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少年之殇》连载三十:懂你
1/1

编者按:这是一个伤害与被伤害、救赎与被救赎的连载见证故事。他是个九零后,他本该是上天的宠儿,但他的父亲慵懒好酒,母亲又整天忙的像个陀螺,他还有个娇纵跋扈的姐姐……

“穷养儿富养女”是他父母的口头禅,他和姐姐一起长大了,他姐被养成了刁蛮公主,他却像个落魄乞丐……终于,早已习惯了沉默的他,就在即将走出校园之际,他一声不响的实施了“报复”,他留给父母一道难解的谜题,他却带着答案一起消失了,他想要父母用一生来寻找答案,但很快他母亲找到了耶稣,于是,他在天堂欣慰的笑了……

河北廊坊的一位基督徒姊妹,继续为您讲述《少年之殇》。

三十 懂你

亲爱的弟兄啊,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神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神而生,并且认识神。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神,因为神就是爱。——约翰一书4章7-8节

“妹,我现在才发觉,我好像从来就不了解我的儿子,我好像从来就不懂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你想他这才走了几天啊?可我却忽然觉得,他对我来说竟已是那么陌生。这种感觉真是叫我好害怕,我好怕他真的就像从未来过一样,我好怕我会忘记他的样子,可我越是害怕会忘记、越是想努力记住,他的脸在我脑海里就越模糊……” 

在这云淡风轻的早上,姐姐又喃喃地念叨起了她的那份伤怀。因昨晚的事犹在我心底泛着涟漪,看她这样我也只觉更加失望,所以我只是漠然地看着她,我既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还能再对她说些什么。 

结果,她说着说着就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我不知道她是在我眼中看到了什么,但她似乎是意识到类似的话她已经说过了,并以为我这是腻烦了。于是,她就在慌乱不安中转而说道:“妹呀,其实有件事我还没跟你说过,那应该还是在他四岁那年,我也忘了到底是因为啥了,反正是之前惹着他了。我只记得那天上午我从西屋一出来,我就看见他在堂屋那破沙发上,他正用绳子这样使劲地勒自己脖子呢,我当时就吓坏了!” 

她此话一出,我顿时就倒吸了口凉气!我就仿佛是看到了他在那一刻的愤怒与委屈,且是感同身受!原来,神给予我们的启示和警醒的确一直都在,而我们本身不就是这一切的证据吗?如此,她还要叫我说些什么呢?一时间,我这心里就如翻江倒海般,备受着重重的震撼与冲击!以至我整个人都蒙掉了。

而她,却仍在继续的说着:“打那我就再也不敢说他了,好话赖话我都没敢再说过他一句。其实,我当时就觉得那是一种不祥的预兆,所以我跟谁都没敢提过这事,这要不是他就这么走了,我都把这茬忘了。现在想想,你说这是不是就是注定的啊,是不是就该着他那么死呢?那是不是就是神给我的警示啊?可我还是太过大意了……” 

这还用问吗?那当然是神给你的警示,而这所有的警示都在提醒你:一定要关注他的身心健康!这世间哪有什么命中注定啊?如果这真是命中注定,神又何苦一遍遍地警醒我们啊!所以,这当然是怨你……然而,我这满腔愤慨仍是说不出口,恍惚间我只迸出来一句:“那你当时就没问他是为什么吗?” 

她停下来想了想,说:“嗯?我只记得,我当时就冲过去把绳子给他抢过来了,我就问他,‘你这是在干嘛呢?’可他就是一副很生气又很委屈的样子,也不说话,我也就没敢再问他了,因为我当时实在是太害怕了。”

“那么后来呢,你又问过他吗?”我追问道。 

“那我就记不清了,应该是没有吧。还有啊,你别看小莹现在挺混蛋的,可小时候我带她下地干活的时候,她还是挺高兴的,她还是挺乐意帮我干活的,也挺知道心疼我的,她还总问我说‘妈呀,你累不累’啥的,所以你们看我疼她那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反过来,我带我儿子去的时候,他就坐在地里一直哭,他那模样就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我看着就心疼,打那我再就也没带他下过地了。可以说,他从小到大,我真是什么也不用他干,我什么也不指望他,他想怎样我也都由着他……按说,我对他也够小心翼翼的了,我也只是希望他能好好的就行了,可他怎么就这么狠心呢!你说他不管是想要我怎样,他倒是说啊!只要他说出来,我能不满足他吗?他就是要我的命我也给他呀!你说他做的这叫什么事啊……”她越说越伤心,便又忍不住呜咽起来。

是啊,就这怂孩子,他缘何死也不肯告诉我们他的心事呢?而她所困惑的又何尝不是我所困惑的呢?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他到底遭遇了什么呢?我正茫茫然地想着,她便将泪水一把抹了去,说:“所以,我还真是一点都不懂他。”继而,她就一脸惶惑地看着我,就那么眼巴巴等着我的回应。

她是不再问“爱不爱”了,可她又改问“懂不懂了”! 

