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专访】后疫情时代,如何更好开展心灵关怀?
1/1 吴兵牧师

近日,福音时报特约撰稿人毋忠毅弟兄就“后疫情时代如何更好开展心灵关怀”这一话题,跟大连西山福音堂吴兵牧师展开对谈,话题涉及“牧养与心理咨询的关系”、“疫情期间如何对弟兄姐妹进行心理关怀”、“如何看待抑郁症”以及“异端的防范”等内容。 

吴兵牧师是神学硕士,曾在金陵神学院留校任教,现任大连西山福音堂主任牧师,在牧会方面有20多年的经验,而且取得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资质,也是大连市心理咨询师协会的入库专家。 

毋忠毅:很多基督徒认为,有心理问题祷告就可以了,不需要看心理医生;也有基督徒,遇到过不专业的心理咨询师,看了没效果,也对心理咨询持否定态度。对基督教信仰与心理学的联系,您怎么看? 

吴兵牧师:基督徒是否会患上心理疾病?是否可以运用心理咨询的方式?还是只是靠读经、祷告,靠上帝解决一切问题呢?心理学这个词,psychology,来自希腊语,是关于魂的学说。保罗曾说过,愿你的灵、魂、体得蒙保守。 

当代神学有一个很重要的观念:一体二分三功用。一体,一个整体;二分,物质的层面和非物质的层面,或者是灵性和身体层面,灵性层面也包括心理层面;三个功用,就指向灵、魂、体。灵指和上帝建立关系的那部分;魂:思想,情感,意志,内在的感受,情绪以及智力;体:身体。 

教会过去有一个观念,认为一个人身体得了生病,不用吃药。但是大家知道保罗曾跟提摩太说,胃口不爽可以用点酒,当时提摩太可能是拉肚子,用葡萄酒对拉肚子起到药的作用。主耶稣基督也不排斥用药。《圣经》中提到,一个人被打得半死,好心的撒玛利亚人把酒和油倒在伤口上,酒杀菌,油是起到滋润身体,他没有说,奉耶稣的名叫你起来,而是用药。说明上帝赐给医生医治的恩赐,与信心祈祷的恩赐是并行的。 

基督徒患病需要医生,但也不能忘记祷告。我有一次生病了,医生说没有一个月不能出院,但是我在医院又唱歌,又祷告,结果一个半星期就好了,医生也很惊奇。是有超自然的大能的。 

我们的魂也是这样。我们信了主之后,我们的魂就没有受伤的时候吗?有。当你信耶稣,来教堂礼拜,家里人因不理解而说你,不断不断说,你的难受得不到处理,积攒到一个地步,可能就有了心理问题。另外,有些人会不会遇到过这个问题?出门时门已经锁好了,下楼后担心没锁好,回去看,已经锁好了,走后又想是否锁好了,又回去看,如此反复,这个其实就是轻度的强迫症。这个不良习惯,靠着你自己的力量,或者靠着祷告就能把它改掉吗? 

一个成熟的基督徒依靠上帝是一定能够胜过,但是大多数的弟兄姐妹远远达不到完全成熟的程度,我们都是在迈向成熟的道路上,在这个时候需要运用一些咨询和辅导方式,帮我们走出一些心灵的伤害,走出一些问题。 这也同样是上帝工作的方式。 

有些基督徒,因为过去生活的影响,从小生活在一个不幸的家庭,或者现在在一个不良的家庭,心理上出现疾病和身体的疾病是一样的,需要心灵上的医治和关怀。圣经里面有很多的教导,只是不叫心理咨询和心理学,但是很多是触类旁通。比如保罗曾经说过,与喜乐的人同喜乐,与哀哭的人同哭,这在心理学叫“共情”。 有一本教牧辅导的书籍这样写道:良好的神学是良好的心理学的前提。如果信仰和心理学能够很好地结合起来,可以帮助很多很多人。 

很多基督徒疑惑,许多心理学家不是基督徒,甚至有时候敌对基督教信仰,他们的理论我们是否可采纳?一些心理学家对基督教有偏颇的看法,这是他们的误解,我们撇开;另一个方面,加尔文早就说过,很多的无神论、异教的科学家、艺术家、哲学家,他们创造出来的东西也是圣灵的恩赐,我们没有理由拒绝。奥古斯丁说,不管是谁说的,只要是对的,都是真理。有一个姐妹跟我说,她在其他宗教的书里面看到“施比受更有福”,这个圣经也说过,那到底是撒旦说的还是上帝说的啊?我对她说,只要是对的,都可接受。就像我这件衣服不是基督徒做的,我们是否要穿?圣经说:不要看错了,一切美善恩赐和良善的赏赐都是从众光之父来的。我们应当学习运用上帝的恩赐,来服侍有需要的人。 

毋忠毅:现在疫情进入到常态化防控的状态,在这个阶段如何对弟兄姐妹进行心灵的关怀? 

