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九):为农村教会再复兴尝试新方法
1/1 柳姊妹所在村子的教堂,每个早晨和晚上,都会有信徒在此聚会(图:福音时报)

题记:在这个世界上,时间如同流水一般从不停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有些人忙着吃喝嫁娶,有些人感怀生死离别,有些人追求锦衣玉食。然而,还有那样一批人并不以这些为念,而是选择追随上帝的呼召,为中国教会奉献了自己。本系列将为您展现我国中西部十几位传道人的服侍历程和现状,其中一些人的经历让我们为之深深感恩,而另一些人的故事则令我们思之心痛。

如果你在圣诞节期间来到柳姊妹的家乡,一定不能错过的是他们所做的一个新的尝试——圣诞节布道会。与普通布道会不同,这一布道会并不只是牧者讲道,而是更加注重于讲员与听众之间的互动。

柳姊妹的家乡位于我国中西部一个偏僻的农村。如今,在我国农村,许多曾简陋的教堂已重新建造并且颇为宏伟,只是聚会的人数与之前相比却远远不足。曾有上万人聚集的地方,如今最多的时候也只有一千多人,平时的主日崇拜则只有几百人了。一间曾有八百人聚会,让人们相互拥挤不得不退到大街上的教堂,如今虽然被一座三层楼房取代,但是信徒却只剩下一二百人了。这种现象并不孤立,相反它们在中西部一些农村教会实在是太普遍了。

与全国大部分农村地区相似,柳姊妹所在地区的年轻人早已争先恐后地外出打工,教会自然也呈现缩减的趋势。离她所住的地方不足一百米就有一间教会,平时主日约有一百人参加,其中只有七八位是弟兄;即使是姊妹,也都以四十岁以上的人为主。

三十四岁的柳姊妹是当地教会为数很少的年轻人之一,读过三年神学专科的她正在尝试一些新的方法,希望可以在农村教会不断缩减的大背景下,做一些新的尝试以对抗这种趋势,或许还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迎来教会新的复兴。

因此,去年圣诞节期间,柳姊妹带领教会走出教堂,前往附近一个村子举行布道会。首先,他们在几个信徒家门前聚集,组成一个小小的队伍,教会的乐队(诗班)在其中领队;然后,这个队伍会在村里主要道路上边走边表演节目,并告诉村民某个时间在某个地方会有更精彩的节目,以此吸引众人前往。最后,教会牧者就在之前预定好的地方表演节目,随后进行布道分享,以这种方式既丰富了大家的文化生活,又顺利地把福音传了出去。如果可以,他们还会在布道会的最后进行呼召,鼓励人们现场决志相信耶稣。

柳姊妹在当地七八间教会都有服事。按照她所在县的基督教两会的安排,每个专职事奉的传道人,每个主日要去不同的教会讲道。柳姊妹被安排在八间教会证道,每两个月才能轮一圈。在这些教会中,人数多的有一百多人,人数少的至于几十人,最少的只有十几人。这些教会大多建有教堂,有些教堂内部还摆放着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使用的暗黄色的长条凳,每条凳子上能坐三到四个人。

为了促进教会的复兴,柳姊妹延续了教会晨祷的传统,每天早上五点到六点,部分弟兄姊妹会来到教堂一起祷告。晨祷并不是柳姊妹所在教会的独特现象,我国许多地方的教会都保守了这一传统,尽管他们并不一定能够追溯到这一传统的最初源头。例如,整个邯郸地区都有每天早上5点钟聚集祷告的活动,菏泽市单县各大教堂的信徒也会在这个时间聚集祷告。

不过,在柳姊妹所在的地区,这一传统如今已面临越来越多的挑战,尤其在村子里的教会中,实际参加的人数已经不多。于是,柳姊妹在自己村子的教堂里发起了晚上的祷告会——每个晚上信徒们聚集在一起祷告。后来,柳姊妹的父亲的热心渐渐被激发,柳姊妹就把晚上的祷告会交给父亲来带领,自己则前往附近几个村子,带领那里的教会把晚上的祷告会做起来。如今,几个村子的晚上祷告聚会已经渐渐有了雏形。

不过,即使如此,柳姊妹所在的那些教会仍存在一些普遍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人们再聚会的时间即使来到教会,也常常忙于做别的事情,不少人喜欢在礼拜期间小声说话,一般是坐在最后几排的人说话较多,而带着渴慕的心来参加敬拜的人往往会选择比较靠前的位置。柳姊妹还发现,许多时候信徒的渴慕程度与教会的大小成反比。例如,那间只有十几人聚会的教会,在她所牧羊的七八间教会中,追求真理的心是最火热的。

其实,尽管柳姊妹每天忙于教会的各种事宜,她从教会领取的工资却与此并不是那么搭配,每个月只有150元钱,合算到每天就仅有5块钱。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她的这点收入对整个家庭来讲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尽管当地经济发展并不发达,10岁女儿和三岁半的儿子上小学和幼儿园所需要的花费却不是一个小数目,每个学期需要至少6000元钱的投入。柳姊妹家有10亩地,与村民相似种的也是果树,只是最近几年的收成很不稳定,近三年来则没有多少利润。因此,家里的需要主要靠丈夫打工的收入。不过,因着家里种有果树,柳姊妹的丈夫也很少去太远的地方打工,平时主要在本县,从事一些类似刷墙、装修之类的工作,每天能挣一百多元钱。

值得一提的是,柳姊妹的丈夫也不是基督徒;用柳姊妹的话来讲就是“介于信与不信之间”,这与我们之前曾讲述过的林姊妹的情况(见系列二)颇为相似。他们的丈夫都不反对妻子的信仰,也同意对方继续在教会服事并且不拿工资或者领取微薄的生活费,自己外出打工维持家里两个孩子上学和生活需要的一切支出。正如另外一个地方一位传道人所言:她和同工们发现,教会里面有不少传道人是靠非基督徒“养活”的;这一发现让她们感到相当不舒服。关于这一现象的详情,我将在下一篇文章中为您描述。

注:本文旨在描述一些现象,以引起更多人的反思。因可能影响到传道人之后的服侍,文中并未提及具体地点,所用的人名也是化名。)

相关阅读: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一):神学本科毕业近10年仍无稳定服侍的教会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二):“偏居一隅”的副牧师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三):“委曲求全”的副牧师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四):“前路未明”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五):“再婚”传道人的曲折服侍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六):夫妻双双读神学 为了服侍两地分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七):子女不愿做传道人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八):叶传道服事之路上的两个“异梦”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九):为农村教会再复兴尝试新方法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靠非基督徒“养活”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一):让主日学老师紧张的孩子与他的传道人父母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二):在疾病、家庭、教会中挣扎的传道人

编辑推荐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