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一地鸡毛(6)
1/1

上神学院的时候,有关“沙漠教父”那一段,是林以乐最无法想像的一段历史。老约翰在拔摩海岛上生活,那是被迫的,犹如古代被发配,好像林冲被充军。可沙漠教父,那一个又一个,是主动冲到沙漠去苦行的,有人十年二十年住在一个山洞里,等到外面送饭的人发现一罐又一罐的饭堆积在洞口,才明白洞中人已离地归天。有的人终身睡在钉床上,翻个身就血迹淋淋,但一睡就是一辈子,死的时候,全身没有一块正常的肉。

林以乐认为上帝造人的时候,目的性非常明显,“那人独居不好”,所以人应该群居,不应该独居。教会应该是团契,不应该是个人苦修。但是林以乐又非常喜欢施洗约翰,觉得施洗约翰当时好像也是个人苦修。

林以乐在纠结中毕业回到教会,教会里有好多团契,林以乐如鱼得水,高兴,这就是她喜欢的教会生活。

礼拜六,她们探访小组的去探访老人团契的莫姐妹,老人家非常高兴,特意杀了一只鸡,说是她们几个传道人太辛苦了,给她们补补。

却不过老人家的好意,她们留下吃饭。

吃饭的时候,出现了吊诡的一幕。桌子上有一副碗筷,一直没有人来使用,她们问还有人来吗?如果有的话就等一下,等人齐才一起吃。莫姐妹连连摇头,说人齐了,可以开饭了。

牧师祷告谢饭之后,莫姐妹首先用筷子夹起一个鸡腿,大家自然而然地认为,那是夹给牧师的,坐在牧师旁边的林以乐拿起牧师的碗准备去接,却看见莫姐妹把鸡腿放到牧师的另一边的空碗里面,然后说了一声,“主耶稣,你先吃。”

同去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就连牧师都没有出声,在安静中,林以乐吃下了这辈子最安静的一碗饭。

饭后,牧师说要留下和莫姐妹喝茶,让她们继续探访下一家。

后来,据说莫姐妹再没有这样的举动,但林以乐每次问牧师那天是如何和莫姐妹谈的,牧师都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林以乐表示牙痒痒的,呵呵。

林以乐所在的地区,算是我们国家最富裕地区之一,这里的人也是以很会享受生活出名。基本上,本地人有房子出租,有村里分红,有的人还打一份工,收入绝对是杠杠的。

但是,林以乐发现,不少家庭,只有男主人享受这种生活,他们每天睡到太阳高挂,然后去茶楼喝不知道是中午茶还是早茶,吹够牛皮,就去打麻将,打完麻将,一班人又去喝酒,然后去按摩去洗头去洗脚,去花天酒地。之后,有人回家骂骂咧咧去打老婆,有人连家也不回。

李盼娣是教会里少数本地信徒之一。

说起来,这真是个苦命人,在娘家,因为母亲连生三个姑娘,所以奶奶对她们这一家是恨之入骨,天长日久的被奶奶喊赔钱货。小时候,问母亲奶奶为什么喊我们是赔钱货,母亲说,因为我们是女人。小盼娣说难道奶奶不是女人是男人,招来奶奶一顿毒打,之后,盼娣遇到奶奶就是有多远躲多远。

长大后,嫁到十公里远的另一个村。却又很争气,一口气生了两个儿子,奶奶又骂,说是把他们老李家的好风水都弄走了,因为两个孙媳妇都是生的女儿。吓得盼娣不敢回娘家。

其实盼娣是一肚子的苦。她的老公,看起来斯斯文文,个子高高瘦瘦,很是像个读书人,而且很招小姑娘喜欢的那种。但是她老公一直说自己有病,需要养病。起先李盼娣也没有在乎,因为她自己的爸爸就是这样,天天泡茶楼偶尔还来个勾三搭四,而母亲是天天泡田头累得吐血,痛苦的时候就只有哀叹自己命不好。

林以乐第一次在教会见过李盼娣的老公,还以为是李盼娣的大儿子,无他,差别太大了。李盼娣只有四十几岁,却像一个六七十岁的人,脸被太阳晒得黝黑黝黑,脸皮被北风吹得皱皱巴巴,身材壮壮实实的,又因为长期挑担而有点伛偻,衣服是一间工厂的工装,十个手指间是洗不干净的乌黑。站在旁边的老公,起码相差二十岁。

后来,她们去探访的时候,知道了真相。在农村,娶媳妇必须要有房子,而李盼娣的两个儿子从父亲那里遗传了疾病,所以爷三个全部不下地不干活,李盼娣借了钱,在老房子边上盖起了一栋四层的新房,希望将来有凤凰栖息到这两棵梧桐树上。为了还钱,白天在一个工厂打工,下班回来立刻去种菜,凌晨四点钟拔菜去市场卖,卖完菜回家煮早餐一家人吃,吃完再去厂里上班。

林以乐为李盼娣心痛,但李盼娣觉得虽然很累,至少老公比老爸好,没有像老爸一样去外面乱搞。

林以乐也劝过李盼娣老公,要体贴老婆,要多分担一些老婆的活儿。但李盼娣老公说,“我有病,干不了活。”林以乐的话也就说不下去了。这天,活脱脱的聊死了。

这个主日,是林以乐在这个堂讲道,她早早的来到教会,见到李盼娣,看到她似乎刚刚哭过,连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李盼娣哑着嗓子说,“林传道,你觉得我去偷人偷得到吗?”林以乐觉得有一百只乌鸦从头上飞过,这是从哪里到哪里?

立刻,马上,一个声音从远到近,“你个衰婆,要死了还去‘扣仔’,我打死你。”这是李盼娣的老公,曾经来过教会的。

林以乐手忙脚乱的把这两人拉进办公室。原来,厂里新来个工程师,这工程师是个美食家,喜欢自己做饭,知道李盼娣种菜,平时会托李盼娣买点新鲜没有污染的青菜。昨天晚上,不知道什么原因,等到十一点才打电话,要李盼娣今天带点韭菜给他,李盼娣说她要做完礼拜才带去他的家。

李盼娣的老公当时就发飙,还去人家家,什么时候好上的?去了几次?李盼娣觉得不可理喻,又累,对着老公说,“你觉得人家会喜欢我这张老脸?”

老公一个晚上没睡,到早上李盼娣去淋菜的时候,刚刚睡过去,到李盼娣出门的时候,拉着她要她说清楚。李盼娣甩开他的时候,被他一拳打在背上……

牧师被林以乐十万火急的呼来了。礼拜结束的时候,他们三个还在办公室里聊。林以乐站在门口想了想,还是没有敲门。她在想,如果今天还有沙漠教父,她是不是要加入?

(注:本文作者为广东某教会牧师)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