家怀乡病的好所在。看到农民菜民仍种一片片菜蔬果蔬,“家蔬抵万金”,零薪水的好工作,得慧便有彩墨画。我洗笔倒墨,无意画了这老头儿,葡萄棚架下的老人正拉琴,想象他正赞颂生命,或许正拉着给他的darling?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