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访谈】80后传道人:网络事工无法替代实体教会,但可成为强有力的补足
1/2 宋教士耕耘的直播平台的部分内容
2/2

自从疫情以来,辽宁的80后传道人宋光教士(有的教会称呼“传道”)一直在探索网络事工,从微信公众号上分享证道信息到尝试直播,随后不断地丰富直播平台的内容,过程中他发现了网络事工的重要意义。疫情逐渐过去,实体教会将陆续恢复聚会,那之后的网络事工将如何开展?就此话题,福音时报编辑跟宋教士进行了交谈:

1、疫情期间您尝试了3个多月的网络牧养,疫情逐渐过去,教会将迎来实地聚会,对此,您在网络上的服侍会有调整吗? 

宋教士:对于这个问题也是我近期思考的。但思考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梳理清楚,我们目前做的,到底是网络事工还是在建立网络教会。因为只有把我们目前所做的一些网络服侍工作定义好,才能对未来需要面对的各种事工和问题,有一个合神心意的角度去看待。 

那么,对于我们目前所做的服侍工作,我们的定义是网络事工,这也是我们以后事工发展的核心思路。为什么不能是网络教会呢?因为我和我的同工们一致的认为,网络虽然有其强大的功能性,它可以让我们网络聚会听道、举行圣餐、敬拜赞美也可以奉献。 但是,基于圣经真理对教会的定义,是需要弟兄姊妹在线下真实的面对面交流的团契,这是网络所不具备的。所以,我们对目前的网络服侍工作的定义就是网络事工。 

下面我在来回答你的问题:疫情逐渐过去,教会将迎来实地聚会,我们的网络事工会有调整吗? 

会调整也不会调整。具体来说,我们的事工形式和思路不会调整,但是我们的内容会基于目前教会的实际情况有所调整。 为什么说我们的事工形式不会调整呢?是因为我们网络事工的整体形式和思路,就是要成为线下教会传统牧养上的一种补足或辅助。据我个人目前观察了解的实际情况来看,教会传统的牧养方式,很难满足广大信徒的属灵需要。 

就拿我们辽宁地区来说,全省上百万信徒群众,而有圣职的牧师和长老却不到一千人。即便把所有具有正规培训资格的义工传道算上,也绝不会超过一万人。那么我们这样算下来,平均每个传道人就要牧养一百位信徒,这就能够看出我们的牧养力度是明显不够的。 再加上目前教会的许多牧者不仅要负责信徒的属灵生命,还有忙于各种教会事务,这都会让教会的牧养力度大打折扣。

而网络事工的出现,正好可以成为教会牧养方面的一种补足。并且网络事工不仅是教会牧养方面的补足,它还可以是教会许多传统事工方面的一种补足。比方说:信徒的异地牧养;可以接收网络奉献;加强教会之间的连接;优秀的讲员内容分享等等。 所以,教会即便恢复聚会了,我们的网络事工思路和形式也不会有调整的。但是,我们的内容一定会根据当下教会的实际需要有所调整。 

就目前的实际情况而言,疫情对教会的冲击是非常大的。如此长时间的暂停聚会,一些刚强的弟兄姊妹可能都软弱了,一些软弱的信徒可能就流失了。教会没有奉献,有些地区传道人开工资都费劲。 而面对这些教会急需解决的问题,我们的网络事工就要适当的调整内容,要从帮助教会解决问题的角度出发。那么,我们就要去思考,如何通过我们的网络服侍尽快的帮助教会恢复他属灵的生命力呢?于是,我们近期就开始筹备一场“复兴赞美会”,这次赞美会的事工目的,就是为了激发弟兄姊妹心里起初的火热和爱。使大家明白教会正处于艰难时期,我们有属灵的责任和义务回到我们的教会当中,与教会共渡难关。 

所以,我们网络事工的主要事工形式和思路是不会改变的。但我们会根据教会的实际需要,随时做内容方面的调整。 

补充说明一下:目前,我们网络事工的主要形式,就是使用一切网络工具开展服侍工作。思路就是成为传统教会牧养上,及其他事工上的一种补足。 

2、您说过,非特殊原因,网络事工一定会继续开展下去,您特别看重这个事工,可以分享一下您看到的这个事工在后疫情时代还有的重要性吗? 

