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八):叶传道服事之路上的两个“异梦”
1/1 左上:叶传道所在的教会;右上:教会一间接待室具有乡村特色的门帘;左下:叶传道的房子;右下:教会搭起简易帐篷,迎接即将开始的复活节聚会。

题记:在这个世界上,时间如同流水一般从不停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有些人忙着吃喝嫁娶,有些人感怀生死离别,有些人追求锦衣玉食。然而,还有那样一批人并不以这些为念,而是选择追随上帝的呼召,为中国教会奉献了自己。本系列将为您展现我国中西部十几位传道人的服侍历程和现状,其中一些人的经历让我们为之深深感恩,而另一些人的故事则令我们思之心痛。

与王传道相似(王传道的故事见《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七):子女不愿做传道人的传道人》),叶传道也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他们同样也不愿意像父亲那样做传道人,而是分别在省城和深圳工作。甚至,23岁的儿子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参加过聚会,因为在他工作的地方一直没能找到教会。

这与叶传道曾有过的热心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是30岁左右才信主的,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的事情了。当时,他的老家某镇要建一座教堂,而他的母亲则是教会非常热心的信徒。在农村建教堂是全体信徒的事情,每个信耶稣的人都会发动全家人投入建造的工作,这种传统在今天某些农村教会仍然保留着。当然,之所以如此,也与农村教会经济基础薄弱,请不起专业建筑队伍有关。

当时,叶弟兄还没有信耶稣,只是因为母亲的热心才作为一个男劳力,投入了建造教堂的事奉之中。但是,就在建堂的过程中,他被众人的爱心和齐心所感动,后来成为基督徒。之后,更是报考了省城神学专科学校。当时,他的女儿已经11岁,儿子则刚刚7岁。

想要就读神学是需要参加考试的,这一点在今天全国21所基督教神学院校依然如此。不过,叶弟兄对自己的考试并没有信心,一度怀疑自己是否能够考得上,并因此非常忧虑。后来,叶弟兄做了一个梦,醒来后还记得梦里出现了“2毛1”这个数字,他由此联想到母鸡孵蛋需要21天,因此心中得到一个感动:21天后就知道答案了。因此,他不再担心。后来,21天之后果然得到了他已经被录取的通知。

不过,对于一个60年代出生的男人来讲,而立之年正是肩负重担的时刻,在这个年龄选择去读书的男人几乎没有几个。叶弟兄与王弟兄一样,遇到了家里极大的拦阻。当时,父亲极力阻止他就读神学的决定,哥哥也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同样,支持他就读神学这个决定的也是母亲和妻子。

尽管得到母亲和妻子的支持,3年神学班所需要的学费和生活费仍然是个难题。叶弟兄已经不能再承担女儿和儿子的生活费和学费,这期间他自己所需的费用也只能从他出而来。第一学期,当地的弟兄姐妹为他奉献了学费,他的生活费则是家里所给;第二学期,当地教会支持了他的学费,省城一位弟兄帮助他解决了生活费;第三学期,他在神学院找到了一份工作,管理学校的锅炉;这是一个大家都不愿意去做的辛苦活,他一直做到了自己神学毕业,并借此解决了自己的学费和生活费。

神学毕业后,叶弟兄就回到了老家所在的县城教会,不过经历了许多酸甜苦辣。有一段时间,教会没有给他安排任何服事。在那样一个观念落后保守的县城,如果教会负责人不让你服事,你却坚持去做一些事情的话,是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的。叶弟兄尽管是一个经过专业神学培训的传道人,却连早上的祷告会也没有机会带领,这种情况时间一长,他就萌发了放弃服事,外出打工的想法。

与在教会服事相比,外出打工是充满诱惑的一件事情。因为,当地教会并没有供应传道人的意识,而对于35岁左右的叶传道来讲,外出打工怎样也能挣到一笔不错的收入。何况,当时他的女儿和儿子已经分别就读高中和初中,这个家庭正是需要很多钱的时候。

在当地教会服事还要面对另外一个难题,那就是老一辈牧者和新一代牧者在许多事情上很难达成一致意见,所以年轻牧者想要推动一些事情也非常不易。此外,如果一个新人想要做一些事情,比老一辈做得差的话会成为他们批评的理由;比他们做得好的话就会引起他们的嫉妒,让他们更不高兴。这种现象至今仍然存在。