吴兵牧师:首先,这次疫情对我们教会的线下聚会是很大的冲击,但是却提醒我们教会要转型。前段时间开堂了,一个姐妹说:“感谢神,过去我在家里,一个月到教会听一次道,现在天天在家里面打开手机可以听道。”从这个角度,我们教会如何在现代社会当中更好关怀弟兄姐妹?应当注重线上交通,虽然教堂停止聚会了,但借着线上,可以帮助很多人。 

其次,过去我们太注重聚会,缺乏对个别弟兄姐妹的牧养。过去聚会结束之后,牧师忙于处理教会事物,缺乏对个别弟兄姐妹的关怀,最多只是帮你做个简短祷告。而现在可以更好个别性牧养。现在很多信徒打电话找我,一个电话打了40分钟,我可以更好地倾听、安慰、帮助他们。 

第三,上帝让我们暂停下,反思对过去的侍奉。很多时候,不暂停,不能反思。当再重开聚会的时候,重新评估,重新再出发,对我们事工进行调整,使我们的教会可以更好地牧养。   

毋忠毅:对现在来说,抑郁症是很大的问题,吴牧师有没有碰到患抑郁症的弟兄姐妹?如何给予辅导? 

吴兵牧师:抑郁症是一种比较严重的心理疾病,对待抑郁症,需要专业的咨询和治疗,抑郁症分为轻度、中度、重度。如果你的抑郁情绪持续到3个月以上,心情持续低落,总想死,严重影响到日常工作生活,特别是社交生活,没办法和人保持正常社交,这就是抑郁症,需要赶紧寻求心理咨询。 

很多抑郁症患者更严重的问题是,内心一团黑暗,表面上装的阳光,心里有疾病但自己不说,不寻求帮助。医药能够帮助解决抑郁的问题。精神科的医生对抑郁症开药,如同牙疼了给吃止痛片,可以帮助调节内部化学分泌。更深刻的是,每一个抑郁的患者,其实都有一个严重的生活背景,有原生家庭或者情景的刺激,这就需要心理咨询师进行专业的心理分析。当帮你心理分析的时候,让你正确面对过去生命当中的伤害,或者面对你所处的不同的处境。用著名的心理学家阿德勒的话说,任何心理问题,都是人际关系问题不会处理的投射,大部分心理疾病的问题,是在处理各方面关系的时候内心充满焦虑。 

我遇到过一个案例,曾经一个家庭把孩子带到我这里咨询,孩子被医院诊断为抑郁症。后来我发现,这个家庭对孩子的教养有问题,这个孩子内心对父母怀有很大的怨恨,他需要一个释放,实际上是要学习面对和处理父母长期给她造成的伤害。一是承认,二是饶恕,当她这样做了,就得到释放、医治,后来和父母关系也恢复了,生活的很好。 

一个有问题的孩子的背后,常常是有问题的父母。所以很多父母来到我这里,我会说他们,但是他们不能理解孩子有问题怎么会责怪他们。很多父母的教育方式太过生硬,会给孩子造成伤害。 

每个人内心当中都会有负面的情绪、伤害,积攒久了,心里会抑郁,就会成问题。对于基督徒来说,如果负面情绪超过3个月,严重干扰正常生活,靠读经、祷告仍不能解决,一定要找专业的心理医生。 

在这里给大家推荐一本书——《胜过忧郁》,这本书是作者在多年对抑郁症患者辅导的基础上写成的,能够给抑郁症患者一些帮助。 

毋忠毅:疫情期间,异端新天地在网络上的活动很猖狂,您可以说说弟兄姐妹当如何应对吗? 

吴兵牧师:韩国异端新天地,在大连地区危害不浅,政府很多有关部门给予取缔,我们教会积极配合。关于应对异端,我想分享四点。 

1.固本强根。如果把异端邪教比作病毒,我们都暴露在病毒之下,有的人马上得,有的人没事,因为免疫力强。如果一个教会把自身建设好了,异端邪教很难插入。如果内部不合一,讲台信息不系统,弟兄姐妹来了吃不饱,这样抵御能力比较弱。天天只是防异端,适得其反。有的时候异端表面上更有爱意,给你吃的、喝的,做团契。教会首先自己要相爱、合一,把真理传讲清楚。防异端不是教会的主要工作,建造基督的身体,身体强壮起来,防止病毒入侵这才是主要的。 

2.异端自身形成歪理邪说的系统,有强大的力量,如果不是神学家,说不过他。他有自己的情感寄托,就像传销洗脑。很少有异端听到我们讲的正统道理,能幡然醒悟。我们说,批判异端,抵制异端,更多的是针对我们的弟兄姐妹,对他们装备,让他们抵制。无法通过说理让异端回头。因此我觉得需要调整以说理让异端回头的想法。 

3.如果你真想让异端的人回头,一定要有一种温柔的关怀。分析很多异端信徒的心理,往往都是在对家庭生活、社会生活、教会侍奉生活遭到很多挫折,性格思维比较容易走向极端。加上异端给他虚假的温暖、关怀,所以被迷惑过去。 

马丁·路德说,对待异端永远不要用刀剑、火刑柱,而是用爱和真理,我们应该创造出对身边异端的朋友,对他们先有关怀、包容,甚至他说邪说的时候,自己信仰强壮的话可以听听,如果自身真理不够扎实,马上走掉,先不要被他拉走。不要和他争论,先要让他觉得你接纳这个人,然后慢慢引导他,回归正常生活和信仰。 

4. 对教会来说,一定要执行教会纪律,否则他可能伤害整个教会。可以关怀他的个人,但是严禁他破坏教会的信仰生活,包括进入教堂。 

我最近出版了一本新书《幸福365》,可以在圣经真理上给予弟兄姐妹一些帮助。该书选取365个带福字的圣经经文,内容涵盖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的整卷圣经。读者可以每天读一篇短章分享,每篇后面有一个与短讲相关的祷告,还有实践的建议。若想更多了解该书或者购买,可以加同工微信yuhan317。谢谢大家!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