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疫情之下的南京与上海 有教会同工与信徒参与志愿服务
1/1

新冠疫情还在持续,每个人都受到了不同层面的影响,承受着身体和心灵的双重压力。最近,南京和上海的一些教会同工和信徒参与了当地的志愿服务,为疫情防控贡献力量。

南京市栖霞区的孙红雷同工告诉笔者,他在去年7月和8月就参与了一个半月的志愿服务。今年3月的17、18日,疫情再次爆发,街道办招募志愿者,他和同工们就直接报名了,主要做核酸检测、人员信息流调和上门采样。

“去年共有11位同工参与,包括栖霞区的所有教职人员和部分堂委信徒,今年共有29位,附近街道的核酸检测点是专门由我们志愿者承担的,一个点位4个人,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8点,直到今天还在参与。”

做志愿服务工作,除了整日身着防护服,闷热流汗,身体疲累,还具有危险性。他们要直接面对来做核酸的人员,存在被感染的风险。“我的家人并不太同意我参与志愿服务,但我认为这个工作很神圣,能为抗疫出一份力,就决定参与并组织抗疫突击队共同参与。记得有两次,我在做采样信息登记的时候,跟阳性人员密切接触。后面经过流调和卫健委的多方取证,才排除了密接嫌疑,还是被隔离了三天。”

孙同工告诉笔者,此次参与志愿服务的所有人都平安,没有受到影响,并得到了所在街道办和社区工作人员的认可。他们每天穿着防护服、戴着面罩,中间基本上没有休息,要两天一次进行核酸采样,到社区进行人员信息核实和流调筛查。

笔者还了解了一下孙同工所在栖霞区教会的状况。他说,目前每个教会礼拜都是线上的形式,通过微信群进行牧养,考虑到只上传录音会有信徒不听,所以采用语音60秒的方式。诗班献唱是提前录制好的,讲道是充分准备好,全区牧者传道各个场所轮流讲道分享,年纪大的信徒只要点开第一个语音就可以持续听到最后,连贯性较好。

“目前所面临的挑战是不能做到精准牧养,不能到信徒家里探访,也不能到病床前祷告,他们的信心会受到影响。比如,有的信徒回了天家,牧师们不能去现场祷告,家属就很难受。”孙同工说。除了主日礼拜,教会也安排了其他事工,比如每天早晨五点半在群里组织祷告,之后诵读三代经课的经文,结束后弟兄姐妹可以自由赞美、祷告,现在已经形成了读经打卡接龙的模式。晚上则会安排晚祷并每日灵修,鼓励信徒与主亲近,受难周的默想也是在网上进行。目前,教会礼拜天的讲道是按照三代经课进行的,在其他时间会根据信徒的需要进行针对性的讲道。为了在疫情之下做好事工,同工们会在群里开会,交流问题,每天发出特别的代祷事项。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教会的奉献款在减少,年龄大的信徒没有智能手机,不会发红包,教会的二维码也扫不了。但有的信徒很有奉献意识,他们把固定的十一奉献拿出来,一个月到教会一次进行奉献;有的是放在一起,等重新开放聚会的时候一起带过去。

信徒的流失是难免的,目前教会只能提供线上牧养,有的信徒得不到相应的喂养,很难自己在家读经祷告,就会寻找其他方式。在不能实地探访的时候,教会同工就给信徒打电话和发信息,通过视频为他们祷告。“看到教会的传道人,他们的心里会踏实很多,能够得到安慰,实在有需要了我们也会组织少部分同工进行上门探访。”对于老年信徒的牧养关怀,他们感到压力很大,一方面他们对圣经的理解和认识不那么深入,只能从个人角度来参加礼拜和信靠神,获得个人心里的需求和心灵上的安慰,不能完全地认识信仰的目的。“我们的教会靠近城乡结合部,老年信徒居多,年轻人最多占三分之一,对于他们的关怀,我们只能放在疫情之后,进行更多的探访和慰问,将他们带入内在生命之中,否则很容易软弱和流失。”

回到做志愿者的事,孙同工说每天都在做,要看疫情情况。最近一个多礼拜,他们还为封控小区采购物资,帮助老人购买药品,在医院里挂号、交费、找医生开药和拿药。最多一次是为18个人服务,那些物资够每户居民吃半个月到一个月。

上海的情况更不容乐观。一位在闵行区的姐妹告诉笔者,她所在教会很鼓励信徒参与社会工作,有的信徒就做了志愿者,比如楼组长,甚至到方舱工作。居家的信徒会联络一些年长的肢体。“有一位独居老人的电话一直没打通,不知道情况如何。”在跟笔者聊天时,她还牵挂着那位老信徒。他们还接待了一位从外地来看病、患有癌症的信徒,就在对方犯病时,他们帮忙打急救电话。她所在教会也有信徒被感染而住进了方舱,他们会互通信息、彼此代祷。

松江区的一位长老没有参与具体堂点的牧养工作,他所在区两会的工作基本停止,同工们都被封控在家里,仍在做的就是通过微信公众号每周推送主日讲道。区基督教两会通过微信公众号给全区的信徒发去《问安信》,并引导信徒配合街道、居委会的发出的各项防疫要求。这位长老通过写文章分享到朋友圈来牧养信徒,比如在受难周,他就写了一个系列。“对信徒的牧养深感亏欠,我所能做的只有写讲章分享在朋友圈了。”

据上海基督教微信公众号消息,在松江区疫情初始,区基督教两会教牧同工和各堂部分信徒就积极参与到社区防疫工作中。他们之中有的本就是医护人员,在疫情的第一线为居民群众做核酸检测工作;有的加入社区志愿者队伍,为社区核酸检测现场维护秩序;有的为居民送发物资做起社区快递员工作;有的为居民挨家挨户上门发放抗原检测盒;也有许多信徒因为家属在抗疫第一线,他们担当起守“沪”者背后的那个人,把孩子照顾好,把家照顾好,让家人在抗疫工作中没有后顾之忧。“松江区基督教两会还筹集了价值5万元的防护服等防疫物资,通过松江慈善基金会,捐赠给社区一线的防疫志愿者。”

此外,上海各区基督教都不同程度地为抗疫奉献力量,有多位志愿者涌现,并捐款购买防疫物资。比如,青浦区基督教两会筹备购置十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向青浦区徐泾镇宅东居委等村居村民进行捐赠,嘉定区基督教两会倡导各堂积极捐赠消毒液、牛奶、饼干、方便面、行军床等物资到所在街道。奉贤区各场所负责同工购买了牛奶、面包、水果、口罩、防护服等日用品和防疫物资慰问在一线的防疫工作者。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