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福音小说:宏森和他的音乐三步曲
1/1

宏森是一个爱唱歌的男孩,歌声具有一种特别的韵味,人称“小小德华”。他也是一个快乐的男孩,走到哪里,哪里就有他的欢笑与歌声。他也是多么愿意向每一个听他唱歌的人讲述他的音乐梦想——“在一个鲜花浪漫的公园里,一个美丽的公主在认真地听着一个男孩唱歌。这个男孩多么平凡啊,他来自农村,但他的歌声却如天籁,幽远绵长,公主听着听着,竟然流下了眼泪。公主牵着男孩的手,走向王宫,请求国王给他们证婚。啊,男孩用乡村朴素与独特歌声打动了公主,令公主以身相许。原来,热爱歌唱的男孩也是被爱神所眷顾的啊。你们知道吗?这个男孩叫宏森。”

宏森又说:“一个辉煌的舞台,开阔炫耀;三千名观众,疯狂火热;一个歌手,冷静而高贵、绚烂而璀璨。舞台上,寂静无声,只有歌者和他的歌声在闪烁耀眼光芒。人们为之陶醉,为之痴迷。 一个幽怨的少妇,在歌声中翩翩起舞,忘却了哀愁与悲伤。一个老人,跟着旋律打节拍,仿佛回到了青春的18岁。一个小孩,手舞足蹈,欢喜雀跃,在歌声中回到了白雪公主的童话王国。 这就是这个歌者的魅力——抚慰忧伤,平复情绪,激发喜乐,这个歌者,就是宏森。”这是属于男孩自己的音乐梦幻。他以为,可以歌唱,就可以遇见伯乐;他以为,只要歌唱,就可以拥有整个世界。

但,宏森的学校,没有音乐老师和音乐课程,没有钢琴,没有古典流行的民族的研析与探究。音乐是什么?在这所学校里,它是个被遗弃、被忽略、被忘记的孩子,只能呆在最偏僻的角落里独自哀泣。

初三,已经很少有音乐课了,都被语文,数学、物理、化学这些主课程所代替。语文和数学,是霸道的,似一个蛮横的强盗,掠夺了音乐登上课堂的资格。音乐似一个被欺辱、被压迫的弱者,在提高升学率,备战中考的堂而皇之的理由之下,只好黯然隐退。但,音乐是神奇的,它能跨越一切阻隔与鸿沟,与孩子们心有灵犀一点通。任何压迫都阻挡不了孩子和音乐之间的歌唱连接。但,没有老师的指导,没有专业的指引,孩子似一个在黑暗中前进的浪子,不知道离目的地还有多远,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到达希望的彼岸?尤其是一些热爱音乐却成绩很差的孩子,像宏森。他的出路在哪里?是否,他的音乐野心就永远是一个遥遥无期的虚幻之境。

随着岁月的流逝,或许宏森已经有了太多的成熟与老练,或许他已经在忙碌的生活中变得近乎功利与世俗。十年以后,那个曾经的校园音乐王子,如今,在农村的喜丧乐队里谋求生计。丧事时的哀乐,凄凉阴郁;喜事时的表演,是俗媚的甚至是黄色的;但,宏森都参与其中。这绝对不是纯粹音乐,这是音乐的怪胎,给音乐蒙羞。宏森学会了喝酒,抽烟与赌博,跟着乐队四处漂泊。他脸上满了倦怠与疲累,还是那个追逐音乐梦想的宏森吗?他早已忘了吧,已经在这样的俗欲世界里沉醉而无法自拔。又或者,他的内心是沉痛的,他还惦念着维也纳的金色大厅,他还没有忘记与他的歌声共舞的美丽公主。只是现实无奈、理想落寞。

宏森真的忘了,忘记了青春少年所有与梦想有关的记忆。那时,他慧目如炬,两眼炯炯有神,他遥想远方,喜爱朗读诗歌,朗读诗歌时是激情澎湃,犹如海浪的奔腾。那时,他知道贝多芬是音乐骄子,他也坚信自己是音乐的宠儿。今天,他只是一个满足人民低级趣味的卖唱人,谁能看见他少年的那一抹青葱天赋?

过了五年后,宏森加入了教会的丧事乐队,因为他已经成为一名基督徒。加入教会,对他来说是人生的一次重大转折,不仅仅改变了他的价值观与人生观,更重要的是让他对音乐有了新的认识与塑造。现在,他不再演奏低俗、玩乐的音乐,而是专心钻研圣乐与赞美诗。而他也运用自己特有的音乐特长在教会诗班乐队找到了一席之地,让自己可以在侍奉中认知更好的音乐、认识更好的自我、遇见最美的上帝。圣乐对宏森来说就像是知音、是知己,他不仅在演奏音乐,同时也在创作音乐。他所编写的“赞美小歌”信徒们都喜欢传唱,他根据圣乐改编的“民间小调”让大家喜闻乐见。可以说,圣乐侍奉对宏森来说是一次音乐生命的大改变、大塑造,同时也是对他自我生命的一次大洗礼、大更新。而且,现在的宏森不再是唯唯诺诺,心里也不再是苦苦挣扎。以前,作为一名底层音乐人,他有着太多的自卑与无奈,甚至他自己都厌弃自己。如今,在基督信仰的改变之下,他不再自我卑微,而是在上帝的爱中找到了自我的那一份尊严感。他也在圣乐侍奉中找到了那一份对音乐久违的成就感,从而让他更加有信心继续对音乐的追求。他更是在侍奉上帝中找到了生命中那一份难能可贵的价值感,因为在上帝眼中,人人生而平等,每个人都有其独特的天赋价值。而宏森在信仰中的独白就是:我虽然卑微如尘埃,但在上帝心中却也是独一无二,无人可替代。这就是圣经中所说的:“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少年时,宏森对音乐是一种热爱与向往,充满着一种狂热式的追捧,其中也不乏懵懂与迷茫;

青年时,加入农村喜丧乐队,宏森对音乐是一种失望与无奈,充满着一种悲剧式的决绝,其中有太多的卑微与叹息;

中年时,加入教会圣乐队,宏森对音乐是一种信仰与皈依,充满着朝圣式的敬虔,其中包含着对生命、对音乐、对上帝的信心与顺服。

宏森的音乐三步曲,经历了波折与艰难,但最后他还是在圣乐的侍奉中找到了生命的那一份皈依。他依然很渺小、依然很平淡,但他却在圣乐里找到了一种特别的生命意义。他虽然渺小,但却不自卑;虽然很平淡,但却不绝望。这就是圣灵赐予一位圣乐侍奉者的生命之喜乐,犹如腹中流出活水之江河。正如圣经所言:“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箴17:22 )、“人若渴了,可以到我这里来喝。信我的人,就如经上所说,从他腹中要流出活的江河来。(约7:37-39)”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江苏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