可是,我的脑子业已乱成一锅粥了,她这许多问题又叫我从何说起呢?毕竟,有好多问题我都还没想明白,我又该怎么让她明白呢?于是,这一刻我并未急于开口,我就这么怔怔地望着她那充满期待的、就像在渴望着得到解救般的眼神,陷入了苦苦的思索之中。直至我想通了那许多的为什么,我方痛楚地沉吟道:“或许,我还真是比你更懂他一些。姐,你还记得那天我们在等车的时候,他对你说的那句话吗?他说他很快就毕业了,他对你说:‘妈呀,等我毕业了,我就能赚钱您给花了。’”

我这话一出口便哽咽了,她也悲伤难忍地啜泣起来。只因他这句话的余音仿佛尚在,而他却已不在了。我原本是不想对她提这些的,甚至是一辈子都不想提,可是为了能够让她彻底走出来,我却也没了逃避的余地。

待她止住了悲声,我就将接下来的我和鹏鹏那一路上的对话,都对她学了一遍。而后,我话音刚落她便惊道:“啊?他可从来就没跟我说过这些,他好像从来就没跟我说过这么多话!”

看她只是惊讶于此,却丝毫也没有听出这背后的意思,我的心不禁又是一阵疼痛。于是,我满心迷惘地说道:“嗯,我就知道是这样的,就在他跟我说这些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他跟我说的这些,恐怕他对谁都没说过,恐怕就连你也不曾知道。不然,他也不会仅仅因为我能够倾听他、能够问他而高兴……或许,他只是太孤独了,他也不是不想和你说,而是你从来就没给过他说的机会,并且你从来也没想到过去问他这些;其实他在你面前,就像曾经的我在你面前是一样的。姐,我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那年奶奶刚去世不久,有一天我蜷缩在炕尾,我一整天没吃没喝也没动地方,直到夜里熄灯前还是你给我盖上的被子?” 

“嗯,我好像有点印象。”她点头应道。

“嗯,你还记得就好。就在那天夜里,我原本是想把自己掐死的,就在你给我盖上被子后,我那冻僵的身体刚一暖和过来,我就……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把自己掐死的。”我艰难地道出了那个夜幕下的点滴,这回又换做是她目瞪口呆了。

我舒了口气继续说道:“姐,他是四岁,我那时是七岁,所以你刚才那么一说,我很自然就联想到了自己身上,而那也是我第一次决心想死。那天,你或许只知道我是受了委屈,但你并不知道我具体经历了什么,而你既不想知道也不想问,并且你向来都是这样。那时,我们虽然是天天在一起的,可我却总觉得你离我好远好远,远的就像我看得见却摸不着的影子……姐,我也不怕你不爱听,这要不是他走了,要不是这两天小莹不在,你恐怕还是不会这么用心听我说什么的吧?” 

她垂下头去,很是勉强地应道:“嗯,或许吧。”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他的死是藉着拯救之工的。而这从中率先受益的那个人就是我!因他的离去,不仅让我的心与主贴得更近了;他也让我尝到了你我之间从未有过的亲近感,而这也是我曾经一度渴望而不可及的、甚至是我一度渴望到了再也不抱希望的心愿,为此,我既感动又无比珍惜现在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可是,我一想到这是他的死换来的,我又有着说不出的难过,因这本不是不可避免的;再想想,咱这对亲姐妹之间的曾经,那又是多么可悲啊?你作为我唯一的姐姐,从小到大,我多少次都想对你说、多少次都盼你能问啊?可你从来都是不想听、也更不会问,以至你至今都对我知之甚少,我几次都差点死在你身边你都不曾知道,你就不觉得惭愧吗?你是不懂他,但你可曾懂过我吗?你又懂过你自己吗?”

