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读经随感:路得与拿俄米

【经文:得1:16-17】

《路得记》这卷书是记述士师执政时期的一段历史故事。记叙了路得、拿俄米和波阿斯等高贵品质的人物。因着路得决志跟从拿俄米,甘愿丢下故乡的双亲和兄弟姐妹,矢志不渝地追随婆婆拿俄米的脚踪。她既不留恋骨肉至亲的分离,也不指望暂时做了寡妇切盼找到富足且情投意合的丈夫。路得的善行与坚从婆婆拿俄米的行动,有下列五种可作我们的榜样:

一、“你往那里去,我也往那里去”

这是路得坚定不移地跟随拿俄米的第一个原因。她与婆婆本是不同民族的异国之人,但她与拿俄米信仰相同,道路相同。她明明知道婆婆此去不再回摩押地去,所以紧紧地跟随她。但信心能决定人的行动与前进的方向,她既认清了自己的前途,就一定永定,义无反顾地随从了婆婆的脚踪。虽丢下亲人是黯然伤心的诀别,但她不顾念这些。在她看来,将来的永福,胜过今生的快乐不知多少倍。为了得到永生,将来的荣耀,目前同亲人的割爱却能无动于衷,这是路得蒙大福的起点。
弟兄姐妹们,我们要获得这荣耀的福份吗?就要效法路得的信心与决心,脱离世俗,断开锁链,割断一切世事人情的联系,不偏左右地跟随主,随主的脚踪同行主路。主耶稣指向那里,我们就奔向那里。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出污泥而不染”。作一个多结果子的莲荷。这样,才能得主的欢心和称许。

二、“你在那里住,我也在哪里住”

路得起初与婆婆是信心的相同,随着相同的信心达到生活的相同。路得从未得知婆婆未来的生活道路,婆婆将来要住的地方,她从来没有到过,怎知是穷是富,是祸是福?照理青年妇女死了丈夫之后,理当另择贤良的男人,过着美满的生活。但她没有想到这些问题,即使永作寡妇亦不感其寂寞和孤单,这是路得蒙福的第二个原因。我们渴慕主的称许,只有像路得一样,不讲究生活的富裕,不感到失偶的孤单,要与婆婆含辛茹苦地生活在一起。“乐得布衣暖,不嫌麦饭粗”(《赞美诗·新编》第148首)。就此过着朴素淡泊的生活。我们即是跟从主的人,不必在现实的生活中处处求特殊化、高级化。只图今天的享受,不顾将来的荣耀。我们的主甘处卑微,甘心舍去天上的福乐,降世为人,作了人的奴仆。我们与主对比一下,实在无颜见主面。

三、“你的百姓就是我的百姓”

这是路得坚决跟随婆婆拿俄米的第三个原因。拿俄米是犹太国的伯利恒人,与摩押国籍不同,因着有荣耀的指望,她弃掉自己的国籍而加入犹太国籍。摩押的人必遭灭亡,她早已知道犹太地的伯利恒是大遭饥荒之地,难免饥饿的煎熬。凡改变国籍的人,必认为要加入的国家比自己国家更富强、更幸福,才要作出这样的决定。她不知在什么时候听过婆婆讲:犹太国“为列国之首,具有名望”(摩6:1《和合本修订版》下同)。目前暂时的贫乏,决不能移其志,总要跟随婆婆回伯利恒去。她虽未预料到日后的荣耀与幸福,但她已认定犹太国是上帝蒙大福的特选之国,上帝定规叫以色列国为“列国之首”。在列国中享大福。有了这个信念,所以不顾自己目下的困难,总要跟随婆婆移居异国。这个信心并未实现,但她的信心的实底显现于心灵里了。

四、“你的上帝就是我的上帝”

这是路得坚定跟随拿俄米的第四个原因。她已经信上帝是又真又活的真神,当然不再相信外邦的假神。是否认识、相信上帝是人得福、得祸的分水岭,她既相信了犹太人的上帝,自当永志不忘,更不当再回娘家去相信摩押人的假神。因信心是行动的指南,也是行动的动力。她既相信婆婆的上帝,就弃绝在娘家所相信的假神了。因摩押人都沉缅在崇拜假神的气氛中,若不追随婆婆回犹太国去,那她婆婆的上帝就不再是她的上帝了。她要永远坚定相信上帝,就必须弃绝摩押的假神。要弃绝这些假神,就必须随从婆婆到底。因此,就毫不犹豫地弃假归真,离暗就光,弃暗投明。

五、“你死在哪里,我也死在哪里,葬在哪里”

这是路得坚决跟随拿俄米的第五个原因。婆婆死在哪里,她也死在那里,且葬在那里。这里所指的“哪里”,就是犹太地的伯利恒。这是生死相同,是任何力量压不倒的。她发誓与婆婆同生死,共命运,同埋葬,她对旧日的娘家早已置之度外,任凭娘家的父母兄弟生死如何,一点不动摇她的决心。这是爱婆婆之情超过爱娘家之心千万倍。我们跟随主的人也该效法路得的决心,不再与世俗联络,让世俗丢在背后,一切虚荣、扬显,不再使她有丝毫的留恋。她坚决不再回到旧日的地位,因为她已经改变了所信的神,也更换了她的主人,属人情的捆绑从此脱离,把旧日的世界远远地抛在背后。她的决心,一定永定,任何吸引不能动其心,任何财富不能摇其志,她把娘家的一切远远地丢在背后,毫无留恋的意念。这种至死不渝的忠心,就是海枯石烂,此志不移,此心不动。她明知娘家之路从今以后不再返回,但她义无反顾,只管前进,不稍退后。她虽未明白与主同死、同活的教训,但她的内心早已有了与主同死同活的决心。日后的福乐上帝早已为她预备,但她只有信心,仍未见所望之事的实底,终于嫁給一个大富户波阿斯,之后生了俄备得,俄备得生耶西,耶西生大卫,主耶稣基督就是大卫的子孙。这个女子,堪作后世教会的楷模,也成为外邦人得救的伊始。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教会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