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icon
header logo
search logo
share logo
原乡的真情
1/2
2/2

到北京逾二十年,但它愈方便愈发达,我的心愈不知何所是从?所以有次看到圣经:”出去的时候,还不知往哪里去?”(来11:8)竟决定让自己开始周末去乡下。

重压使基督徒发腾?反省?我不挂虑新居的生疏,只为心灵的安顿。

看到经文:“想野地里的百合花,怎么长起来。”(太6:28)我开始周末爱去乡下,因为那儿有菜园,有茶馆,有农宅,有真,有善,有美……我们家也去耕地,也去撒种,最重要是离家五百公尺有栋教堂。

感谢神,虽然每人对教堂仰视不同,仰角不同,但是我总想到大卫曾在苦难中喊叫说:“但愿我有翅膀像鸽子,我就飞去得享安息。”(诗篇55:6) 也才想起神答应祷告是需要时间的,只是我们常不肯给神相当的时间。

每次从城里到乡下,微信群有弟兄姐妹召唤,我便随着上教堂;几年来爱去,乡下邻人很多,上教堂的也不少,几位姐妹私下告诉我:就为了找到称义的见证。我常在原乡社区茶馆巧遇开发商刘向水,与老友见上面都各有所获得与学习。

我最多学习的是几次静观他在茶馆练过太极拳分享他宝贵人生观:“我已经年过半百,财富的积累对于我已经没有那么重要,能够为社会创造幸福价值,并能够让更多的国人幸福起来,这才是我余生的最大梦想;乡下就承载着我的这个梦想,十几年前便想方设法盖了教堂。”我告诉他有句经文值得一读再看:”只是义人必因信得生。”(来10:38)

住原乡多年,如今渐明白”昨日黄花”与”明日黄花”道理,所以爱听朋友聊人生,尤其爱在夏荷旁的湖旁、教堂、茶馆。

我家往教堂路上有一小湖,我关注它多年因为多只白鹅早给我画画灵感,速写荷花则要走到湖边。那天外出写生,大暑,湖里有“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甚至好多并蒂莲即将盛开。

那天带上我的画材;原乡散步,树荫遮阳走得凉快更痛快,一会就看见鹅群,却发现有对并蒂莲已不翼而飞。

荷花每一瓣舒展曾是一种承诺与履践,千瓣似雪,柔然舒展,它像没有结局又像新的开始;回家我不放下画笔,仍是继续祈求并等候神,感谢让我对生活随时充满信心,也能”如鹰展翅上腾。”(赛40:31)

让我们互勉,在非常时期仍是乐观的,健康的,生活重压似乎是矛盾,其实也是真理。记得”重压”在圣经里的注解是”神所给你的东西”,重压带领我们等候神、依赖神,凡以前圣徒曾得到的,今天我们都有可能得到。

每从乡下返京我不再无所适从,至少明白经文的道理:“我们却不是退后入沉沦的那等人,乃是有信心以致灵魂得救的人。”的确有理,若不受苦,神如何设法叫我们的生命成熟?

注:本文为特约/自由撰稿人文章,作者系北京一名基督徒。文中观点代表作者立场,供读者参考,福音时报保持中立。欢迎各位读者留言评论交流!

京ICP备07014451号-1 |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5431© 福音时报版权所有