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从浪子到神学生:牧师之子见证上帝之爱

《路加福音》第15章有一个著名的故事——浪子的比喻。这个比喻的情节非常简单:一位父亲有两个儿子,小的要分家产,向往外面的世界,继而离开,经过一系列的经历和人生思考,最终回家;而大的则是人在家,心却一直不在。

两个儿子代表的是两种人。第一群人是“税吏和罪人”,他们既不遵守圣经中的道德律法,也不跟从虔诚犹太人所持守的礼仪和洁净的规矩,远离他们家庭的传统与高尚社会的礼教,也就是“小儿子”,所以“往远方去过着任意放荡”的生活;第二群人是“法利赛人和文士”,他们严守教养中的传统道德,研读谨守圣经,并且忠诚地敬拜上帝,时常祈祷,这就是“大儿子”。他们走了两条路线,一条是远离上帝的路线,另外一条是寻求被天国接纳的路线。

描述“浪子”的英文形容词是“prodigal”,但其实它的意思并不是“任性”;按照《韦氏大词典》的解释,它是指“不计一切的花费”,意思是一掷千金地花费直到什么都不剩。

小儿子远离父亲,到外任意放荡,浪费资财,最终重回,他知道自己丧失了做儿子的资格,请求父亲把他“当作一个雇工”。

这个要求是非常明确的。“雇工”所享受的待遇与“仆人”比是十分差的。犹太的拉比教导说,如果你违背了社会的规范,只有道歉是不够的——你得要赔偿。因此小儿子可能是为了表达:“父亲,我知道我没有权利再回到家中,可是如果你允许我做你雇工的学徒,那我就可以学点技术赚些钱,使我至少可以开始还我欠下的债。”也说不定,小儿子可能在那猪圈中反复练习了这段话,直至非常地熟练,才决定去见自己的父亲。

当他回去的时候,还未到家。父亲便看见了他便飞奔而去。他所表现的比这个小儿子更要激动和开心。但在当时的中东习俗里,有地位的族长是不能奔跑的,因为他们是社会中备受尊敬的栋梁,怎么可以撩起外袍,像个孩子一样露出双腿奔跑呢?但这位父亲就是这样做了!全然不见所谓的高高在上的条例。

这样的情境和小儿子起初的设想不一样啊!他所准备要说的话还一句没有机会讲,父亲却先开口:“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

“什么,他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父亲不要他还债,不要他卑躬屈膝,不要他赔偿钱财,那要什么?只要你回家!只要你回来!

他把上好的衣服拿给他,那是表明父亲身份的衣袍,我哪来的资格穿!他把上好的筵席准备,这是极难得的大场面,我回来不应该是羞辱吗!怎么有这样的资格被以庆祝呢?

父亲啊!我真的错了!我算什么,怎么能得如此恩典?

是啊,他所经历的不也是今天的我们所经历的吗?

每次读到他都会想起自己,曾经悖逆向往大千世界,不愿待在自己的家中,不愿听父亲的话,只想离开逃离束缚,任意妄为。只有经历过心灵的困苦,才知道平安的宝贵。

1995年,我出生于一个基督徒的家庭,家里的长辈是基督徒,父亲是牧师,母亲也是基督徒。至今依然记得父亲常叫我们兄弟二人背经文,祷告,去教会参加崇拜……尤其是在背经文的时候,为了鼓励不想背诵的我们,有时还会提出一些小奖励之类的(虽然那个时候家里十分拮据,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奖励),但还是给孩提时的我带来了一些动力。

但我并没有像一般的基督徒眼中那般自然而然地接受这份信仰。事实正是相反,我很悖逆,不仅不愿意接受,还十分地排斥和讨厌。那时的我认为这基督教的信仰也不过就是迷信而已,一群年纪大还没文化的人在那里咿咿呀呀地唱着些所谓的赞美诗歌,简直难听至极,难道就不能学点正确的唱歌之法,提升提升嘛……