不过,当叶传道正在考虑放弃服事的那段日子里,他又做了一个梦,梦醒之后很清楚地记得一个数字:336。当时,对《新编赞美诗》很熟悉的他立刻就想到了这本诗集第336首《为你离天歌》。“这首诗歌讲到上帝为我们舍去了很多很多,我们为他放弃了什么呢?”叶传道至今犹记得当时重读这首赞美诗歌时的感受,所以从那一刻,他就决定完全奉献给上帝,不再谈离开的事情了。

后来,叶传道在县城的教会服事了一段时间,还曾担任过县基督教两会的秘书长的职务。不过,最终,他还是离开了县城,回到了老家某镇的教会牧会;此外,每当主日,他会去不同的教会讲道。关于自己的离开,他解释说不太习惯那里的气氛。

现在,他在这个小镇的教会中服事,回到了他起初得到呼召、归信基督、决定奉献的地方。在农村教会普遍衰退的情况下,这间教会却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五六十人,发展到现在的一百二十多人。这在我国中西部地区的农村教会并不多见,因为多数农村教会的人数都在大量减少。在叶传道所在的省份里,这种现象就非常普遍。例如,王传道(见系列六)老家那间教会过去曾有八百多人聚会,如今只剩一百多人;林牧师(见系列二)所在的教会,聚会的人数已由原来的近千人跌至现在的二百人左右。

叶传道所在的教会体现了我国中西部地区农村教会的一些特征。例如,聚会时男女分坐,这种现象在陕西、安徽、河北,甚至江苏一些教会都有存在。此外,男女信徒比例约为1:9,一眼望去,教会中几乎都是“红花”。在人口比例上以中老年人居多,30岁以下的人极少,仅占5%左右。

叶传道回到老家教会后,还失去了作为专职传道人能领到的微薄的工资,只能“自食其力”靠着种地获得一些收入。当地主要种植果树,不过近几年水果生意也并不是很理想。后来,他还花3000元租赁了镇上一间10多平的房子,开了一个农药化肥的店铺。不过,因为不善经营,加上忙于教会事工,生活仍有不少缺乏。

叶传道的妻子对丈夫的服事一直非常支持,从他就读神学到在县城教会的服事,一直到回到老家某镇教会。在这一过程中,妻子还在老家某镇教会开启了儿童主日学的事工,后来在他们的影响下,该县其他一些教会也陆续开办了儿童主日学。

后来,叶传道收到了内地一个关注基层贫穷传道人的事工的支持,每月可以得到800元的稳定收入,这在他的生活上给了很大的帮助。但是,他却不愿意告诉身边的除了妻子以外的教会同工,即使他所在的某镇教会的负责人也不知此事。在谈到这么做的原因时,叶传道说“不能让他们知道”,不然就会出现许多矛盾。

每年三四月份,复活节前后,该镇教会都会举办复活节聚会,这是一年一度的大型聚会之一,会邀请县城教会的牧师或长老前来讲道。也只有在这样的大型聚会上,当地信徒才有机会领到圣餐。该镇每年会举行四次这样的聚会,另外三次分别在暑假、秋收、春节。叶传道并没有被按立圣职。在国内许多地方,只有升职人员(牧师或长老)才能主领圣餐。

不过,因为该县教会只有4个圣职人员,因此每个镇教会每次大型聚会都会错开时间,有些地方可能会在复活节前半个月就举行聚会,另一些地方的聚会可能在复活节半个月之后才能举行。每当这个时候,叶传道所在的某镇教会的信徒,已经开始为这场复活节聚会的预备工作,在教会的院子里搭起一个简易的帐篷,让大家吃饭、休息的时间既不用担心被阳光暴晒,也不必操心天空突然下起的小雨。

注:本文旨在描述一些现象,以引起更多人的反思。因可能影响到传道人之后的服侍,文中并未提及具体地点,所用的人名也是化名。)

相关阅读: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一):神学本科毕业近10年仍无稳定服侍的教会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二):“偏居一隅”的副牧师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三):“委曲求全”的副牧师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四):“前路未明”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五):“再婚”传道人的曲折服侍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六):夫妻双双读神学 为了服侍两地分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七):子女不愿做传道人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八):叶传道服事之路上的两个“异梦”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九):为农村教会再复兴尝试新方法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靠非基督徒“养活”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一):让主日学老师紧张的孩子与他的传道人父母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二):在疾病、家庭、教会中挣扎的传道人

编辑推荐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