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诗歌推荐:《千古保障》
1/1

千古保障
O GOD,OUR HELP IN AGES PAST
《赞美诗(新编)》第22首

主啊,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上帝。——诗90:1-2

《千古保障》是一首优美绝伦的圣诗,是英国圣诗花圃中最辉煌灿烂的一首,被举世公认为英文圣诗中最伟大的不朽杰作,几乎每本赞美诗里都有它。原来这首诗的作者,正是被誉为“英国圣诗之父”以撒·瓦茨(IsaacWatts,1674-1748,事略参阅第3首)。他被称为“英国圣诗之父”,并不是说他是第一个用英文写圣诗,而是因为他那种独立创新的精神,写出的圣诗为数甚多影响深远,被各处教堂广泛采用,奠定了圣诗在崇拜中的地位。从他以后,圣诗成为一个独立的文学园地,使英文圣诗茁壮成长,遍地开花。

该诗作于1719年,当时英国女王安娜驾崩不久,全国骚扰不安。瓦茨乃根据《诗篇》第90篇译成此诗,全诗共9节,今选其5节。原题为《人生短暂,上帝永恒》——

第一节:说明“上帝是人千古保障”,在主面前,信徒得了安慰;
第二节:指出在上帝的“宝座蔽荫之下,群圣一向安居”;
第三节:说明这位上帝是无始无终,自有永有,永在的上帝;
第四节:在上帝的眼中“千年如一日”(彼前3:8);
第五节:尽管“时间正似大江流水”,但上帝永不改变,他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上帝,是我们最可靠的帮助,也是永恒的保障。遥应《诗篇》90篇5节“你叫他们如水冲去,他们如睡一觉”。这节诗是这样写的——

时间正似大江流水,浪淘万像众生,
转瞬飞逝恍若梦境,朝来不留余痕。

此诗庄严雄伟,全曲前呼后应,一气呵成,含有深刻的灵意感力。因为上主是创造时间的真神,“他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我们的有限正说明上帝的无限,我们的变化无常正说明上帝的永不改变。因为上主是我们最可靠的保障,也是我们的永远归宿。正如圣奥古斯丁(Saint Aurelius Augustinus,354-430)祈祷说:“上帝啊,你创造我们原是叫我们归向你,我们若不安息在你里面,就永得不到安息。”

写此诗时正是英国新教徒似乎面临绝境之时。1719年,英国安娜女王要于8月1日宣布宗教统一律,废止宗教改革的成果,要在英伦恢复天主教(旧教)。正在千钧一发之际,安娜女王却于那一天寿终正寝,全国新教徒欢呼雀跃,欣喜若狂。新王乔治一世继位,停止了对新教徒的迫害,使旧教复辟运动幻灭。

这首诗显出瓦茨写诗的天才:在教会内忧外患之际,他写了这首不朽之作。他从古老悠久的《诗篇》中,结合着当时英伦教会的现状,使古老的想象,证实今人的渴望;他使信仰变成坚不可摧的力量——人生一切遭遇“惟赖神臂威权保护,永远平安无虑”。

这首诗用途甚广,在英国素有“第二国歌”之称。在英语世界中,通常用于国家的特别庆典,在第一、二次世界大战后,人们庆祝和平的时候,或在无名英雄的追悼会中,都唱这首圣诗。国家处于危急存亡之际也要唱颂;此外也常用为新年的圣诗。从个人信仰生活来说,这首诗也是信徒随时的帮助。无论处何危险环境,不管前途如何渺茫;也无论生活如何美满,前景令人欢欣鼓舞,唱这首诗时都可以得到意外的平安。它可以在巍峨雄伟、庄严肃穆的大教堂万人齐唱;也可以在信徒个人宁静的“内室”作为灵修、默祷的心声。

这首既是圣诗,也是祷文,也是颂唱《诗篇》,可用于急难中的默想祷告、呼求祷告;也可用于一般主日崇拜开始部分的“崇敬赞美”和圣言之后的回应诗歌;同时可用于特殊节日,比如新春崇拜、敬老崇拜、追思礼仪。

在本诗集选用瓦茨的作品是:第3、23、37、71、98、135、138、146、162、191、193、548等12首。他的事略,参阅以上赞美诗。

曲调由威廉·克罗夫特(William Croft,1678-1727,事略参阅第22首)作于1708年,曲名《圣安妮(ST.ANNE)》,但来源不详,经克罗夫特编辑并配以和声。《圣安妮》定名的来源是由于克罗夫特曾在圣安妮教堂中做过11年之久的管风琴师。这首乐曲很有名,因韩德尔(G.F.Handel,1685-1759)曾用此曲调写成了《查斯多斯赞美诗》的开始段落;巴赫(John Sebastian Bach,1685-1751)也曾用此曲调为主题写过一首著名的赋格曲“降E调圣安妮赋格曲”。

这首圣诗适宜用坚定的中速来弹唱,为要表达对上帝坚定的信靠。

歌词由刘廷芳1933年译为中文。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教会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