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六):夫妻双双读神学 为了服侍两地分
1/1 为主摆上,需要背负自己的十字架,更需要仰望主的十字架(图:pixabay网站)

题记:在这个世界上,时间如同流水一般从不停息。在这有限的时间里,有些人忙着吃喝嫁娶,有些人感怀生死离别,有些人追求锦衣玉食。然而,还有那样一批人并不以这些为念,而是选择追随上帝的呼召,为中国教会奉献了自己。本系列将为您展现我国中西部十几位传道人的服侍历程和现状,其中一些人的经历让我们为之深深感恩,而另一些人的故事则令我们思之心痛。

夫妻两人都在教会服侍的不仅有谢姊妹和张弟兄的家庭,谢姊妹在神学院的一位同学高姊妹,和她的丈夫魏弟兄如今都在教会全职服侍,而且是分开两地。此外,他们家里还有一位70多岁的老母亲,和两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孩子。

高姊妹信主是因为嫁给魏弟兄,不过魏弟兄信主却在高姊妹之后。魏弟兄有一个非常敬虔的母亲,在高姊妹嫁入魏家之后勉强她参加聚会;当时,高姊妹虽不情愿,不过为了不扫大家的兴,也为了不破坏属于自己的生活而违心的参加了。在聚会中,高姊妹认识了一位一条腿残疾的老爷爷,是冯玉祥将军的手下,后来高姊妹生下的两个孩子,都是这位老爷爷的妻子接生的,给高姊妹留下很深的印象。

高姊妹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是在一个严冬的午夜,还下着小雪。那天,高姊妹感到不适,丈夫魏弟兄想去医院可是已经没有车,婆婆就建议去找那位老爷爷的妻子。当时,那位奶奶已经睡下,而且正在生病,已经几天不能正常饮食,但是仍不顾夜深路滑,像勇士奔向战场一样来到高姊妹的家里,给他们提供最及时的帮助。

后来,高姊妹跟着婆婆参与教会的服侍。丈夫魏弟兄虽然从小就在教会长大,甚至教会就在他的家里面,他自己当时却没有真正信主。后来,魏弟兄的母亲把福音传给了妻子,他在妻子的带领下才接受了福音。此前,魏弟兄也一直在教会帮一些忙,因为教会的弟兄很少;用他的话来说,当时是“只干活不听道”。

夫妻双双信主后,这对单纯的夫妻以为“信上帝就是服侍上帝”,就开始教孩子唱赞美诗、背诵圣经。后来,他们在没有接受任何神学系统学习的情况下,就背着圣经离开家乡,只因为得到了一个异象:“在父母身边的孩子长不大”。那段时间,高姊妹开始讲道,并带领人信主。如今,经过多年神学和其他专业培训的她回想起当时的服侍时,不由自主地说:“我和丈夫被上帝呼召使用,都是恩典。”

后来,高姊妹去了省神学院读三年的神学专科。有趣的是,丈夫魏弟兄在妻子神学毕业后,也选择了就读神学。高姊妹就读神学的时候,并不是丈夫老家的教会推荐的;因此,神学毕业后,她就进入邻市教会服侍,与老家相隔近100公里。丈夫就读神学是老家教会推荐的,毕业后就回到了老家教会服侍。因此,他们夫妻二人神学毕业后一直分居两地服侍,现在一两个月会见上一次面。

当魏弟兄读神学的时候,高姊妹进入所在地区的一间福音诊所服侍,因为什么都不懂,又学习了医学;后来又前往北大哲学系进修。当时,他们的两个孩子都在上学,一家人的生活都压在了婆婆一个人的身上。但是,为了支持儿子媳妇在教会的服侍,多年来婆婆一直无怨无悔,默默地在背后给儿子媳妇最大的支持。

这期间,为了维持生活和完成自己及孩子的学业,他们借了不少钱,至今仍有很多欠款。后来,在孩子的学业实在困难时,魏弟兄的妹妹供养了大女儿读大学所需要的费用,并商量好女儿毕业后一起来还。如今,在经济上最难的时候已经度了过去,两个孩子都已经毕业,也找好了工作。

但是,经济上最难的时间过去了,侍奉上的难题却没有过去。魏弟兄所在的教会每个月会给他发500元,甚至不能维持他的基本生活所需,更谈不上帮助家人偿还欠债了;另外,家里的5亩地被相关部门以每年800元的价格承包,这些钱相对于他们的需要来讲也是杯水车薪。其实,魏弟兄所在的教会虽在郊区,却仍有400左右信徒,教会实际上能负担传道人的生活。但是,教会继承了传统的观念,认为传道人既然奉献给神了,就不应该再提工资待遇的事情,教会给多少就是多少。

与魏弟兄相比,高姊妹的经历则颇为曲折。高姊妹神学毕业后就进入与老家相邻的城市的一间教会服侍。一开始在那里的服侍比较稳定,后来那间教会的负责人,在整个城市的教会处于领袖位置的一位老牧师去世后,这个城市的教会开始分开。高姊妹不愿意卷入其中,就选择在教会所开的一家福音诊所服侍,并按照教会的安排,每周在不同的教会证道。不过,后来这间诊所也成为一些人争夺的对象,她离开了这间诊所,在教会讲道的机会也逐渐减少,同时也失去了稳定的经济来源。高姊妹也曾考虑过回老家教会服侍,但是因种种原因而暂未能行。

生活上的压力也曾让魏弟兄和高姊妹有过放弃传道的想法。2012年,魏弟兄曾一边服侍,一边断断续续地打些工。高姊妹也很苦恼,面对家庭、孩子,甚至自己的生活都不能解决,已过40岁的人还需要靠父母的供养,令她感到非常无奈,而且也不好意思向老人开口。其实,与这个时代的人们相比,他们所需要的并不是太多,对于作为传道人的他们来说,高姊妹的说法是,“不求更多,只求能自立。”

魏弟兄和高姊妹的现状直接影响了他们的女儿和儿子。这两个孩子很小的时候就在奶奶和父母的影响下开始了信仰,而且正是他们将福音传给了高姊妹的娘家人。当时这两个孩子非常单纯,每次过年去见祖父母的时候后,一进大门就喊:“外爷外婆,我奶奶说了,信上帝上天堂,不信上帝下地狱。”但是,时至今日,这两个孩子却都不愿意成为传道人。

魏弟兄夫妇对此事都感到无奈,因为他们现在仍无力改变自己的生活现状,而儿女看到他们这些年来的生活,对做传道人有着太多的抵触心理。其实,魏弟兄和高姊妹夫妇的两个孩子的情况并不是特例,在另一个地区,还有另外两个传道人家庭,他们的孩子也都不愿意成为传道人。不过,他们的情况,我们要在另一篇文章来介绍了。

注:本文旨在描述一些现象,以引起更多人的反思。因可能影响到传道人之后的服侍,文中并未提及具体地点,所用的人名也是化名。)

相关阅读: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一):神学本科毕业近10年仍无稳定服侍的教会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二):“偏居一隅”的副牧师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三):“委曲求全”的副牧师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四):“前路未明”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五):“再婚”传道人的曲折服侍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六):夫妻双双读神学 为了服侍两地分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七):子女不愿做传道人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八):叶传道服事之路上的两个“异梦”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九):为农村教会再复兴尝试新方法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靠非基督徒“养活”的传道人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一):让主日学老师紧张的孩子与他的传道人父母
中西部传道人系列(十二):在疾病、家庭、教会中挣扎的传道人

编辑推荐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