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诗歌推荐:《爱不弃我》

爱不弃我
O LOVE THAT WILT NOT LET ME GO
《赞美诗(新编)》第253首

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必不离开你。——赛54:10

《爱不弃我》的作者乔治·马哲生(George Matheson,1842-1906)是苏格兰教会(长老会)最有名的失明牧师,此诗作于1882年。他1842年生于格拉斯哥城,父亲是该城有名的商人。他自幼目疾,到18岁时双目失明,但他仍顽强地继续在格拉斯哥大学攻读神学。24岁任布道员,两年后任牧师,1886年升任爱丁堡城圣伯尔纳牧区的主任牧师,牧养信徒达13年之久。该堂有2000信徒,马哲生站在讲台讲道时,双目睁开,人们看不出他是个失明的人。他有惊人的记忆力,在礼拜时宣布唱诗首数、背诵圣经章节从来没有错漏。他的讲章都是先由他妹妹记录下来,读两遍给他听,他就会背,上台时从容不迫,从未讲错过。

马哲生是一位不知疲倦的好牧师,他辛勤工作竭尽全力,以他的真诚,炽热的精神,到处燃起教会奋兴的火炬,使当地教会非常兴旺,使他成为当代有名的布道家。他也是一位学不厌精的作家,在牧羊工作之余著书立说。1875年出版了他的《德国神学研究》,代表新黑格尔主义思潮,奠定了他在学术界的地位。以后他继续写了好几本神学论著,其中包括护教作品:《旧信仰能否与新信仰相处》(1885年)和灵修书籍多本,如《基督形象的研究》(二卷)、《新约道德的里程碑》、《圣保罗的灵命发展》。马哲生在信仰生活上极重灵修和与主交通。他眼光远大,见识过人,全力提倡教会联合,为长老会最杰出的领导人之一。1906年马哲生蒙召归天,留下许多灵修神学著作,感染力强,令人爱不释手。他所写的圣诗被辑为一卷,《爱不弃我》就是其中人们最喜爱的一首。

此圣诗根据《以赛亚书》54:10“大山可以挪开,小山可以迁移,但我的慈爱必不离开你”的经文而作成的。产生的缘由传说是他在订婚之后,忽然双目失明,函请他的未婚妻解除婚约,当他收到他的未婚妻回信同意解除时,他心痛欲绝。后来在他的妹妹结婚的时候,突然有了感动,只用了5分钟就写下这首诗,并且再也没有改动过。他自己对于这首诗的产生经过曾这样说:

“突然,有一件事临到我,那件事只有我自己知道,使我的心中极度难过,这完全是一时灵感的结果,该诗写来至为快当,似乎只在几分钟内就书写完毕,而我只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名速记员,把那位真作者所念的,一字一句记录下来。我曾经受到过许多极端的精神苦恼,这首诗便是痛苦所结的果子……”。

当我们唱着这首诗的第一、四两节的第一句“仁爱,不忍弃我的爱,劳疲灵魂因你得安”;“使我抬头的十字架,不皈依你我复何往”?就可以看出他是如何在极度痛苦的经历中得到安慰并归向了主的爱。然而,更值得我们注意的是,这首诗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没有在这种景况下停留、徘徊,更没有过于沉湎于个人的痛苦而走向消极之途。他背着自己的十字架继续前行,写下了这样的词句:“虚逝残生,我今归献,愿如潦水流入海洋,翻作壮阔波澜”。这是一种灵性境界的超脱和升华,进入了一个更高更深的胜境。第四节的最后也是这样:“生世荣华,终归尘土,埋葬了让红花开遍,生命永无止息”。他没有囿于个人的追求进而“看破红尘”,埋葬了只是个人的“生世荣华”。一旦全人归入主的爱中,就是一个无限广阔的天地里,让“红花开遍,生命永无止息”。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在最后一节写到‘让红花开遍’一句时,就特别想到牺牲精神所开的鲜花。因为白花象征兴盛,红花则代表为爱牺牲自己所开之花”。这对我们今天的属灵追求,仍有教益。

当我们唱起这首圣诗时,所感受到的是一种因皈依十架从主而来的生命活力,而不是停留在个人的抚慰的温暖里。它激励我们像一溪细水在流入大海之后,化为壮阔的波澜,并使我们甘愿让自己短暂的一生像一粒种子那样,葬埋在土中之后,开出遍地红花而迸发出芬芳。

这首诗所用的曲调是苏格兰著名风琴演奏家皮斯(Albert L.Peace,1844-1912)谱于1885年。皮斯素有神童之称,9岁即在英国约克霍尔马费斯大教堂任琴师,以后在牛津大学专攻音乐,获音乐学士、音乐博士学位,历任格拉斯哥大教堂、利物浦圣乔治大教堂琴师、英国皇家风琴学院教授。据传是当代为风琴而举行演奏最多的琴师,他能脚踏键盘演奏出短音效果。他为苏格兰教会(长老会)编印发行了好几本琴谱和乐章。这一曲是皮斯特为这首诗而谱,最早在1885年苏格兰赞美诗内出现。据皮斯自称,谱此曲时和马哲生写诗一样,非常快当,当写完最后一个音符时,头一个音符的墨迹还没有干呢!调名《圣玛格丽特(ST.MARGARET)》,乃纪念1251年被教皇列品为圣人的苏格兰马尔科姆第三的皇后玛格丽特。因着这首诗,产生一个动人的故事:

有一座小教堂,只有一架小钢琴,礼拜天聚会时,牧师的讲道令信徒们听了都觉得乏味,个个昏昏欲睡,好容易牧师讲完道,宣布同唱这首《爱不弃我》时,原琴师不在,一位从外地来的客人代他弹琴。当他一弹奏这首圣诗时,会堂内空气忽然大变,当乐曲发出激动人心的声音,会众唱起这首诗时,情绪一节比一节高涨,渐渐地边跪边唱,直到牧师祝福后,大家仍跪在教堂内默想着这首赞美诗。

这首诗歌的弹唱速度不宜太快。
歌词由刘廷蔚1929年译为中文。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浙江教会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