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耶和华的膀臂岂是缩短的?基督徒们要回归信仰真道
1/1

“因为将圣经翻译成英语,威廉·廷代尔被判处死刑,至今已有整整四个世纪。廷代尔的遗骸,不仅象征着圣经对这个世界带来的巨大冲击,也象征着无数先驱为了传递信仰而付出的巨大代价。科威德勒,因为在400年前发行了第一版英文圣经,而被逐出英国。先锋翻译者约翰·威克里夫腐烂的尸体,在被埋葬31年后挖出,公开亵渎。

因此,当我们在今天读圣经的时候,必须记住:每一页都是经过勇敢的信仰先辈们多年的泪水、血和苦痛才得以保存下来的。

在今天的美国,最大的悲剧之一是:圣经向每个人敞开,但对于数以万计的美国人,这本书却是封闭的——也许他们不愿意去阅读圣经,也许是读了却没有按照圣经的教导而行。”

笔者曾经读到过以上信息,它是葛培理牧师在1966年美国圣经公会150周年的纪念活动上向人们传达的话语,他希望教会和信徒能回归圣经。

作为基督徒,我们都读圣经,也能给别人讲道,想把福音传给他们,可一个现实的问题是:信仰在我们的真实生活中并非像我们所讲的那样,很多时候,基督徒显得软弱而无力,似乎在旷野开不了道路、在沙漠中开不了江河。

神的话语是带有能力的,可我们很少感受到信仰所带来的力量,反而容易被环境和眼前的困难抓住,常常感觉束手无策,久而久之,基督徒会容易失去喜乐和盼望,信仰变得沉闷也没有果实。我们也照常做礼拜,也读经也祷告,神的话语永远都是圣洁信实的,我把它放在一个很高的位置,但是与我真实的生命无关。甚至,有时我们连摸耶稣的衣裳隧子的心都没有。

可圣经上明明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要敬畏主没错,但不要将其扭曲,变成“我尊崇你的高贵,但是与我无关。”

回看历史,多少传教士拿着一本圣经,用里面的智慧更新了人类社会,将野蛮的变成文明的,比如将欧洲的蛮族变成贵族,废除了奴隶制度,让男女平等,享有受教育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拿中国来说,伯格理和富能仁等传教士曾让西南边境贫穷落后的苗族和傈僳族人有了文字、有了更新的婚姻制度和生活习惯,还发展过教育等事业。

大的不说,那就谈我们自己的信仰吧。有多少时候,我们真的被神的话语触摸到了呢,然后学会了认识自己,并真实地去面对自己生命中的破碎,在无能为力的时候呼求神的帮助。在面对经济难题、工作压力和家庭困境时,有多少人愿意去翻圣经寻求答案,而不是像没有信主以前一样,只是用世上的方式解决。笔者在查看自己的信仰时,这样的经历有,但是不多,真的需要在神面前悔改,祈求他让我重新去看自己信仰的姿态。

接触过不少传道人和信徒,我能感受到他们里面的沮丧,因为环境变得紧张,不少人唉声叹气。接受现实是我们的姿态,但绝不能安于现状,让自己越来越萎缩。这里的道路被堵住了,神一定开了别的道路,只是,我们需要努力去寻求。

耶稣基督的恩典从来都有救赎的能力,让枯骨复苏;耶和华的膀臂也从来都没有缩短,他时刻看顾我们,希望我们能明白他的心情,按照他的话语去生活。可难的是,我们有多少时候愿意去依靠这位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神呢?

之前在网上看到一些异端邪教特别活跃的信息,想到了教会应该在这个时候站立起来,维护真道、守护羊群,想起初代教会的护教士们也是看到异端肆虐、扰乱教会,所以勇敢地站出来为真道竭力争辩,最后才有了基本信仰的确立,有了信经、有了神学思想,那是每一个时代的传道人和基督徒守住真理,不管在时代里服侍主,并且不断思考的结果。

作为基督徒,我们要把信仰建立在磐石上,这样雨淋水冲都不会倒塌。而在面对挑战时,我们也能够不悲观,神是活人的神,为何站着望天呢?耶稣基督已经胜过了世界,并且他应许永远与我们同在。

教会现在确实不能面向社会做很多事情,但也许是一个好的机会,让教会重新整顿,重新去思考何为教会,教会存在的理由,如何建立健康的教会,如何培养合神心意的信徒。

不用多说也可以看到,教会里很多的混乱,根本上还是听了道却没有按照圣经真理去生活,或者不了解教会传统而显得无知,或者在这个时代里没有思考,我们只是安于现状,没有去想如何服侍这个时代的人。

福音是什么?教会又是什么?我们信的是什么?教会如何存在于这个世界,它应该做什么,我想需要回到圣经和教会传统里去思考,重新去想我们的使命和价值。

基督徒确实是善良的,但也是灵巧的,也是有智慧的,不是柔弱的,而是刚强有力量的,我们当刚强壮胆,因为当走的路甚远。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