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七):子女不愿做传道人的传道人
1/1 王传道所服事的部分教会(图:福音时报)

题记:在这个世界上,时间如同流水一般从不停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有些人忙着吃喝嫁娶,有些人感怀生死离别,有些人追求锦衣玉食。然而,还有那样一批人并不以这些为念,而是选择追随上帝的呼召,为中国教会奉献了自己。本系列将为您展现我国中西部十几位传道人的服侍历程和现状,其中一些人的经历让我们为之深深感恩,而另一些人的故事则令我们思之心痛。

不少传道人都面临一个难题,那就是他们的儿女不愿意成为传道人;甚至儿女们找对象的时候,也不会要求对方有基督教信仰。除了魏弟兄和高姊妹夫妇(魏弟兄和高姊妹家庭的情况见《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六):夫妻双双读神学 为了服侍两地分》一文)之外,王传道家庭也是这一群体中具有代表性的一个。

王传道10多年前曾在省城读过3年神学专科,现在是中西部某县农村教会的传道人。50岁出头的他有着一个27岁的女儿和一个23岁的儿子。然而,这两个孩子没有一个愿意继续做传道人。目前,女儿已经订了亲,对方并没有信主,只是承诺不反对基督教信仰。

王传道的儿女为什么不愿意像父亲那样做传道人呢?这还要从10多年前王传道读神学说起。当时,女儿刚上初中,儿子正读小学,家里的生活压力非常大,年已37岁的王弟兄却决定去读神学。尽管这一决定得到了妻子和母亲的支持,但是他的父亲非常反对。因此,王弟兄读神学的学费和生活费,都不是从家里拿的,大多数是别人帮忙才交上的,另一些则来自神学院的帮助。

王弟兄去读神学的选择让他们本来就不宽裕的家庭更加拮据。尽管有着能干的妻子和信主多年的母亲多方操劳,当时艰难的生活仍给年幼的孩子们留下深刻的印象。只是,王弟兄选择读神学也是出于无奈的选择。

其实,他本应该提前10多年去读神学的。他和妻子结婚的时候,曾答应过对方一定要去教会服事神的,只是后来一直耽搁了下来。当时,他未过门的妻子是当地教会很看重的一个人,是他们所在地区第一届神学班的学生,而王传道也从小跟着母亲在教会。后来,在一位牧者的撮合下,两人相识相交。只是,女方提出一个条件,那就是她未来的丈夫一定要做传道人。

那时,两人的交往还遭到市区教会和女方父母的反对。市区教会不愿意把人才送到别的地方;女方家人也不愿意孩子嫁到农村;同时,王弟兄面对着家人要他赶紧结婚的催促,被安排了多次相亲。有一天,王弟兄向神做了一个祷告:“如果第二天还没有收到姊妹的回信(当时,他们用书信来交流),就决定顺从父母的要求去相亲。”巧合的是,第二天他就收到了姊妹的回信。信中说,如果他仍愿意以后做传道人,姊妹就不会跟家人让步。王传道把这封回信当做是神给的印证和保证。后来又经过多次坎坷,二人最终走在了一起。

但是,结婚之后王弟兄并没有马上兑现做传道人的承诺,而是继续过着普通的生活。直到10多年后,女儿和儿子分别读初中和小学的时候,才再次被感动,选择去读神学。当时他已经37岁,超过了省城神学院专科学生入学的最高年龄,再加上当时是家里正需要钱的时候,并且又有父亲的坚决反对,想要走出家门、走进神学院面对着很多难题。

对于基督徒来讲,跟着神的话语走不断成圣的“天路历程”并不容易;只是,一个真正的基督徒若是想要抗拒从神而来的感动,是更加困难的。抗拒神的旨意会让一个基督徒失去内心的平安,生活也会变得一团糟糕。因此,尽管当时王弟兄对经济有着很多的担心,对家人抱着很大的亏欠,最后仍不得不选择离开那个他本应一肩担起的家,把重担交托在妻子和母亲的身上。这让当时年幼的女儿和儿子非常不能理解。