慢慢地,初中、高中的学习生活越来越紧张,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仅有的时间都是要做题、背书,再加上对教会的厌恶情绪,又怎么会有心情去教会?家里人一再劝说,我一再悖逆,“不听话”成了那段时间我唯一的标签。

我并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顺理成章地读完书,进入大学,走向工作。并不是成绩太差,而是实在悖逆。我十几岁走向社会,那时的我只有一个想法——努力赚钱。赚得越多越好,因为只要我有钱,我就能得到我想要的一切,我也再也不用过穷日子,再也不要穿别的孩子穿过的衣服,也不会因为没有钱而让我以后的孩子穿别的孩子穿过的衣服。我可以给得了他想要的一切东西,不用让他在众多的孩子中什么都是差的、不好的……

如果你自己或是你家有全职侍奉的人,你可能会明白我的心境。

虽然在学校里还算活泼,但社会又岂是学校可比的?因为那时还小,没有文化,没有经验,也没有什么特殊技艺,所接触的人群和工作的地方自然就是一些素质不是很高的人,他们的言行用“俗”这一个字足以委婉概括。

虽然我不是什么好基督徒,但毕竟从小被熏陶。面对如此之环境,我该怎么办?我不断地告诉自己:这就是社会,不要怕,你也不能怕,你若想要生存和发展,你就必须融入,你就必须要改变,必须适应!你若适应不了,只能被淘汰!于是,我成功地成了他们中的一份子,成了现实社会中的一份子。在这现实社会里,我具备了一切不良青年的特征:染发、打耳洞、抽烟、喝酒、骂人、打架、纹身……

此时,我真正地失去了自己!

有人可能会问,难道你家里不管你的吗?他们怎么能不管呢?但那时候我为了躲避他们,特地找了离开他们可管的范围,我没有和一个家里的长辈长或亲戚在一起,我一切的事情都不和他们说,我也不打电话回家,甚至不愿回家。那个时候一年回一次家,是在过新年的时候。说实在的,若不是过年大家都走了,我一个人没啥意思,我还真不想回去。

这就是那时候的我,而且我并不认为自己很坏。因为我一直在努力挣钱,虽然没挣多少,但工资一直在上涨,自我离家时带了约1000元人民币以外,我再没向家里要过一分钱,可能他们都以为我坚持不了,受不了苦就乖乖回家了。但事实并非如此,我一直在坚持,哪怕累,我还是坚持,因为我不想永远都是一个穷小子。与此同时,2014年我的工资也约摸到5000一月的光景。当然,从现在的眼光来看,这也只是个小数而已,毕竟现在一部手机都一万多,何况其他呢。可是,对于那个时候什么学历都没有的我而言,也已经十分不易了,因为那个时候市场上最风靡的ipone5s也不过才五千多。于是为了赶上潮流,我也花了约一个月的工资买了一部。

虽然那时的我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但也是从起初的一千多、两千多、三千多慢慢起来的。按常理说,也应该有一点满足。但上帝却始终在我的内心深处留下了一处空缺,并且使任何的人、事、物都无法填补。

但是我不懂啊,我真的不懂,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我心里会莫名的煎熬、孤独,甚至伤痛。我以为酒醉可以解决,可是我试了没用;我以为蹦迪可以解决,我也试了没用;我以为唱歌可以解决,还是没用。我真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

及至时候满足,上帝自然会为我们解答疑惑。

2015年,因为要学驾照的原因我留在了老家。在即将要考科目一的前几天,我被一醉酒的摩托者驾驶员用他“可爱”的摩托一个油门把我送入了医院。也因为如此,那天晚上我享受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120救护车的“上门服务”。此后,我在医院“享受”了一个月的扎针治疗——吊了一个月的水,也暴躁了一个月。

在医院时,也有一些教会的弟兄姊妹来看我(其实有谁认识我呢),自然是因为父亲在教会中侍奉,所以大家出于爱的缘故。但因为我的形象实在太差(上文已说过,长发兼黄发,打耳钉等),所以有人不禁悄悄议论:“牧师的儿子怎么这样!”