宋教士:我的答案是肯定的,网络事工一定是未来福音发展的重要方式之一。原因有三。

一是基于目前所有的网络事工果效来看,真的让许多弟兄姊妹得到了许多鼓励安慰和劝勉,或者说得到了很好的牧养。 

二是基于网络这个超级工具本身来说,已经被我们使用的部分很小,它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有待开发。 

三是基于防范邪教异端的考虑出发。因为经过这次疫情,网络牧养已经成为被广大信徒接受的一种牧养方式,信徒已经习惯了到网上听道。如果我们不做,不去占领这块属灵的阵地,就会给邪教异端可乘之机。并且,现在许多邪教异端已经在做,甚至比我们做的都早。我觉得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3、有人担心,信徒在网上听到了不同牧者的证道,之后难于委身在自己的教会,这个您怎么看? 

宋教士:

第一,网络事工在牧养上永远不能代替实体教会。

第二,他们二者是相互补充的,因为实体教会不可能像网络事工这样天天都有听道,所以网络事工就给渴慕的肢体提供一个随时学习的机会。

第三,实体教会是以团契生活,集体敬拜为主,网络事工是以个人灵修为主。

所以他们没有冲突,相反却能很好的丰富信徒的信仰灵修生活。凡事都有利弊,这也从侧面督促牧者提升自己,当然网络事工也一定会督促信徒委身,爱护自己的教会,不可能传递鼓吹信徒带着有色眼镜看自己的教会! 

4、从您做网络牧养以来,对国内教会的网络事工有了更多的关注,您可以分享一下您了解到的国内教会网络事工的情况吗? 

宋教士:首先,我觉得网络牧养是网络事工的一部分,但网络事工绝对不仅仅是网络牧养。虽然我现在还拿不出具体的事例说明,但是我相信以后一定会有的。(因为据我个人的网络事工发展思路而言,未来会有一些资源整合优化的想法,这个方面的事工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具体区分,但绝对已经不仅是网络牧养了。) 

那么,关于国内的网络事工,我觉得我了解的也不全面不透彻,只能是说说我的个人看法而已。 

基于国内网络事工这些年的情况来看,我们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一、视频网站 

早期主要的网络事工形式是非常单一的,就是大家把录制好的一些讲道赞美视频上传到网络上。这些视频现在基本已经找不到了,大部分都被下架。并且,现在主流网站也很难再上传了。 

二、各种网站和公众号 

后期逐渐出现了各种福音网站等(如:赞美、听道和新闻不同内容的福音网站),还有公众号平台(内容拓展到音频图文等多方面信息,还可以留言互动)。这也算网络视频被封之后,一些承接的网络事工形式。目前,都处于发展和完善阶段。 

三、新媒体 

随着互联网的进一步发展,在各种形式的基础之上,又添加了APP,小程序,YY、UC语音,直播及其他多种网络功能平台。这也是当下网络事工的现状,可谓是百花齐放,也可以说是网络事工进一步探索。 

网络事工发展的三个阶段有着不同的特点,总体来说它是在不断的发展和完善。而共同的特点就是,所有网络事工基本都是个人或团契的行为,而非主流教会。虽然在第二个阶段已经开始有主流教会的参与,但都没有太多的投入,更谈不上对网络事工的推动和引导。甚至我个人觉得未来的二十年内,网络事工的发展主力仍然是个体。 

疫情是网络事工的一个突破点和转折点。因着疫情的缘故,迫使所有教会都要或多或少的参与到网络事工当中来。目前,普遍信徒已经能够接受网络牧养的形式,虽然本身缺乏对网络事工支持的意识,但这只是需要一定时间就可以完善的过程。 

而主流教会也开始思考网络事工的问题,其中一小部分已经开始尝试(开公众号平台或直播间)。还有许多教会,正在寻找网络事工开展的契机。主流教会事工形式和思路上的改变,对于网络事工的发展绝对能够起到积极作用。不过我始终认为,即便有主流教会的参与,未来的二十年内,网络事工的主力仍然是个体。因为,虽然教会有着极丰富的人力物力财力资源,但同时他也有着教会本身,极难突破的局限性。 

同时,大家对于“网络事工”这个概念缺乏统一性的定义和认知,我觉得这也是发展“网络事工”必须先要解决的问题。不论是个体还是教会,要想开展网络事工我们就必须知道,到底什么是网络事工? 