“那时,我的心常常是在你身上的,可我却看不见你的心在我身上;我总想着去理解你、去懂你,可你却从未想过来懂我,你又知道我是何等的孤独、何等的悲伤、何等的绝望吗?而你作为他的母亲,你在他面前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他在你面前的感受,又何尝不是和我一样的痛苦呢?所以我在跟你说我,也就是在你跟你说他,你懂吗?你是对他很好,可小莹整天羞辱他、欺负他的时候,你不也是不闻不问的吗?你说你什么事都由着他,可我据我所知他是极少提什么要求的……而你对他的关心,也不过就像你曾经对我一样,那也仅是限于物质层面的,但你却从未给予过他心灵上的关爱,而这恰恰是他最渴望得到的!姐,这要不是他不在了,你恐怕还是想不起去懂他呢吧?”

她再度愧悔地泪流满面,我忙说:“但你总算是想起去懂他了,只要你能够真正的懂他了,他即便不在了也能活在你的心里,这样你就不会再害怕忘记他了。” 

“会吗?”她哽咽道。

“当然,只要你是真的懂了他、真的爱他,他就能一直活着你心里。而你之所以对他感到陌生,就是因为你不曾懂他;我之所以比你更懂他,我也并非是你眼中的神人,那正是因为他的心境和处境,都跟曾经的我太像了。所以,他的那份孤独、他的那份悲伤和绝望,他所渴望的和他所失望的,我都能体会得到。他是有些内向,但内向的人往往都很自律;而越是自律的人,就越受不得无故的委屈、就越无法理解别人的无礼……其实,他在面前说那句话的时候,他是渴望被你需要的,但你回答却令他失望了……”

就这样,我先是对她说出了我和他那极其相似的心路历程;继而,我又将我在那天的所思所感、以及我的困惑之处都一一告诉她。我努力让她去懂他、理解他、原谅他;同时,我也逼着她去面对那个或许就连她自己也不曾认识的自己。

当然,这个过程是痛楚而又艰辛的,而她也是哭了又哭、问了又问的;并且,我从中也悲哀地发现,她对自己的儿子还真就像是一所知:我问她是否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那个跟他一起玩到大的小伙伴是谁?她说不知道。我问她是否问过他的梦想是什么?她说从来没有……总之,她和自己的儿子之间,还真的就像是彼此最熟悉的陌生人。这么看来,那天我俩的一路同行,倒也留个了他母亲懂他的一个机会,否则我们对这都将一无所知。

最后,她就似如梦方醒般地大哭道:“哎呀,这到底还是我的错啊,这到底还是怨我啊!可是,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我忙说:“不,这也不能怨你!”

“那怨谁?那他这到底是因为什么?” 

“姐,这也怨咱爸妈。我还记得,我小时候一说哪里不舒服,妈就说:‘你还这疼那疼,你屁股疼不疼啊,胳肢窝疼不疼啊?’她只有看我打蔫了,连不舒服都不会说了,她才带我去看呢。咱小时候爸妈就总是认为只要咱们能吃能喝就是没病,所以你这种概念也是受到了爸妈的影响;而你的总是怕这怕那、你那自我封闭式的逃避心理、你的是非不辨等等,也是咱们那个原生家庭的暴力氛围把你吓的……总之,是父母对咱们不同的对待、是父母的极端,造就了咱们各自的不幸、并让咱们分别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到了你这,你的极端又造就了儿女的不幸、又让你的儿女分别走向了两个极端。而这中的许多问题,我也是直到现在才彻底想明白的:归根结底,这都是因为不懂爱!” 

“曾经的我就不懂爱,所以我才会为自己的欲求不得而痛不欲生。直到我遇见了主耶稣,我才懂了该怎样去爱人爱己,于是我最终才赢得了父母的爱······所以,爱就是战胜一切的力量,爱就是一切生命的源泉,爱就是一个家庭幸福和睦的基础:因为,神就是爱!试想,咱家若是早早就信主的,那又该是怎样一番温馨景象呢?”

姐姐应道:“哦,那肯定会不一样的!”

“所以,这世上没来就没有什么命中注定,而人的不幸都是人的行为铸就的果!至于他这到底是为什么?姐,我也是人而不是神,所以我也并非是无所不知的。该说的我都已经跟你说了,你要还想知道更多,那我们就只能去向神求问了。”

终于,她不再有任何的疑问了。而这没了疑问的她,却又像断了线的风筝似的,她既没了动力又显得了无生息:她就仿佛正从那高高的天空上孤独地摇曳着,沉落着。而我,业已是心力交瘁精疲力竭。

(未完待续)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河北廊坊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