我虽然被车撞了,但耳朵并没有出现问题啊。那时我巴不得把他们撵出去,我什么样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吃你家饭,喝你家水了吗?但因为半边脸受伤,嘴无法张开,不能吃饭,不能说话;又加上脑袋受了伤,昏昏沉沉,实在无力爬起。所以便只能在心里把那些人撵走病房无数遍。

当然,在此过程中,陆陆续续地也有很多主内的长辈来看我,并亲切地安慰我:“没关系的孩子,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好好养伤。”如此之类的话一直在我耳边。我心里冷笑:“是啊,万事互相效力,我走在路边无缘故无故地被人撞,我又没有违反交通规则,为什么我会这么倒霉?难道牧师的儿子就应该这么倒霉吗?这有什么益处?”当然,这样的话我可是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

是啊,无缘无故的飞来横祸,打乱了我的计划,我怎么这么倒霉!

但苦难确实是上帝手中的扩音器,为要叫醒祂悖逆的儿女!

那时,我依然不得这其中深意,依旧不愿回到上帝的面前,但在之后的时间里,我被父亲“强逼”着带到外地参加了一次大学生的夏令营。这次经历实在改变了我今后的路。

在去那里的途中,我还与他们几位家长辩论,真可谓是“据理力争”,用我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经历试图驳倒他们的真神信仰,虽然没有成功,但我也总是享受我的“独到见解”。到那里的第一天算作预备,讲解一些规则,我实在无心,只能伺机捣乱,故意找茬(因为夏令营收了手机,所以必须要找点事做打发时间)。也因为这不良的态度,所以第二天连我在内的三位小伙“光荣”地迟到,在我们到大厅之时,竟一人没有!只能随意溜达,然后才找到各小组早灵修的地方。就在我们刚踏进那房间的时候,主祷文的声音传入耳中。我们成功在他们结束的时候到了!

第一天中午,轮到了合理分配下的我们小组洗碗环节,我又成功地走向了不合理,带着和我一起的两位小伙伴甩开小组成员,大摇大摆地走向了我们休息的地方,将这任务都甩给了他们。现在想想,好像都能感受到那些组员忿怒的目光!

可能因为我实在悖逆,晚上一位主内阿姨和我聊天,聊了很久,具体我也忘记了,我只能回忆起一句话:“你不知道你的父亲在上帝面前为你流了多少眼泪!”老实来说,她所说的话和道理没有我没听过的,而且不止一遍地听。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竟能听进!我突然觉得有一把利剑插入我的心,我突然认识到自己的悖逆和污秽,我突然体会到上帝爱的丰盛……

阿姨走后,我实在忍不住,一人偷偷流泪,悄悄拿起《圣经》(我父亲一直让我随身携带阅读,但我从不愿意打开的那本《圣经》)来读,也在那时,我竟然莫名地得着了前所未有的平安和满足。

我忽然明白,原来我在前些时段无缘无故地被撞,有可能就是上帝想让我回来;我突然明白,我一直想出去却莫名奇妙地参加了这夏令营,原来是上帝要得着我这失丧灵魂的时候到了!

自那以后,我自愿悔改并要求受洗。我参加了为期两年的圣经培训,又考了入了神学院,今年是系统学习关于圣经知识的第五年。这就是我,一个与那个小儿子一样且领受了上帝丰盛恩典的我。

上帝的爱和宽恕,能够赦免与修复任何人所犯的罪和所做的任何坏事。不论你是谁,做了什么事,即使你故意欺压人,伤害了人,或伤害自己,都能得到赦免与修复。没有一种恶事天父不能赦免与遮盖,也没有一种罪是可以与天父的恩典等量齐观的。

上帝不计一切的恩典,救赎了罪恶的你我。人算什么?人有什么可夸的?唯一可夸的便是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是一名在读神学生。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