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特殊时期的云牧养中,老年信徒如何成了“弱势群体”?
1/1

疫情来得太突然,很多教会没有提前预备特殊时期的牧养方案。当实地聚会不得不转为线上聚会时,教会中有一个群体却无法参与进来。这个群体就是不会使用网络的信徒,多为教会中的老年弟兄姊妹。 

湖北荆州一教会采用了直播方式进行聚会,并在教会微信公众号发布了该直播软件的下载及使用方式,不过对于老年弟兄姊妹来说,参与进来仍有难度。该教会的D牧师分享说:“疫情属于突发情况,我们没有提前预料到,也没有给教会里的老年弟兄姊妹们提前下载好直播软件。” 

一般来说,教会中各个年龄层的信徒都有,而中国教会的普遍情况是中老年人占绝大部分。有的教会因为多数是老年人,直接停了聚会。 

据江西一农村教会的C姐妹反馈,自实地聚会停止至今,该教会也没有进行任何形式的网络聚会。当被问及“没有网络聚会是因为没有条件吗”,C姊妹回答说,“因为信徒大部分是老年人。” 

“教会对网络牧养向来没有重视,当疫情这种特殊时期来临的时候,就会措手不及。”据河南洛阳一教会执事Z姊妹介绍,该教会人数多的时候达1000多人,平时有一些组建的微信群,比如诗班群、乐队群、青年团契群,不过没有教会总群。停止实地聚会后,该教会始终没有教会整体性的牧养安排,对于不上网的老年弟兄姊妹也没有特别的牧养方式。 

“老羊、弱羊、病羊、小羊,神都顾念,但是我们作为牧者,没有顾念到,这是教会最深的亏欠。”Z姊妹说道。 

安徽合肥一农村教会的同工M姊妹也表示,“对于人数居多,又没有在教会微信群里的长辈们实在是亏欠。” 

在亏欠、焦急之外,有些教会刚刚起步的网络牧养也面临着尴尬与无奈。 

江苏无锡一教会的W弟兄分享,该教会有许多信徒不会使用微信,经过大家互相帮助,现在已经有500人加入了教会微信群。让人略感无奈的是,在牧师、老师证道时不断有人插话,发语音打断证道,虽然制订了群规,但这种情况基本没什么改观。 

河南信阳一教会有信徒500人左右,刚刚停止实地聚会时就联络大家加入教会的微信群,现在群里已经由起初的100多人增加到了400多人。据该教会负责人T弟兄分享,该教会已经在群里聚会一个多月了,采用一句一句语音传讲的方式。期间也尝试用过录音包,可是有些年龄大的弟兄姊妹反应打不开。对教会同工来说,用手机语音分享信息也有些不习惯,不过大家只能彼此鼓励,为主的缘故在特殊时期适应这种牧养方式。 

对于不会用网络的老年人,很多教会在疫情期间多是采用打电话问候的方式,交由各个小组长来负责联络。在疫情防控稍有缓和的时候,有教会同工建议少数弟兄姊妹去探访老年弟兄姊妹,和他们一起祷告。 

据了解,还有一些教会的老年弟兄姊妹在居家期间通过圣经播放器来灵修。江西吉安一间小教会大多都是老年人,教会在春节前购买了一批圣经播放器发给他们。“我们教会能够通过网络听道的只有少部分人,其他圣工无法进行。求神怜悯!”该教会的Z姊妹说道。 

多数教牧同工认识到了特殊时期教会在牧养方面的欠缺,至于“以后若遇到类似的情况,打算采用怎样的方式照顾到不会上网的弟兄姊妹?”大部分教会仍然比较茫然。他们更多的是盼望当前疫情早日结束,弟兄姊妹们可以早日回到教堂聚会。 

此次疫情将教牧同工及信徒对网络不熟悉的情况暴露出来。那么,为什么教会平时不注重网络事工呢? 

据D牧师分享,教会平时都是鼓励信徒到教会参加面对面的聚会,担心提供网络听道方式的话,有些信徒就在家里躺着听,不来教会了。不过他也表示,这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主要还是看教会怎么牧养他们。D牧师透露,他和同工计划在疫情结束后,探索做主日崇拜的转播。 

Z姊妹反馈说,她所在的教会提出过给教牧同工培训使用电脑,不过没有实施。她认为,教会对新生事物的接受和使用普遍滞后,究其原因,还是在于一个人的追求心。“如果愿意上进的话,就会通过不同的渠道去学习,思考怎么能够更好地服事。这不在于年龄,七八十岁的人也有会用电脑的。”Z姊妹说道。 

在教会投影、文字事工全职侍奉了七八年,Z姊妹这段时间退回内室,通过读经、祷告与神交通,每天都感到非常甘甜,同时也感受到社会的危机、教会的危机。“愿神带领并帮助我们,使我们都能成为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使信徒在非常时期都能得到牧养,而不流失。”她说道。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