首先,我觉得“网络事工”必须要和两个相近的词汇和形式区分开。“网络事工”不是“网络教会”也成为不了网络教会,同时“网络事工”也不是“网络福音商业行为”。这个区分和定位非常重要,它决定了我们是谁,我们要怎么做,我们将要成为什么。 

前者不必说了,网络事工不具备教会特性所以不能成为网络教会。但是,什么又是“网络福音商业行为”呢?就是以网络服侍、福音及真理作为产品内容,以自负盈亏的商业化模式运作经营,就是“网络福音商业行为”。“网络事工”和“网络福音商业行为”两者在形式上和发展思路上非常相似,但本质却截然不同。 

“网络事工”的动机应该是以对灵魂对国度的负担为导向,可以有经营模式,可以收取奉献,但是一切收入都是神家的收入,是不属于个人的也是不可以随意使用支配的。而“网络福音商业行为”的动机只能是盈利,不可能动机是对灵魂的负担却又将盈利当做个人收入。 

因为,将对灵魂的负担作为事工的动机却将收入归为个人,这本身就是违背真理的。当然,我这里并不是反对“网络福音商业行为”,我要想表达的重点是,我们需要知道我们到底在做什么,我们怎样才能更好的与神同工。 

5、回顾这段“意外”的服侍经历,对您个人留下了什么难忘的回忆?过程中您面临了哪些挑战、挣扎,有过哪些得胜的经历? 

宋教士:从疫情期间开始做网络事工到现在,我最大的体会就是神在带领我。使我再次在事工当中看到神的作为,这就是我最难忘的回忆。 

至于挑战和挣扎,有里面的,外面的,有上面的也有下面的。不想一一细说,但是对我来说都是神的恩典,让我学习和成长。得胜的经历,我个人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完全的寻求神依靠神,对神充满信心。 

6、您很希望能为教会趟出一条网络事工路,说说您对这个事工之后的憧憬吧 

我认为,目前我们所做的网络事工,不算是起步阶段。真正的网络事工起步阶段,应该从“网络事工”这个词被定义被区分,并被普遍认知开始。 

对于网络事工未来的发展我真是不太敢想,一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做到什么时候,我只是希望可以给后来者留下一些宝贵的事工经验。 

二是因为不知道神会怎样使用这样强大的事工形式。如果神恩待我,一直保守网络事工继续发展下去,我希望网络事工不仅可以填补传统教会牧养上的不足,更要填补现在网络事工上的补足。就是要建立一个网络牧养生态圈,一个集证道、祷告、交通、赞美等服侍项目的综合性平台。 

那么这个网络牧养的生态圈事工的目的,是要使得每一个有属灵需要的弟兄姊妹,都可以在这里得到各个方面的服侍。有真理疑惑的,有人为你解释圣经,有需要祷告的,有人可以为你代祷,有想敬拜赞美的,有人可以带着你一起敬拜赞美。 不断深挖网络事工当中的互动性,做到有针对性的个性化的牧养。我大概就是这个事工思路,也是我未来网络事工发展的终极目标。

最后我还想补充一点。在网络事工开展的过程当中,让我有机会接触到许多优秀的青年牧者,非常有恩赐有想法。但大部分人,可能是因为属灵长辈的过分关爱,可能是担忧新事工所带来的种种不确定性,都在事工前止步了。其实不论什么原因,我都能够理解,因为我也是从这样的环境当中走过来的。

而我想说的,就是今天的教会应该给予这些青年牧者们更多的鼓励和支持,更多事工经验上的教导和属灵的遮盖。青年牧者是教会发展的中坚力量,如果连他们都没有一颗为灵魂为国度刚强壮胆的心,教会何谈未来呢?

宋光教士所做的直播平台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