尽管年幼时父亲去读神学的经历让王弟兄女儿和儿子不太理解,不过,那并不是他们不愿意继承父亲的服事,继续做传道人的唯一原因。3年神学专科毕业后,王弟兄回到老家教会服事的经历,更加深了他们对传道人的误解。

神学毕业后王弟兄回到老家,不过他的归来并没有给家里拮据的生活带来太大的转变。当地的传道人并没有稳定的工资,基本上是以义工的方式参与服事,包括经过专业神学训练的传道人也一样。这一情况直到现在也没有根本性转变。近年来,当地教会决定,每个传道人所服事的教会,每月都应给这位传道人30元的生活补贴。去年,当地教会还开会商议,是否要把这个数字提高到每月60元,后来没有形成结论。

“其实,并没有几个教会真的会给。”王传道对这个数字的讨论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说,当地教会很少考虑传道人的生活问题,只是安排他们去某某教会讲道。“包括神学生,两会也没有很好地安排。”王传道说,当地有许多神学生都去了外地,或者选择了其他职业。

有一段时间,王传道家庭的经济非常困难。当时,他的两个孩子分别上技校和大学,王传道的内心也常常处在对这两个孩子的亏欠之中。因此,那段时间他开始养猪,以缓解经济压力。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留有当年养猪用的设备。不过,即使在那段时间,他也没有放下服事;反而是同在教会服事的妻子,减少了在教会的服事。王传道的妻子嫁过来之后,一直在教会做义工,一开始是带领赞美,后来还负责儿童主日学。

经济是王传道的儿女拒绝成为传道人的重要原因。不过,还有另一个因素更坚定了他们这一观念,那就是当地教会对待传道人的态度并不友善;这种不友善并不是来自于信徒,更多是来自于教会领导层。

离王传道家不远就有一间教堂,只是他并没有被安排在那里服事,而是要在另外七八间教会之间穿梭,每个礼拜日前往不同的教会讲道,其他的时间则是“随传随到”。这七八间教会离他的家都有一定的距离,其中最近的一间教会,也需要骑摩托车近1小时才能到达。

在教会服事10多年来,王传道已经骑坏了好几辆摩托车。曾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骑着一辆没有牌照的摩托车。那时,每次离开家乡小路,开上县城大路时,王传道都得小心翼翼的,总是担心会遇上交警。后来,他所服事的一间教会有信徒主动给他奉献了1500元钱,点明是给他办摩托车牌照用的。他就接受了这笔钱,并且去办了牌照。后来,这件事情被教会领导层知道了,就专门批评他,说他不应该向教会要东西。在这种风气下,即使有信徒想要奉献,传道人也不敢随便接受。

不过,尽管在家庭关系、日常生活和教会服事中仍面临许多艰难,对于王传道来讲,情况也并不是非常糟糕,有一件事情给了他很大的安慰和鼓励——曾经坚决反对他去读神学的父亲,后来信主了!不仅如此,擅长书法的父亲还常常写一些有关基督教信仰的字帖,让他拿着送给亲戚朋友;每当农历春节来临,家里贴的都是父亲写的对联,用中国的传统艺术展现着基督教信仰的真义。

“父亲能够信主,怎知现在不愿意做传道人的女儿和儿子,以后不会成为传道人呢?”王传道对未来仍抱着许多期待。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阳光明媚的早晨,他和妻子打包好行李,坐上停在村头的那辆长途汽车,赶往市区,登上开往深圳的火车,一路南下去看望在那里工作的女儿。他们心中带着的不仅是见到女儿的盼望,也饱含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期待。

注:本文旨在描述一些现象,以引起更多人的反思。因可能影响到传道人之后的服侍,文中并未提及具体地点,所用的人名也是化名。)

相关阅读: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一):神学本科毕业近10年仍无稳定服侍的教会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二):“偏居一隅”的副牧师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三):“委曲求全”的副牧师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四):“前路未明”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五):“再婚”传道人的曲折服侍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六):夫妻双双读神学 为了服侍两地分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七):子女不愿做传道人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八):叶传道服事之路上的两个“异梦”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九):为农村教会再复兴尝试新方法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靠非基督徒“养活”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一):让主日学老师紧张的孩子与他的传道人父母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二):在疾病、家庭、教会中挣扎的传道人

编辑推荐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